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宇軒 (Sampson)

黃宇軒 (Sampson)

英國曼徹斯特大學地理系博士,香港土生土長的城市研究者、藝術家及獨立策展人。

2019/4/1 - 10:23

如看錯了多好 — 張國榮的天堂在哪裡?

張國榮曾短暫退出樂壇,1990年,33歲的他移民加拿大。如果他後來沒有「重返」香港,也許很多事情皆會不一樣。事後,他曾這樣說:「我以為加拿大是天堂啊,我去了才發覺不是,原來眞正天堂是香港」。

這句話如今讀來很震撼。去年底香港藝術家楊嘉輝(Samson Young)做了個作品,叫《那裡會是個天堂》(It's a heaven over there),邀請不同人思考什麼是現世的天堂,我參與了一小部份節目,自此之後就時時想到天堂二字。1991年,新加坡拍成官方電視廣告,鼓勵香港人移民該國,廣告歌由吳國敬唱出,旋律洗腦,不斷唱著「那裡會是個天堂」,聽完很難忘記。1992年,周耀輝為黃耀明首張唱片寫《哪裡會是個天堂?》,將肯定的句子變成問句,寫到「同在世間覓那片刻天堂」,說天堂不遠,就是here and now,雖然或許只得片刻。

哥哥逝世十六年,這天早上,咀嚼他1997年說的那句「原來眞正天堂是香港」,特別唏噓。「那裡會是個天堂」,最重要是個「會」字,講的是相信,一切還未完全來到。

廣告

最近時時在聽張國榮親自作曲,林夕填詞,1996年的作品《有心人》。誰沒為香港動過情呢?看著那MV,跟新加坡移民廣告,竟有同樣的開場鏡頭,影住中銀大廈和1990年代的香港夜景。對香港的愛,我們都有過,都曾經問「哪裡會是個天堂?」後指住香港,肯定地答一句,「那裡會是個天堂」。

在這天,讓我們聽《有心人》,記掛已達天堂的哥哥,和追憶跟香港談過、一場似有若無的戀愛。四月一日,模糊地迷戀過一場、是無力但有心的我們,大概都不想證實,有沒有過情愫與傾慕。

但願我可以沒成長 / 完全憑直覺覓對象
模糊地迷戀你一場 / 就當風雨下潮漲
如果真的太好 / 如錯看了都好 / 不想證實有沒有過傾慕
是無力或有心 / 像謎 / 像戲 / 誰又會似我演的更好
從眉梢中感覺到 / 從眼角看不到 / 彷彿已是最直接的裸露
是無力但有心 / 暗來明往 / 誰說這算是情愫

——張國榮《有心人》

(題為編輯後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