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用鈴木大介來看《逃恥》

2017/2/9 — 15:28

背景圖片:《逃避可恥但有用》劇照

背景圖片:《逃避可恥但有用》劇照

本來打算只說弗洛姆,但最近在讀鈴木大介的《最貧困女子:不敢開口求救的無緣地獄》,讓我有點手癢癢的,想要試著透過這本書再來說說《逃避可恥但有用》。

日本職場性別不公義

少有被殖民經歷的日本,算是比較保存到東亞傳統文化,重男輕女的特色。明治維新之前,日本女性從屬於男性,是赤裸裸的階級劃分。即便是現在,職場上男女待遇的差異還是十分明顯,尤其日本社會相信,「最貧困女人還可以去出賣肉體」。

廣告

日本記者鈴木大介出版書籍《最貧困女子:不敢開口求救的無緣地獄》一書寫道,日本女性經常在職場遭到不公平待遇,單身的女性上班族來說,每 3 個人就有 1 個人的年薪未滿 114 萬日圓(約港幣 7.7 萬)。單親媽媽的家庭,一半年薪不多於 125 萬日圓(約港幣 8.5 萬元)。

廣告

「老公一下班回家,我就可以感覺到他希望我們:『別來煩我!』小孩一哭,他就搥玄關的牆,大喊:『滾去外面!安靜了才准回來!』我常常被趕出門,就去MINISTOP便利商店殺時間。」

書中受訪者之一的加奈,忍受四年之後,終於與丈夫離婚,但生活卻沒有變好。帶著兩個孩子的她,選擇透過交友網站找生意,以賣肉維持生計。類似的故事,讀著讓人心酸。

離婚女性的新生活

讀著也讓人忽然想起《逃恥》的配角--女主角実栗的小學同學--小安。她丈夫搞外遇,還覺得自己理所當然的,遺下女兒讓她一個人照顧。身邊的人,大多都勸小安,都有了孩子,還是忍著好了。唯有実栗支持她,即使小安決定離婚,也一樣支持她。

《逃避可恥但有用》劇照

《逃避可恥但有用》劇照

小安帶著孩子回娘家,還好娘家做點蔬果買賣小生意,叫她也有比較安穩的工作過日子,還不至於《最貧困女子》的訪問對象那麼悲涼。実栗與実栗更在村子裡,舉行農墟賣物會。

在一群大男人的會議上,她們提出富有「想像力」的建議,並實行到底,改變了寧靜村莊的生活,也為小安的人生帶來了改變,再次說明「想像力」如何轉化為推動的力量。

在職女強人也要愛情

又例如事職有成的百合姨,是為首都圈第一名女部長。年近五十的她,還是未婚,而且沒有交往對象。她雖然有実栗這個姨甥,讓她大概體驗到作為人母的感覺,但感情的空白總是會在夜深人靜的時候爬出來。

公司有女同事請產假時,女下屬問百合的感覺,她一句「別管他們」,說「我們才要更加努力工作,賺錢納稅」。一面滿不在乎的樣子,卻在工作上被男上司否定時,心痛到不得了。

「讓總是被強行賦予價值擊碎的女性們重獲自由。」

百合在解說其廣告理念,同時也在訴說自己啊!女性就該結婚回家帶小孩是「強行賦予價值」,而她都沒有做上,讓「被擊碎的女性們重獲自由」,是她給自己的任務,也是她支持自己走下去的堅持。

「像我這樣上了年紀的剩女,能被社會需要,能夠給人勇氣...所以我覺得我一定要帥氣地活著。」

《逃避可恥但有用》劇照

《逃避可恥但有用》劇照

吐出這麼一句的百合,換來風見的壁咚。她內心最柔軟的一塊露出來的時候,正如被風見呵護著。女強人沒有強到最多,倒是在面臨愛情來敲門時,她仍然能打開心扉,讓不可能的事情發生。愛情和事業,沒有二選一的必要。女性擁有事業,也不需要用犧牲愛情來成就。

終極:認可家務勞動

回到原點。要是女性還得留在家裡,主婦這回事,可以認可為職業嗎?

女主角実栗提出的「事實婚」議案正是如此。以家務勞動換取月薪,她雖然與僱主同住,但二人關係用合約維持。勞僱關係轉化成戀人關係的糾纏和衝突,最具體見於平匡失職,試圖以求婚省去聘請実栗的開支,引起実栗強烈不滿,拒絕求婚。

幫傭做家務,你會付錢;偏偏老婆給你做打掃,不但沒有人工,老公還覺得理所當然,一點感謝之心都沒有,一句多謝也沒有。実栗用「愛情剝削」來形容,這種家務勞動被忽略的情況。也就是說,那麼多日本女性,被迫婚後放棄事業,回家照顧老小,正正受到「愛情剝削」的不合理對待。

《逃避可恥但有用》劇照

《逃避可恥但有用》劇照

對比文首介紹的《最貧困女子》,虛構的《逃恥》在不幸的現實裡,大膽地提出実栗式「妄想」。要徹底改革社會對於兩性關係的態度,從而改善女性社經地位,的確很難做到。電視劇到底也可能只是化作流行文化,讓收看的職業女性、離婚婦人或主婦消消氣。然而,我相信類似的作品只要繼續做下去,這些「想像力」的累積,是可以改變社會,實踐比平匡桃花期更有影響力的效果。這是我對《逃恥》之後的一點小祝願。

《逃避可恥但有用》劇照

《逃避可恥但有用》劇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