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用弗洛姆來看《逃恥》...

2017/2/3 — 13:43

《逃避可恥但有用》劇集片段截圖

《逃避可恥但有用》劇集片段截圖

《逃恥》的熱潮明明已經過去一陣子了,但農曆新年期間谷阿莫來了個八分鐘的精華導讀,又再引起一番討論。有些本來沒有追看的朋友,看完了谷阿莫就來說:「這部劇的設定本來就很不真實啊~」

研究生找不到工作,卻要做鐘點清潔度日,大概跟前幾年香港一個 8A 狀元卻去了開巴士差不多吧?

又話說回來,小說、電影、電視劇都要那麼現實,現實人生也就太過辛苦了吧?作為痛苦現實的調劑品,劇本偶爾一點不設實際都是可以接受的。就像女劇中主角実栗的「妄想力」,讓兩個本來沒有關係的人發展成為戀人。妄想力也好,想像力也好,其實都是愛情發生的重點喔!

廣告

弗洛姆:愛是創造力

說《逃恥》之前,先來點枯燥的理論哦~有一個哲學家叫做弗洛姆 (Erich Fromm),1950 年代出版了名作《愛的藝術》,分析人類「愛」的行為。

廣告

當大家都說「墜入愛河」 (falling in love) 的時候,弗洛姆卻說「愛不是這麼被動」,倡議頗為有革命性的。

他說,人出生被動地一個人來到這個世界,所以人一生都在超越克服這點不自主和孤獨。愛情的追求也是其中一個面向。他認為愛情不是被動的接受,或者是等愛情來到,而是主動的付出,主動地去克服,學習從「被創造成為創造者」。

弗洛姆提出,愛是人際的創造力,而不是純粹的感情活動。成熟的愛,不是自戀,也不是虐戀,當中還包括:關懷、責任、尊重和克服恐懼的意志。因此,愛是一種能力,可以學習,也可以持續進修、增長。

劇點之前寫道,《逃避可恥但有用》的編劇野木亞紀子,擅長寫人物的挫折起跌,讓觀眾跟著劇中角色「一起雀躍、一起成長」。以愛情為主題的《逃恥》,正是這麼一個訴說愛情克服與成長的故事。

実栗的妄想,平匡的克服

以愛情線來說,《逃恥》總共有三條:平匡和実栗的主線以外,還有百合風見的超級姐弟戀,以及梅原和沼田的同性戀。

平匡和実栗一對說了很多,我就簡單概括一下好了。研究院畢業的実栗,職場處處碰壁,最後來到單身三十五年的平匡的家裡,以家務勞動作為職業。

《逃避可恥但有用》劇集片段截圖

《逃避可恥但有用》劇集片段截圖

父母退休搬到鄉下,実栗開腦洞提出「事實婚」,以「月薪嬌妻」的身份寄住平匡的家。実栗繼續採取主動,叫零經驗的平匡不知所措。

実栗從中得著工作的滿足感,而平匡也獲得與年輕女性相處的經驗,二人建立起互相依存的關係。為了不讓重要的人離開自己,平匡最終放下「逃避可恥但有用」的人生格言,走上真實婚姻的道路。

百合風見越過年齡的界線

另一對比較多討論的,當然是百合和風見的超級姐弟戀啦。開頭喜歡実栗,採取主動的風見,見到對方和平匡穩定發展,再被実栗當面拒絕之後,轉戰較自己年長將近二十年的百合姨,向高難度挑戰。

《逃避可恥但有用》劇集片段截圖

《逃避可恥但有用》劇集片段截圖

這一雙看點在於百合阿姨如何脫下自己女強人的鋼甲,誠實面對自己的感覺。無論職場上如何厲害也好,單身女性到了一定年紀,也定必受到各方親朋好友的閒言閒語。百合一面不在乎愛情的樣子,其實內心壓抑了很多--看她抱著枕頭大喊發洩可見一斑。

從一開頭「見到帥哥就討厭」,到後來成為彼此下班的酒伴,百合最終在風見面前流下倔強與不甘心結合的淚,換來風目的壁咚,她已經越過了心中的那道檻。

梅原沼田的出櫃

最後也是最不顯眼的,是梅原和沼田的同性愛。梅原的同性傾向寫得很低調,不到最後幾乎都看不出來;而沼田卻是鋪陳了很多,不光是愛要說到出口,甚至他在公司使用的杯子也是彩虹色的,多麼細心的描寫。

《逃避可恥但有用》劇集片段截圖

《逃避可恥但有用》劇集片段截圖

同性戀者要出櫃,在亞洲文化語境下還是多少有點壓力。沼田得了胃病以後,可能覺得生命脆弱甚麼的,終於主動地約見私聊很久的男網友,在最後一集像是無綫 BBQ 大團圓一樣,三對愛侶都有情人終成眷屬。

愛的根本是想像力

「森山一家都有著豐富的想像力...如果你沒有提議契約結婚的話,我們也不會有今天的發展。即使多麼不按常理出牌,這份想像力都有擁有著改變現實的力量。」

平匡和実栗發展成戀人之後,男生對女生這麼說。當平匡嘗試發揮想像力的時候,估算自己面臨愛情時的價值時,得出「覺得自己是零」的結果,反映想像力需要勇氣和自信作為基礎。

放之於另外兩對,百合同樣需要相信自己的魅力,而沼田也需要克服直視所愛的勇氣。愛情,不像是母愛,對象不是自然而然就存在的人。克服自己的孤獨,付出自己的關心,使一個身外的人成為所愛。戀人,是需要我們去「創造」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