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我是鄭欣宜 會唱多十首關於肥婆的歌

2017/1/5 — 14:07

一月一日,鄭欣宜登上叱咤舞台,哭著臉重提自己12年前扮白雪公主被投訴的往事。

今次她沒有穿公主裙,沒有將紅唇貼向男偶像的面頰上,但同樣避不開網民猛烈炮火。

有人說,鄭欣宜肥胖不是大問題,但經常把「肥」字掛在口邊,把自己塑造成偉大的受害者,很惹人反感;又有人說,鄭欣宜是消費肥胖、搏同情、太作狀:「何不學學同樣肥胖的Adele,做好音樂,而非要在身型、欺凌等事情上大做文章?」

廣告

這真是很奇怪。

有人被欺凌、歧視了,我們沒有指責加害者,反而叫受害人「可否唔好成日提」、「你不如反省一下自己」。講少兩句、安分守己、逆來順受,何時成為受害者的責任?

廣告

經常提及自己受害的經過,除咗可以賣弄、消費、搏同情之外,亦可以是為了提醒、教育、為公眾發聲。受害者的自身論述,從來都是寶貴而重要的。正是這種獨有的經驗分享,能夠讓外界理解霸凌所造成的傷害,帶動群眾的討論、反省、同理心。而同理心,是杜絕欺凌、歧視的有效方法。

我認為,欺凌、歧視、暴力、侵害的受害人,在安全的情況之下,應該不停訴說自己的經歷,向朋友講、向敵人講、向傳媒講。這是反抗的手段,是改變現狀的方法。

要分享肥胖經歷,唱一首流行曲、上叱咤台、寫文章,甚至是拍裸照,全部都是手段。但要令人聽得入耳、不反感、不向通訊局投訴,靠的就是個人魅力及技術。在這方面,欣宜明顯仍然有排學。

至於大眾趨之若鶩的Adele,她無疑是一個成功而肥胖的歌手,亦沒有將「我好肥」、「我好慘」、「我要堅強」當成口頭禪。但她從來不是(亦不應該是)肥胖歌手的唯一成功指標。

性感、偶像、實力、搞笑……如果纖瘦美女可以用一百種方式在娛樂圈成名,那麼肥胖的人亦應該可以走一條適合自己的路。欣宜未必有能力賣弄Adele級數的唱功,但她仍可以sell經歷、sell形象、sell感情。這是九成香港歌手都在做的事,沒有誰比誰高貴。

更重要的是,香港樂壇實在不需要多一個Adele,但需要一個總是將「肥」字掛在口邊的鄭欣宜。如果我是欣宜,我會在2017年唱多十首關於肥婆的歌,然後出年在叱咤台上講足一個鐘身體政治。一日尚有人欺凌肥婆,欣宜就有唱下去的價值。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