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去特攝怪獸的魅力,從劇本到動作都令人失望至極的劣作 — 《哥斯拉 II:王者巨獸》

2019/6/6 — 14:15

對我等怪獸特攝片迷來說,《哥斯拉 II:王者巨獸》(Godzilla: King of the Monsters)是本年度最令人期待的電影,可惜,這也許是全年最令人失望的作品。上集《哥斯拉》(Godzilla,2014)尚算局部可觀,今集不單故事拙劣,演員無甚表現,就連所謂刺激壯觀的巨獸激鬥,也拍得一片凌亂,穿怪獸皮套打鬥的日式特攝美學,只怕是一去不復回了。

其實這個故事真的疏漏得令人如斯尷尬,不知從何說起。《復仇者聯盟 3:無限之戰》(Avengers: Infinity War,2018)中薩諾斯(Thanos)為使宇宙回復秩序、減少搶奪和浪費資源,不惜集齊六顆無限寶石,犧牲一半人口,其理似通非通(戲外倒確實引起不少哲學思辯,但值得一提的是漫畫原著中薩諾斯消滅一半人口的真正原因是取悅死神),但觀眾姑且都接受信服;《哥斯拉 II:王者巨獸》的女科學家難忘喪子之痛,不惜喚醒十七隻傳說巨獸,破壞人類城市、踐踏無數生命,只為保護地球環境、回復理想生機,觀眾卻感到無比荒謬。同是回應真實世界現狀的「虛構恐怖主義」,兩者有這麼大的差異,自是因為人物描寫有別。漫威(Marvel)花了十年鋪墊,而終極敵人薩諾斯在《無限之戰》幾乎是主角地位,聚焦寫出其個人魅力與偏激思想,觀眾易受落;米高德格堤(Michael Dougherty)承接上集故事,自編自導,但上集群星拱照卻皆只匆匆過場的寫法,本集依然不變,觀眾對整個怪獸世界觀還未清楚,突然還要看女主角(其實她的戲份不比其他人多)加入恐怖份子,跳躍太大,也就無所適從了。

廣告

日本東寶的哥斯拉故事雖然常有神奇武器和對抗巨獸的特殊組織,都非現實之物,但基礎還是建立在真實世界的,傳奇影業這個怪獸宇宙(MonsterVerse)已拍到第三部,大家對「君主」組織(Monarch)的目的、架構、幕後人物等背景仍是莫名其妙,泰坦巨獸(Titans)的設定既要聯繫虛構科學(地球遠古屬高輻射環境孕育出巨型怪獸——當然是沒甚麼道理可言的),也欲連結各地神話(十七隻巨獸中就包括了「利維坦」,但故事不了了之),但全都不完整,哥斯拉作為對原子彈和核能的恐懼的象徵(也包括對神秘海洋的敬畏、二戰喪生者的復歸等等,但荷里活當然不會繼承),如今與其他泰坦巨獸一同化約為地球自我修正的產物,儘管在日本版偶爾也有這樣的意思,但最後的畫面淪為受眾獸行禮膜拜的「中二病」怪獸之王,就太好笑復可悲了。

荷里活一直想拍怪獸大亂鬥,但九十年代的特技片即使再天馬行空,還是想守著科技、科技大國「與幻想不同」的界線,是以《哥斯拉》(Godzilla,1998)刻意走與日本版不同的路,結果「大蜥蜴」的造型無疑比直立巨龍「科學」(相對啦),卻遭影迷鄙棄怒罵。千禧年後荷里活與其說是開放接受不同創作文化,倒不如說是重新發掘了奇炫科幻、秘史魔法的吸金力,故陸續直接將在電玩遊戲和動漫小說的設計搬上銀幕(今天如果再拍《街頭霸王》,應該就能看到波動拳對音速手刀,而非當年荷里活真人版的半寫實風格鬥了),而《悍戰太平洋》(Pacific Rim)系列商業上的成功,更創造了超級巨獸世界的條件,可是《悍戰》始終以特技和動作為主,世界觀相對簡單,拍哥斯拉若只聚焦於巨獸群鬥,無疑是買櫝還珠了。

廣告

事實上,「怪獸大戰爭」雖然源自昭和年代哥斯拉的創意,但那已是該系列逐漸走下坡的表現。初代《哥斯拉》(Godzilla,1954)是特攝電影里程碑,總入場人次達 961 萬,數字驚人,到《金剛決戰哥斯拉》(King Kong vs. Godzilla,1962)達至 1255 萬人次的頂峰(其時日本人口約九千多萬),其後拾級而下,開始大堆頭的群獸故事,但哥斯拉、三頭龍、摩斯拉和拉頓初次死鬥的《怪獸大戰爭》(Invasion of Astro-Monster,1965)已跌至 513 萬人,不久十大怪獸肆虐全球大混戰的《怪獸總進擊》(Destroy All Monsters,1968)更跌至 258 萬人,終至七十年代降至不足 100 萬人,遂停拍十年,才在八十年代中捲土重來。成績不佳,當然有很多因素,特攝片競爭越來越激烈非哥斯拉能獨大、距離二戰越遠象徵力量也越弱、經濟飛升市民娛樂日豐不獨鍾情怪獸片,等等等等,都很關鍵,但不能否認的是哥斯拉故事拍得越來越不濟,兒童向明顯,只能靠一場又一場的怪獸打鬥充撐,而哥斯拉「人性化」得最後甚至出現搞笑藝人化的動作,如今看來著實搔頭。可是,在美國觀眾眼中,巨獸亂鬥、全球破壞、人性化怪獸等元素,卻是大呼過癮,《哥斯拉 II:王者巨獸》升級包裝,骨子裡不過仍只著眼於這些感官刺激之處,只是想將《怪獸總進擊》和《怪獸大戰爭》重拍一遍而已。

平成年代哥斯拉重新塑造了哥斯拉的形象,回歸初代核武象徵的恐懼、重視人類故事的部分,又能將人性化巨獸亂鬥拍得不幼稚無聊,雖然只能重回三四百萬觀眾的數字,但國內外評價一直不俗,對我這一代哥斯拉迷來說,既是初接觸的作品,也認為是最出色的系列。《哥斯拉 II:王者巨獸》儘管也有參考平成系列的部分,卻學得很不到家,例如哥斯拉與三頭龍在南極的第一戰,基本上參照了《哥斯拉對機械哥斯拉》(Godzilla vs. Mechagodzilla II,1993)中哥斯拉對拉頓的初戰,看看這五分鐘片段的動作和劇情,與及哥斯拉的出場方式(在眾人遇襲的緊張關頭,核能射線的光芒閃耀眾眼,然後冒出海洋)、如分鏡(哥斯拉從畫面右方上岸)、打鬥方式(如哥斯拉手捏龍頸,這不是牠常見的招式)、躲在地上走避趕去直升機的部隊成員的處境等等,就能明白。可是《哥斯拉 II:王者巨獸》拍得全無逼力——哥斯拉「上岸」是日本版非常重要的出場方式,要拍出力量,步行的節奏、腳步的音效、運用經典配樂的時機、人類的反應鏡頭,至關重要——日本拍哥斯拉巨獸大戰,是用相撲(Sumo)的概念,雙方隆重出場,緩步相望,以力對峙,這既因為怪獸皮套的動作局限,也有文化的因素,如今拍成泥漿摔角,當然也有讚賞者,覺得刺激過癮,始終不對味。荷里活是不明白的,一味充大、趕快、亂鬥,太浪費了。是的,起初得悉《哥斯拉 II:王者巨獸》會重用伊福部昭編寫的經典哥斯拉主題音樂,相對原汁原味,非常期待,但現在用得既不完整,零零碎碎,也乏悲壯的感覺(對比上述片段中哥斯拉在深夜自海中上岸的配樂),就越看越憤怒。



試聽聽兩段音樂的異同︰

伊福部昭的《哥斯拉》主題音樂(1991 年版)

《哥斯拉 II:王者巨獸》的改編版本

再說,正如台灣影評人湯以豪所言︰「把人類當作比例尺的拍法,令怪獸身型隨著特寫的乎近乎遠連帶忽大忽小,大大削弱了巨獸之『巨』;而,把怪獸安放在環保生態環的敘述,雖沿襲於東寶(不覺得此片很像《最後戰役》翻拍嗎?)但所有巨獸全歸入此一體系,從此無一反派,怪獸打架獲得了大義的正當性,那續集還有啥好看?咱們期望的怪獸之『怪』,不是以地球為榻榻米的慈善拳賽,而是貨真價實的破壞,不是嗎?」關於前一點,我從前寫過〈論荷里活新版《哥斯拉》與日本版之優劣異同〉,也有相關的討論;《哥斯拉 II:王者巨獸》特技以荷里活水平來看,著實平庸,比例不對更是低手所為,拍得像日本災難級爛片《哥斯拉︰最後戰役》(Godzilla: Final Wars,2004)已是可怕又好笑(此片在日本蝕了大本,入場人次極低,作為(當時)的系列終結作,自是極不合格,但美國觀眾似乎頗為受落,這是真正的文化差異了),而哥斯拉電影竟然沒有巨獸破壞城市的段落(風暴吹襲、地震塌樓似乎比怪獸直接破壞更多……),既失去了怪獸片的現代恐懼象徵,也削走了怪獸與人類的互動部分,就更是愚蠢莫及。NETFIX 近年推出的哥斯拉三集動畫長片,虚淵玄的編劇將哥斯拉延伸至人類文明滅亡後,雖有新意,但取走了現代城市,哥斯拉就再無意義了,因此評價也相當一般。荷里活明年終於公映《哥斯拉對金剛》(Godzilla vs. Kong,2020),這是夢幻對決,但現在的哥斯拉已幾乎是歷代最大型的了,金剛難道同樣巨型,比帝國大廈還高嗎?那我寧願看哥斯拉對超人(Ultraman)好了。也罷,我們期待庵野秀明的《真.哥斯拉》(Shin Godzilla,2016)續集好了。

原文刊於作者博客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