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 IFC 同 ICC 個建築師話,兩座樓係屌鳩共產黨嘅中指

2016/5/24 — 12:16

如果,IFC同ICC嗰兩個建築師突然自爆,話個設計概念其實係兩隻屌鳩共產黨嘅中指嚟,專登起喺香港成為地標嘅話,使唔使即時因誠信問題要拆撚咗佢?

當然,世事無如果,但藝術家、策展人和官方機構之間,除了基於合作關係而走在一起,還可以是身份之間的角力。有意地玩弄這種角力而達到某種創作目的,所謂「騎劫」的背後意義,是讓我們對既定的話語權重新思考,凸顯某事情的荒誕,也帶來概念上的挑戰意味,當代藝術不正是每每在探索這種可能性麼?

現在兩派說法似乎是策展人及官方機構「被過了一戙」,與藝術家「過了人一戙」兩者之間的爭辯,因當中牽涉政治、權力、身份和打壓之嫌等問題而變得沸沸揚揚,一件四兩撥千斤的公共作品能引起如此波瀾,放在今日我城的語境下份外意味深長,也為業界投下了水花四濺的石頭。

廣告

在白色恐怖、權力壓制到之前連一套D7689的劇名也不能宣傳時,在一座地標建築物和展示公共藝術的平台,以數字倒數及「擺明過鳩你一戙」的詮釋手法去表達抗爭,可說已經是最溫柔含蓄吧?話明擦邊球,當然是具爭議的事情,刻意地留一手事後詮釋是否就是誠信問題?如何判定向官方機構提交的概念是虛假的欺騙?一雞兩味的作品有何不可?如果藝術家之後再說所謂的倒數概念才是虛假的,目的是試圖以出口術來試探表達自由的界線,咁又點呢?道德撚們,諗爆頭啊!

而策展人面對「被過了一戙」時,有否受到官方壓力?有否感到面子受損?能否用抽離的角度去看待這事後張揚的表達,是表現藝術概念的一種手法?暫時看來,媒體只聚焦在「誰先欺騙誰」、「倒數都被撤係咪政治打壓」、「藝術家是否抽水搏出位」的話題上,較長遠的影響並未有提及。日後官方機構和藝術家的合作將有何轉變?唔通要簽份文件說明作品並無其他暗藏過你一戙的概念?咁表達自由和藝術帶來挑戰的可能性仲存唔存在?

廣告

(原文無題,刊於作者 facebook。文題由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