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順豐不是在訓練編輯

2019/1/17 — 15:35

梁文道寫了一篇<順豐快遞的一國兩制>,談他來台灣買了一些書要飯店找快遞幫他寄回香港,結果等他回到香港後,得到飯店通知有三本書「因為中國最近對文章及書冊內容有管制」,無法替他寄送。

我昨晚打電話給他,問他幾件事:

一,這些書是因而都沒有寄?還是只有那三本沒寄?他說是只有那三本書。

廣告

二,這些書是已經封裝好袋子交給順豐,還是把這些書交給順豐由他們封裝的?如果是前者,那表示順豐是自行拆封檢查客戶郵件的內容,非同小可。梁文道說是沒有封裝,把一堆書交給順豐的收件員,他現場挑出來的。而據他所知,即使是你封裝了,只要順豐知道裡面有書,在收件時就會要求客戶在現場把袋子打開檢查,然後把他們認為不妥的挑出來。

三,那現在問題來了,順豐的工作人員是用什麼樣的工作方法,在現場挑出他們覺得「有問題」的書?那三本書裡,他們能看出《滾出中國》有問題挑出來,沒什麼稀奇,但他們怎麼會挑出《大辯論》和《思想史》?梁文道說這也是他想不通的地方。

廣告

他也跟我說,這兩天他還聽到其他的消息。有香港《蘋果》在台灣測試看能否寄送敏感書籍到香港,結果說現在什麼書都不能寄;也有香港朋友跟他說,從香港要寄「中國」主題的書到台灣被拒收。

我們討論了一陣子,好奇順豐在台灣到底是如何訓練收件員。那個看得出《大辯論》和《思想史》兩書「有問題」的人,簡直被訓練得具備編輯選書眼光了。

我們的判斷是:很可能並沒有什麼工作守則或「標準」,還是「自我審查」。所以出現一些混亂的訊息。有的時候會是有關「中國」的就不行,有的時候是想到「大辯論」和「思想史」這種題目的也不行,有的時候是只要寄書就不行。

這種不設明確的標準,只要當事人自己去「自由心證」、「自我審查」,而結果每個人都越審越緊,正是今天控制言論自由和出版自由最有效的方法。

其實順豐在台灣是不能如此為所欲為的。所以他們今天算是識相,發布了聲明說是「溝通落差誤解」

但主管機關應該就梁文道的這個個案再細查狀況,並尋找其他的例子,讓真相更清楚一些,確實避免這種情況再發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