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好搞野的 AVN (Adult Video News) Award 2014

2015/6/8 — 16:22

AVN (Adult Video News) Award 2014

早前與一位現職律師的老朋友聚舊,閒談之間她提到自己無聊上網看了AVN (Adult Video News) Award 2014,發現原來這個美國成人電影界的盛事非常搞笑,在好奇心驅使下,我也忍不住回家看一看。

要看 AVN Award 其實唔難,只要在 YouTube(對,是 YouTube,不是 YouPorn。謎之聲:咦,咩係 YouPorn?典解你知這些東西?)上搜尋 “AVN Award 2014” 就可找到。作為一年一度美國成人電影界的盛事,這個頒獎禮非常認真,正式開始前亦會有紅地顫的環節,由主持(當然是 AV 女星)訪問來賓。單是這部分已經很有「睇頭」——千萬別誤會,不是說她們的衣服如何性感(實情是荷里活女明星的衣著比她們還少布),而是指她們的對答,基本上完全就是口沒遮攔,想講甚麼就講甚麼,想做甚麼就做甚麼。例如一對男女來賓反問主持為何可以當上主持,她支吾以對的,男女見狀便一同做出口交的動作來取笑她;又例如另一位女星忽然說想看主持的 sticky bra,主持便真的拉下衣服,展示她的 bra,還笑說自己沒有 nipples。

看了這部分,已能夠感受到一眾 AV 演員的坦誠,正如主持開始時說過「everyone seen all of us naked」,她們習慣了坦蕩蕩地示人於眼前,不需要避忌,相比起影視明星,想露又怕露太多、說句粗口也不行,這班 AV 演員率直得多了。

廣告

頒獎禮部分又是另一個光景。主持人一開始便好 high 地大叫「make some noise you crazy mother fuckers」,然後台下一片歡呼聲。我頓時覺得這個畫面很 surreal,簡直是在看 cult 片一樣:世上有哪個頒獎禮會以 mother fuckers 開始?

然後看看各項獎項,竟然有「Best Girl-Girl Sex Scene」、「Best Boy/Girl Sex Scene」等,使我驚訝的是最後一個 Scene 字,即是說他們是以每場單一床戰作單位,而非一完整影片,他們究竟是如何「評核」每場床戰?(不都是差不多的嗎?)

廣告

AVN Award 還設有「Best Actor」和「Best Actress」,不要以為這是給床上演技最好的演員,它是給予真正做戲好的演員。甚麼?做戲好?原來美國 AV 不是每套都只是床上戲,還有很多是劇情片,譬如其中一套獲提名的電影 Just In Beaver Fever,其實是在惡搞 Justin Bieber(Just in Beaver 就是 Justin Bieber 的諧音),片中主角除了一身打扮外,連行為舉止都要模仿 Justin Bieber(當然床上的部分應該是自由發揮)。

說到惡搞,美國成人電影還真的有很多惡搞片,是故 AVN Award 設有「Best Parody - Comedy」和「Best Parody - Drama」的獎項。特別是近年英雄片大行其道,很多 AV 都拿英雄片惡搞一番,Hawkman、Hawkgirl、She-Hulk、Spider-Man、Wolverine,全都變成床上戰鬥力強勁的英雄/雌。有趣的是,將這些英雄放進 AV 的 context,完全沒有違和感,以得獎片 Man of Steel XXX 為例,不論是 man of steel 還是 superman 的形象,跟 AV 可謂一拍即合。

得獎者的說話也很搞笑,特別是在 AV 的語境下,他們所說的格外「有味」。例如憑 Grease XXX 奪得 Best Parody – Comedy 的導演致詞時說「We all love Grease, and turn it to a porn is really something special」已經令我哭笑不得。還有 AV 女星在得獎後說多謝丈夫:多謝丈夫本是平常事,但在這種情況下說出來,感覺好像有點詭異。更有女星不諱言說:「I win something for being a slut!」

看了這個頒獎禮,我才發現美國 AV 除了有很多搞野的場面,她們平時也很「搞野」。不過,從眾多 YouTube 留言中,可發現不少人是接受不到她們的。對此,我會引述主持開場的一個笑話:「A lady came up to me after the show, “Excuse me, I was really offended by that last joke, and you really crossed the line.” I was like “Listen lady, I live on the other side of that line. I just come over this side of the line to tell joke about bitch like you.”」

也許她們不存在於我們的生活圈中,但她們是實際存在著、工作著、生活著。

圖:維基百科

圖:維基百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