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奧」與「奥」

2016/8/8 — 9:00

facebook 專頁<葡文無難度>談到「澳」字的兩種寫法

facebook 專頁<葡文無難度>談到「澳」字的兩種寫法

日前, facebook 專頁「葡文無難度」提到,澳門部份華人曾在文革期間,將「澳門」寫成「沃門」或「沃门」,文革後改回用「澳門」,英語則跟葡語寫法一樣,是Macau。大陸人所寫的「澳」字,邊旁的「奧」字从米而不从釆,英語則用 Macao 。該專頁憂慮,澳門人將來可能要統一寫 Macao ,「澳」的邊旁「奥」字,則改从米。

當時已有網友指出,「澳門」英語自古便有 Macau 和 Macao 兩種寫法,並非大陸人發明。他還引用了英國傳教士馬禮遜 (Robert Morrison) 在 1828 年所撰的《廣東省土話字典》,引證 Macao 的寫法已有 180 年以上的歷史。本欄今次想談的問題,是「澳」字邊旁的「奧」字,為何會出現从米的「奥」一寫。

的確,在大陸 2013 年推出的《通用規範漢字表》中,乃是以从米的「奥」作為正體(第 2701 號字),致使大陸所寫的「澳」字,也是从米不从釆。可是,大家如翻查典籍,卻會發現宋代之前的字典,如南梁的《玉篇》、宋代《廣韻》和《集韻》,均以从米的「奥」作為正體。另一方面,在清代《隸辨》所載的隸書字碑,基本上無一不用从米的「奥」字。為何會有此現象?

廣告

宋代《廣韻》中,以从米的「奥」字為正體(出自<韻典網>)

宋代《廣韻》中,以从米的「奥」字為正體(出自<韻典網>)

廣告

要解答這個問題,必須從「奧」字的小篆寫法說起。若論从釆的「奧」字,應是出自東漢許慎的《說文解字》。許慎認為,「奧」字意思為「室之西南隅」,「宛也」(即「屋內的深處」),則是引伸義,形聲字,从宀𢍏聲,下面的廾譌變成大,便成了現在从釆的「奧」。可是,宋代訓詁學家徐鉉則不贊同許慎之說,認為「奧」非形聲字,卻說不出字形結構的由來。

張自烈在《正字通》中,認為「奧」是會意字,从宷从廾 (出自《民國異體字字典》)

張自烈在《正字通》中,認為「奧」是會意字,从宷从廾 (出自《民國異體字字典》)

明末訓詁學家張自烈,在其著作《正字通》中,則在徐鉉的說法基礎上,斷定「奧」是會意字。他認為奧字並非从宀从𢍏,而是在「宛也」意是上推敲出「深也」一義,繼而認為「奧」字實際上从宷从廾(注:「宷」為「審」的或體),从宀為屋,从釆因它是「辨」的古寫,廾在小篆乃雙手,供奉之意。他因而認定「奧」字字義,乃是「辨其尊而奉之」,即將牌位或神像,安於屋內深處供奉的意思。从米的「奥」字,則是古人把「釆」誤當作「米」字的譌變,乃是俗字,清代《康熙字典》沿用此說。

可是,在秦書同文創小篆之前,大篆卻早已有从米的「奥」字一寫。在明末閔齊伋在《六書通》中,亦有載有从宀从米从廾的「奥」字。愚見認為,从米的「奥」才是本字,當中的「𢍏」字在創小篆之時,出現了譌變。「𢍏」字的意思為「搏飯」,即是把飯搓成飯團,因此應从米,而非辨字古寫的「釆」,从廾則是雙手搓飯之意。是故,「奥」本義應是廚房,因而處於「屋內的深處」。

《六書通》中,證明古文的「奥」字从米

《六書通》中,證明古文的「奥」字从米

這才能解釋,為何早在書同文之前已有从米的「奥」字,以及宋代之前的典籍,都是常用从米的「奥」字。總括來說,从米的「奥」字既非簡體字,更非大陸簡化而成,而是或體字,它所誕生的時間,甚至比从釆的「奧」字更早。當然,現在港澳臺同胞已慣用从釆的「奧」字,實在沒必要刻意改變也。

1837 年所印製的陸奥國地圖,證明日本漢字也慣用从米的「奥」字

1837 年所印製的陸奥國地圖,證明日本漢字也慣用从米的「奥」字

順帶一提,日本漢字似乎也是沿用着从米的「奥」字。例如天保8年(1837)所印製的陸奥國地圖,大家便會看到該圖的乃是用着从米的「奥」,而非从釆的「奧」字。

原文刊於<華僑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