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她跳出窗外的那一刻

2015/8/24 — 16:32

《紙月人妻》劇照

《紙月人妻》劇照

有些作品,小說也好,電影也好,開頭大半部平平無奇,讓人覺得不過如是,甚至差點讓人想放棄,直到某一刻,「嘭」一聲,故事如轉了一個九十度的彎。

《紙月人妻》電影版有一點點算是這樣一個例子。故事講為人妻子的銀行職員梨花,忍受不了丈夫冷待,以及作為女性在家庭、工作中承受的壓力,出軌與比自己年輕一大截的大學生發生不倫之戀,而為了維持這段關係,「包養」大學生情人,挪用銀行客戶資金。不少看過原本名為《紙之月》的日劇的觀眾,批評電影版本濃縮得太厲害,很多細節沒有交代,例如梨花是怎樣與大學生開始那段戀情的,電影版基本上是二人見過兩面下一個鏡頭已在時鐘酒店。然後講挪用公款,也沒有什麼特別。

直到,挪用公款被發現,其實已是接近電影尾聲,梨花被關在銀行的會議室裏,面對揭發她的罪行的高級職員,那一刻走投無路,她突然站起來,抬起椅子把玻璃窗砸破。看到這裏,觀眾會想,她是想要跳樓自殺吧﹖到這個地步,向家人救助借錢還巨債,對她來說似乎是想也不敢想的事。然後她真的跳出窗外。

廣告

只是,鏡頭一轉,我們看到的不是她的屍體橫陳於人行道上,而是她早已穿過馬路,拔足狂奔——銀行會議室只在二樓,跳下去摔不死。我一直以為梨花是個柔弱被動的小女子,這下她突然主動起來,逃命。

她跳出窗外的那一刻,世界不一樣了。也是在這一刻,電影之前的一些片段拼湊起來,似乎更有意思。我們一直看到的梨花,表面上是柔弱、在丈夫面前如小女人、不停壓抑自己的女子;但電影中不時穿插梨花年少時的片段,年少的梨花卻是一個很有主見、甚至有些固執的人,與成年後的小女人判若兩人。所以,梨花的本性應該是有主見、固執的嗎﹖是什麼讓她壓抑自己壓抑得變成一個小女人﹖

廣告

不同於長大以後的梨花,當銀行職員時目光呆滯、衣著髮型可笑地拘謹,少女時的梨花有的是為未經社會和世俗磨難過的水靈,和堅定的眼神,自己認為對的事便會想辦法堅持到底。學校修女推出幫助戰地兒童的捐款計劃,叫學生捐款,教育他們施比受更有福,不少同學捐了一點就沒有再繼續捐,修女也叫同學量力而為。當大家都「意思意思」就算了,梨花卻看出當中的虛偽,她執著得有些難以理解,當其他同學不再捐款時,為了怕捐款減少,就算要從父親的錢包中偷錢,也要捐款幫助戰地男孩。

在家中面對大男人丈夫壓抑的梨花,壓根兒其實是個大女人,見到有需要幫助的弱勢男性,就會母性大發,寧願犧牲自己也要去幫助他,年少時對戰地男孩如是,長大後對她的大學生情人如是——幫助大學生情人交學費,正是她開始挪用公款的原因。我不禁要問,她在成長的過程中,是怎樣一點一點地扭曲自己,conform to social norm,扮演一位賢妻,一位孝順外父外母的兒媳?

直到她跳出窗外,重新得到自由。鏡頭又一轉,梨花出現在貌似東南亞某國家的街頭。不用再穿著別扭的銀行制服的梨花,一身輕鬆的印染長裙,漂亮了許多。飾演梨花的宮澤理惠,本來是個大美人,但電影最妙的地方是,宮澤為了演繹梨花的壓抑,電影裏大部份時間都以老土形象示人,尤其是當她穿起銀行制服,又留著拘謹的髮型。

在不知名的東南亞國家,她見到了疑似年少時捐助過的那位戰地男生,如今也長大成人,並且做了父親——她的「大愛」終於沒有浪費。然而她沒有去與他相認,再續前緣——那樣又落得cliché——而是,她消失在人海。電影這樣結束。

所以,這其實是一部關於 feminism 的電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