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女巫戀人》:動人的黑色童話

2019/7/10 — 9:41

改編同名的十八禁格林童話,場景卻是搬到與世隔絕,時間猶如停頓在中世紀的冰島。地熱溫泉散發的氤氳、黑白攝影下晃動的極光,加上Bjork銀幕初次演出,無疑極美。

真的很美,先以T.S.Elliot的〈聖灰星期三〉起題,令格林童話多了一層與現代信仰接應的詮釋空間。小孩以花枝裝飾母親的墓所,獵巫風行,兩名巫女在母親被燒死後遠行,對白富詩意卻易懂。年長的巫女懂得所有咒語,小巫女卻擁有繼承母親的靈視(vision),大巫女神通再大,也看不透未來。本來說要用咒俘獲一個男人,好讓姊妹兩人有藏身之處,逃避獵巫;而沒有用上,因為男人已不自控地愛上大巫女。

唯獨男人的兒子Jonas不喜歡後母,他作為未啟蒙者,卻又極銳利地看破死去的生母和後母的分別,女巫是危險的,終有一日她們的善良會耗損殆盡。每到晚上,Jonas在睡,而小巫女看見窗外總有一道人影守候。下一秒身影消失,Jonas就開始睡不安穩。小女巫又見到她母親的亡魂,探進其胸口中的黑洞,一下子見到漫天白鳥翱翔——興許是大小女巫一心想獲應許的自由之地。小女巫想過出走,可是靈視折射出一段鄉野奇譚,她將會成為故事中被矮人偷走,置於玻璃櫃長睡不醒的女人。

廣告

和原著接駁的虐兒和吃人情節,都有拍出來,但又令人感覺神話中死亡與生命互為表裡的特性。

Jonas沒有如願受到亡母保護而死去,大巫女砍掉其手指,縫上嘴巴,施咒命其靈魂不得言語,以後他卻又在烏鴉的信息中回歸。小巫女看出湯裡混有人肉,悄悄把Jonas的一根手指埋到他生母的墓地,母子終於同在。

廣告

極目盡是原始的景觀,荒野、岩石、河流、溫泉、極光共同構築神話世界似的冰島,這毫不遜色於英瑪褒曼在《處女之泉》的描畫。小女巫和Jonas相擁,與亡母靈魂相見的一幕,何其動人。雖說是黑色童話,那個世界卻有如暖黑,浸沒其中而恐懼隨之消逝。

原文刊於作者Facebook 

(Nietzchka Keene《女巫戀人》為本屆台北電影節選片)

(本文無題,題為編輯後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