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何痛定思痛? 專訪漫畫家尊子

2015/1/25 — 18:27

查理周刊襲擊事件,對尊子來說,感受比其他人都強。

除了因為同樣是政治漫畫家外,事件中喪生者之一 Cabu,其實是他朋友。

「當天有朋友致電我說,那邊有槍擊事件,Cabu 死了,自己也不太相信。直到 Name List出來了,證實了,當然是感到驚訝。想到他們的工作,感受又有別於因其他事如車禍、飛機失事而喪生。」

廣告

他說,事件的發生,不單純是查理周刊跟伊斯蘭教的恩怨。要思索因由,更需要把現時的國際形勢也一併考慮。

「若然將今次事件放回整個時空去看,又是另一種解讀。諷刺漫畫放到另一個國家,襲擊可能就不會發生。在巴黎、在法國會發生,是有其原因的。」尊子說。「事實上這也不是查理周刊的第一次,很多地方也值得打問號。」

廣告

對於報章雜誌報道的面紗禁令事件、穆斯林人口在歐洲持續上升和「伊斯蘭恐懼症」等新聞,港人即使未能親身感受,亦可意會兩種文化之間的角力和權力關係是多麼緊張。種種事情的累積,或許早就為大規模襲擊留下伏線。

「伊斯蘭的聖戰組織等在武裝力、攻擊力、組織力都提升不少,與數十年前的鬆散組織不一樣,宗教衝突在今時今日危險的程度是大家忽略了的。」

尊子說,雖然今次目標很明確是常諷刺默罕默德的漫畫家,但也難保下次是作家或者是評論員。「歐洲國家在經濟上、軍事上的行動,伊斯蘭的組織日後如何發展,又或其他宗教勢力怎樣,各種力量一直在牽制事件的發展。」

侮辱性的漫畫,不免會挑起仇恨,這樣的作品應該被限制嗎?尊子說刊物的的立場與理念就已是某種限制,例如查理周刊便是左翼心態,不單針對伊斯蘭教,更諷刺所有宗教,但「他們不會去諷刺工人、窮人,是因為他們抱著一種鋤強扶弱心態。雖然針對的對象中,部份具危險性,但並不會因此就使他們停手。不管是資本家、大生產商,基於他們的立場,統統都會畫。」

與此同時,大眾的接受程度,也影響著言論可以去到甚麼程度。尊子直言:「搞笑或諷刺即使是從正義出發,一旦過界,就成了歧視。」歧視還是搞笑,終究還是得看作者拿捏和社會可接受的程度。其中後者是常變的,與社會與國家當時環境有關,難以一概以論。例如在阿拉伯國家諷刺天主教,尺度很闊的;但牽涉到其他國家,就可能造成衝突,要考慮的情況也就多了。

說一句「我是查理」沒太難,如何從悲傷感嘆中找出問題的源起和解決方法,是各人都應思考的問題,畢竟悲劇只是衝突中的其中一個事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