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何閱讀川端康成的小說呢?

2018/6/23 — 11:40

首先還是必須處理文字上的問題吧!川端會被認為是「最日本」的作家,一部份原因就在他使用的,是最具感官性最細膩的日文,充分掌握了日文的獨特性質。因而也就意味著這樣的文字,很難翻譯成其他文字。一九六八年諾貝爾文學獎頒給了川端康成,贈獎理由中特別提到了『雪國』、『千羽鶴』、『古都』三本小說。這是瑞典皇家學會諮詢過川端英譯者 Seidensticker 的選擇,選出了川端小說中其實是最難翻譯的作品。

Seidensticker 知道川端有多難翻,因而他採取了一個聰明的策略,刻意不要將川端作品翻得太「英文」。雖然用的是平常的英文字句,然而每一個句子、句與句之間,都要藏著一些讓一般英文讀者看了不習慣的元素。尤其是要特別創造一般英文所沒有的複雜轉折,讓讀者沒辦法就這樣看下去,會要慢下來確認自己究竟讀到了什麼。因而翻譯的行文中處處帶著暗示,提醒讀者在對應的原文裡,有著英文表面所無法呈現、無法乘載的意思。

明明在進行翻譯,卻處處顯示翻譯的困窘,這是 Seidensticker 最了不起的技術,也是他對川端作品最佳的服務。讀完他的翻譯的讀者,一方面被讀到的英文內容吸引、感動了,另一方面卻又留下深刻的印象──川端康成寫的,不只是英文所表達的內容,還有一些無法藉由英文捕捉,只存在於英文背後,暗影般幽微的日本獨特人情與事物的美麗與哀愁。

廣告

因而如果將川端小說譯成了完全沒有「違和感」的中文,反而妨礙了讀者體會日文原文既婉轉又深邃的特性。想要更接近川端,恐怕得練習一種能力,那就是將太過於清楚、明白的中文,藉由想像「還原」為川端式的日文表達。川端的文字像現代詩,無法翻譯,只能靠解說反覆體會……

『舞姬』開頭第一句,木馬版的翻譯是「十一月中旬,東京的日暮約莫在四點光景……」夠簡單的一句吧,但原文中川端行文的順序不是這樣,他先說「東京日落在四點半左右」,然後才接著「是十一月中旬……」。熟悉日本文學的人會知道,這是傳承自俳句的寫法,以四點半日落作為「季節詞」,然後才點出「十一月中旬」。十一月中旬是日曆上表示的,日落時間變早了,則是對於季節的直接感受。

廣告

第二句:「出租汽車發出煩人的噪音。一停車,車尾就冒出煙來。」也很簡單的描述句啊!但川端原文的時間和譯文是不一樣的,原文中藉由日文的同位格,三件事清楚地同時發生──計程車發出討人厭的怪聲,車子突然停了,車尾冒出不正常的黑煙。從原文我們一看就知道,車子突然故障了,但如此鮮活的訊息卻在譯文中消失了。

「川端十講」六月十四日在『藝集生活』開始,第一講就講如何越過翻譯的障礙理解川端真正的美好。

「川端小說專題十講」系列課程,閱讀『舞姬』、『山之音』、『東京人』和『古都』

課程講師:楊照
課程時間:週四 晚間7:30~9:00
課程費用:單堂400、全期3200
上課地點:藝集生活
地址:台北市松山區南京東路三段303巷8弄9號 
電話:02 - 27190062

(原刊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