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聯」之不恰當

2015/1/6 — 11:11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作為一個航空業界的 layman (業外人士),本身也不想花一言片語去解釋為何香港傳媒在報道早前 Air Aisa 客機失蹤卻用「失聯」一詞是不恰當。可是近日有自稱熱愛歷史及訓詁的博客陳凱文君題文《「失聯」有何問題?》,為「失聯」說盡好話。見陳君為包容「失聯」一詞,除了搬出很多似是而非的假設及加些小英文包裝得好像很學術很高深很有道理,同時也把很多語言的根本與倫理都拋開了,實在覺得不回不快。

在文字與語言的範圍,我絕不是 layman ,不忍見「失聯」取代失蹤,姑且很腳踏實地地離開象牙塔分享一些見解。

先退一萬步,就算「失聯」真的是 Radar Contact Lost 的中譯術語「失去聯絡」簡稱,就代表香港傳媒可隨意捨棄「失蹤」而以「失聯」取代嗎?傳媒是公器,最重要的功能是向不同學歷、背景的普羅大眾傳遞訊息。好端端有現成的「失蹤」不用,卻生造詞語,用意味不明的「失聯」就是明顯不當!

廣告

「失蹤」的蹤,足字部,簡單來說是一個人的腳蹤不見了;至於「失聯」,well,根本是懶簡化地說「失去聯絡」,更準確地說是「(飛機)雷達聯絡中斷」,「失去聯絡」在航空業界的語境下指的是飛機不是人。可是這新聞為何揪心是因為機上的 162 人隨機失蹤了,現在更知道他們罹難了;而不是有一架無人駕駛的飛機在雷達上消失了,即所謂「失聯」這樣輕省。我相信人命遠比飛機重要,所以新聞採「失聯」棄「失蹤」,重點落在飛機而非人命,這是明顯不恰當。

那「失聯」是否罪大惡極、絕不可用?不,但應只限於航空業界內。陳君認為「如果這是一個專業術語譯詞,普通人平日少用是很正常的,不應大驚少怪。」如果有人在泳池溺斃了,新聞可否說成「有人在泳池因氫氧化氫致死」呢?化學家寫論文時的確不會遷就行外人把水寫作水,而寫成「H2O」,即「氫氧化氫」。如果化學家在茶記向伙計說:「唔該一杯氫氧化氫吖!」,很難叫普通人怎可能不大驚小怪吧?專業術語譯詞真的不是大晒的。

廣告

上文我是退了一萬步以前提「失聯」是專業術語譯詞來寫的,可是實際上我更合理地懷疑「失聯」只是從外電 Lost contact 直譯出來。不只我,連陳君自己在文中也明言「失聯」只是有·可·能·是民航術語 “Radar Contact Lost” 的意譯詞,他覺得這術語只是基·本·達·意而已。陳君,既然如此心虛,何苦還要為「失聯」辯護呢?你還好意思叫大家接受?

陳君在結語謂:「一個不理好醜,胡亂排拒外來文化的地方,只會扼殺自身的文化生命力。」再配合他文中所說「不只是大陸和香港的媒體,連台灣的《中國時報》和《英國BBC中文版》的也用上「失聯」一詞。」當中的潛台詞直道是「中國大陸、台灣媒體用的中文就一定比香港好,所以我們要學習要吸納要使用」 — 文化霸權的迷思。

我想說,正正因為香港人理好醜才會有選擇性地排拒。舉例, Artificial abortion ,用醫學術語翻譯,即是「人工流產」;中國大陸索性簡稱作「人流」。香港人的語言習慣一直使用另一用字「墮胎」、口語則道「落仔」,「人流」在香港一直保留了古雅的用法,現在日文表達人流一義也寫是「人の流れ」。用陳君邏輯,既然中國大陸都用專業翻譯簡稱「人流」,我們香港好應該不排拒外來文化全盤接收吧!

我覺得香港人是有智慧的,會取捨創新,所以香港人的中文仍然很有生氣。不論遠的,就講最近新詞「鳩嗚」,查有典出(有線新聞在反佔中遊行隊伍中訪問到那位說來「購物」的四眼女士),讀音更兼容並蓄,用字精到,實為佳作。扼殺香港自身的文化生命力的絕不是理性拒外,恰巧相反是有些人為了媚外而不加思索就引入的外來詞。

語言不是經濟,不是一味「硬發展」就真的是發展,適時更需要保育。面對十三億用中國大陸中文的人,我們只有七百萬的香港人保育自己的語言習慣已經是很卑微的做法去保留我們「香港人」的身份。語言有根,也是身份載體,如果繼續合理化、包容、使用所有不乎合香港人語言習慣、不能準確傳意的外來詞,終有一天那一代人就只覺得外來詞才自然,而與上一代,即你與我覺得「失聯」好難聽的一代,將永遠永遠有斷層了。

最後, 陳君告誡大家「大放厥詞前,多做功課」。是的,「失蹤」絕不是「失去蹤影」的略寫,咸豐年前必修漢語語法學有教過。扮做過功課的人,真的不應大放厥詞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