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媒介文化人 — 鄧小樺

2015/5/20 — 11:40

【文:陳志朗、區健明、滑蛋豬扒飯(故事館實習記者)】

鄧小樺,詩人、作家、文化評論人。曾任電台文化節目主持,偶然參與社運,於各大專院校及中學兼職任教。著有詩集、散文集、訪問集五本,編有合集、訪問集、評論集四本。

有人選擇以繪畫作為記錄的媒介,亦有人選擇攝影、音樂等,而鄧小樺選擇用文字來創作,除了因為自己比較擅長寫字,還有文字作為一種描象符號的特性,和它是大眾日常使用的溝通工具的廣泛性。「文字比其他藝要抽象一點,比如我寫『高樓大廈』,不像畫一幅高樓大廈的圖畫般,讀者完全知道它是什麼樣子的。文字其實就是符號,它比較間接。同時,他的門檻比較低,無論是對讀者(接收者)還是參與者(作者)也是的。文字是用跟其他人一樣的符號系統,說自己的話,在拼砌的過程中創作自己的風格和尋找自己的世界。」

廣告

BLOGGING 打開記錄 從生活到城市

小樺小時候便有寫字的習慣,她說小時候看完書或電視劇後會將它們續寫,加以發揮,那時候寫作像是為了記下自己一些無聊的念頭。後來到了大學時期便開始了比較嚴肅的寫作,會投稿、文章亦被刊登。直到開始寫 blog(網上博客)時,寫作才真的記錄自己生活。「因為自己本身不太喜歡寫日記的,基本上升讀中學後便沒有寫日記了。大學時期出現了 blog 這樣東西,我經常更新它。它很自由,我開始用寫作去記錄自己的生活,然後文字再跟城市發生多一點關係。」

廣告

「Blog 不是日記,但有日記的性質;它又不像發表在報紙、雜誌那般公共性,不是只寫給自己看,而是為自己寫,同時又給人看。有記錄的空間加上有讀者,這種有趣的性質成為了我寫作的動力。」 小樺認為 blog 是一個特別的平台,如果沒有它,她跟城市的距離便會遠了。她又認為用文字記錄生活和城市跟寫生一樣,都是一種習慣。「記錄對我來說是一個生活習慣,否則每次都需要重新做一次,創作就像被截斷了。記錄是一個習慣,像 sketching(速寫)也是一個習慣。有了 blog 以後,我的文字記錄就比較像 sketching 那樣了。」

 

科技變更 記錄隨時代轉變

從前人們會寫日記,或會寫生來記錄生活。隨著時代轉變,科技日趨發達,又怎樣影響人們選擇記錄的媒介?「科技的轉變對記錄媒介有絕對的影響,過往文字記錄是巔峰的,但現在不像從前般需要文字了。如閱讀小說時,人們常會跳過描寫景物的部分,交給圖片去說明。地景描述不寫了,只有關於人和事的才需要文字。對比起描寫,文字被放了在抒情和議論的功能上。而這種轉變影響了人們的想像力,人們對將抽象的東西 visualize(想像)的能力弱了,閱讀能力亦隨之改變。」

說到圖象的發達,現在城市人差不多人人也有攝影工具,光是一部智能手機便可以拍照和攝錄。小樺認為這種普及性讓人人都可以記錄,卻因為攝影在生活中的普及程度太大,使生活虛擬化了,真假界線變得很模糊,藝術和付出的界線也很模糊。「比如說寫生,寫生的人不多,它在街上發生,是有人圍觀的,它是一件事情;但如果現在有人在街上拍照,是不會有人圍觀的,那不是一件事情。當攝影的性質變得如此普及,它便很難會被討論,人們亦覺得不需要研究。」拍照和寫生的例子點出了未普及的事情或媒介,可探討景象的空間反而很多。即使一些記錄媒介從前少點參與者,但人們對事情的重視和深度也多一點。

今天網絡各式各樣的平台成為人們記錄和分享生活的據點,在科技佔據生活的狀況下,人們在新媒體中的記錄又有什麼變化呢?「現在文字記錄主觀大了,客觀愈趨消失,我們看 facebook 的狀態便知道,所有記錄都是主觀的,甚至以表態作為記錄。另一方面,要是你只上載相片,不寫,得到得 like(讚好)是少一點的。你的照片拍得好不好看,也影響到你能不能放上網。」小樺認為隨著科技發達,各種科技的普及,記錄媒介愈來愈影響大眾生活。

除了從事文字工作之外,小樺最近亦策展了一個跨媒介文化藝術活動,當中包括了戲劇/形體 、音樂 、詩、裝置 藝術等。她認為這種跨媒介文藝活動形式,是一個十分好的平台讓不同的人對話。不同界別的媒介有不同的語言,透過閱讀不同媒體的語言規律、學習,再加以運用,是一個十分有趣的過程。她說有效的溝通就是要有不同的想像,而這種活動正正能提供一個平台讓不同類型的語言產生互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