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何用 like and share 建構理想香港

2015/3/12 — 16:56

Buzzhand 等一類內容農場 (content farm) ,愈來愈乞人憎。上至知識分子下至師奶如我家母親,無不痛罵狠批。

只是這邊廂你痛罵狠批,那邊廂它的 likes 數卻一直暴增。走筆之際,數字是 1,698,495 。

這個數字意味著甚麼?蘋果日報都只係 1,389,776 ,還差 Buzzhand 三十萬。Buzzhand 的影響力,不言而喻。

廣告

關於 Buzzhand 亂報假新聞的消息與證據,早已一街都係,我也無意再費心羅列論點證明。我下文想要提出的,只是一個問題,這個問題甚少人談,下至本地民間,上至國際學術界也討論不多,卻又在這個時代異常逼切,那就是:社交媒體 (social media) 與傳媒操守 (media ethics) 的關係為何?

直接一點問:傳媒操守對記者的道德衡量基準,能夠運用在社交媒體──基本上等於每個網民──身上嗎?

廣告

大眾傳媒 (mass media) 這個行業由來已久,如果你把印刷刊物都算進去的話,那它的歷史有近 3000 年,而最早的報紙則可追溯至 16 世紀德國。經過時間洗禮,人類文明對大眾傳媒已經建立出一套頗完善的道德規範。我是讀新聞出身的,雖然自問學藝不精,卻也最少懂得甚麼是保護消息來源、報道前須求證、新聞須有事實根據、謠言不可當真、色情暴力新聞要考慮受害者感受,等等。

每當有報章雜誌觸犯這些操守,市民便抨擊它們、公會也譴責它們。這是因為大家大致都知道,對錯如何劃分。

社交媒體呢?它是一件新事。facebook 創辦至今只有 11 年。人們對怎樣才算「道德」地使用它,還沒有一套完善的共識。我們卻實在急需這套共識──全球網民數量已達 30 億人。只要想想社交媒體的影響有多大,即可知道,當它失去道德標準,會為我們的世界帶來多大創傷。

社交媒體需要一套道德規範。

近年,全球各行各業愈來愈意識到這個問題,因此開始以公會或政府機構名義,為業界訂下使用社交媒體的規章。例如,社工是否可以在社交媒體(無論是開名,或不開名)與朋友談論受助人的事?律師即使遇上不可理喻的客人,又是否可以在網上(無論是開名,或不開名)怒罵他?員工不滿公司安排,是否可以在 facebook 對它唾罵?云云指引中,Web Industry Guidelines 的這份指引比較大路,講公司員工與商用社交媒體帳戶發表言論時的規範界線,都值得參考。

儘管如此,網路上仍沒有供所有網民使用的、具權威的社交媒體操守準則。那麼我就會問,傳媒操守 (media ethics) 適用在社交媒體 (social media) 之上嗎?

很多人對這個問題有保留,

因為他們會覺得,雖然 facebook 一類軟件叫 social media,但它其實不是一個 media,最少不是一個 mass media,而是一塊私人土地,或類似於一本日記。許多網民──包括我自己也經常──會說,like and share 甚麼,完全是他們的自由。「唔鐘意咪唔好睇囉」。這樣說就等於間接否定 social media 是一個 media,因為大家都會認同,media (傳媒)是不能夠愛怎樣報道就怎樣報道的。如果 TVB 新聞被批事事旦旦之後,袁志偉一句「唔鐘意咪唔好睇囉」便把公眾打發走,相信讀者諸君都會覺得離譜。

覺得離譜,是因為我們都知道,TVB 有影響力。它報道新聞的角度,會成為許多人觀看一件事件的態度。

那麼你在 facebook 發言、或者 like and share 一個 post,又有沒有影響力呢?

除非你定性自己為「講乜都無人信無人理」的人,否則你的影響力最少也有一點。如何管理你的影響力,其實和傳媒如何報道新聞,是同一個道理。因此我會說,不,facebook 不是「你想點就點」的地方。你,要為你的影響力──最少是對你的 friends 的影響力──負責。

極端例子如「分享假新聞是個人自由」──如今你當然知道,這不是。因為一來你會影響到你的朋友,二來如果人人都這樣 like 和 share 的話,就是一輪瘋傳。就算它假到沒能讓人信以為真,也等於是認可了假新聞的作者,製造歪風。Buzzhand 的 160 萬 likes,就是這樣煉成的。

現在我們來到一個更加深入的層面:like and share,意味著甚麼?它意味著一種對原作者的認可與鼓勵。更大問題是,這種鼓勵,不僅原作者和你的 friends 知道,就連 facebook 的 server 也知道。眾所周知 facebook 內設一種機制,在一個群體內(下至小族群如「某大學學生」,或者中型族群如「音樂愛好者」,以至大族群如「香港人」──甚麼?facebook 怎知道你是甚麼族群?你不是自己告訴它了嗎?)愈多人讚好和討論的 post,便愈容易出現在那個族群的用家眼前。

所以現在你明白,like 和 share 看上去只是 click 一下,思考不用半秒;它實際的意義卻是深遠的,因為這等於在告訴 facebook:你的族群需要它。對,你以為一 click 只是代表自己 like this,其實對 facebook 來說,卻是:香港人 like this。它會很樂意,把你 like 的資訊分發給更多香港人。

而這,也是影響力。結論是,facebook 確實是一個 media,而且你的一言一語,甚至一個 like 一個 share,影響力超乎你能想像。因此每個 post、like and share 實際上都等於一個 media 報道了一宗新聞,都需要用「傳媒操守」去制衡。除非你把你的 post set private,否則 facebook 就不是你可以發表失實與無理言論的地方。

資訊是塑造人類思想的材料。一如 you are what you eat,香港人,is also what they see、read and discuss。現在你知道,如果你有日覺得香港人膚淺,或者蠻不講理,或者講金唔講心,低能當有趣,謾罵當威風──那你先要問問自己和身邊的人,是誰在 share 膚淺、蠻不講理、講金唔講心、低能當有趣、謾罵當威風的 post。

生於亂世,like and share 有種責任。

怎樣處理這種責任?首先你必須好好掌控你的影響力。不要胡亂 like and share,三思而後行。不要因為覺得假新聞搞笑而 like and share,考慮香港是否需要這些新聞而 like and share;一段言論偏頗到離晒大譜,不要因為一時爽皮而 like and share,考慮香港是否需要這則言論而 like and share;就算一篇文章可能是沉悶的,唔好玩的,但如果你覺得香港實在需要它,請 like and share,因為你會讓更多香港人吸收到這養份;不要一日到黑都同早午晚三餐影相兼分享,除非你認可你的早午晚三餐都可以為香港帶來的影響;不要因為純粹覺得貓貓跳舞得意而 like and share──如果真係好得意,都可以 share 喇,最少,唔好係唔係都咁做──考慮,香港是否需要睇多一條貓貓跳舞片,才 like and share。

如果你真有私人事想講,想 share,請盡量把它保留在你的朋友圈內。可以 set group,set list,set friends only,盡量不要 set it public。

We are what you like and share。這個 we,是指香港。香港靠晒你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