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奶茶

2015/11/27 — 10:33

編按:鍾國強母親 11 月 12 日離世,詩人遂以一日一詩,記念亡母。


母親用電爐燒了一鍋紅茶
便把半罐煉奶全澆在上面……

「歇一會」,母親像對篩沙的網說
蹲身築墻的師傅便停了手
磚刀、灰板、墨斗歪倒在牆下
師傳抬頭呵出一口蒸鬱的暑氣

廣告

母親說磚牆築得好不好
得靠一鍋好奶茶
有時是咖啡,有時是芝麻
糊得剛剛好,麥粥、蕃薯糖水
有時是煮得老爛的紅豆沙

有時奶茶面上漂著葉碎
師傅有時喝下,有時又把它
狠狠吐在篩沙的網上
影子幌動,靜止
半堵未批盪的牆
會是我們將來的房子

廣告

我把按照比例攪好的砂漿
小心放在師傅的身旁
看他們叨著煙,把磚頭逐一
堆疊,像一塊又一塊
威化,塗了過多的忌廉

母親只顧收拾鍋爐和盆盌
我的口腔溢滿煉奶的甜味
都交予師傅了就像那奶茶
喝過了日頭西移水泥硬化
我們的房子就長出了兩肩

我好奇地用水平儀一量
氣泡幌了一會便停在中央
不偏不倚,如奶茶鍋裡
無人注意卻在那裡的泡沫

 

2006 年 6 月 1 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