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嫲煩家族:從老頭子的告白講起

2016/5/24 — 15:28

電影《嫲煩家族》

電影《嫲煩家族》

《不二情書》裡頭,幾廿勾的秦沛對幾廿勾的吳彥姝一段教堂告白,擊潰不少觀眾的淚線。我以為感動歸感動,但戲中秦沛明擺著是傲嬌爺爺,忽然來一段柔情似水的愛的宣言,雖然未至於非常突兀,但細想還是有點不妥……暫且打住,你點進來要看的是《嫲煩家族》影評,為什麼講的都是《不二情書》?問得好,原因在於,我以為《不二情書》這條支線與《嫲煩家族》那段老年戀有相當值得參照的地方。

《嫲煩家族》的主線,講默默忍受丈夫臭脾氣幾十年的吉行和子某天忽然提出離婚,跟秦沛一樣傲嬌的橋爪功人到老年才面臨婚姻危機,又急又氣。怎麼辦好呢?也不複雜,想留住髮妻,正如剛進門的新抱蒼井優所言,要向太太講出心裡所想!要告訴她你不想她離開!於是乎,雖然中間發生很多鬧劇,但故事最後的走向,始終還是指向平日強硬高傲的老頭子對本來弱勢的老伴作出的愛的告白。

回頭先看秦沛所言,他講:「家裡一大堆事你怎麼處理,你又愛哭,這都七老八十還改不了,留你一個人在那哭,我更不放心了,老太婆啊,人死之前,有病,有痛,確實啊招人煩。不過你放心,你再煩,我也不會嫌你。當然了,我脾氣不好,你要是到了那一頭,願意的話就等一等我,如果你不願意,你就找一個脾氣比我好的,我也答應。那咱倆就說好了,墓碑上邊,我會空出一塊,到時候我會把我的名字,刻在你的旁邊,行嗎?」確實感人肺腑,動人得我都捨不得刪節了。

廣告

另一邊廂,橋爪功簽好離婚協議書,帶點遮羞的匆忙,對妻子講,簽好了,該為你做些什麼,感謝你多年的照顧,以上。就這些,沒有其他了。相較秦沛的深情剖白,橋爪功的挽留乍聽讓人覺得倉促。「就不能說得扣人心弦一點嗎?」我們忍不住想,然而實情就是不能。這個不能,不是因為《嫲煩家族》的導演加編劇山田洋次無法寫出感天動地的對白;這個不能,在於順著橋爪功戲中角色的性格來講,他大男人了一輩子,不可能倏然低頭,向妻子講情話──要講,也斷不會是情意綿綿﹑柔情萬縷。事實上,那副笨拙的姿態,已經是他傾盡全力的極限了。

單以衝擊效果衡量,橋爪功的表現自然及不上秦沛,但假若觀眾看得夠深,便會同意其實山田洋次的處理更貼近真實。橋爪功選擇對妻子表示愛意,同時卻又終究不能完全放棄植根於自身個性之中的倔強驕傲,箇中的矛盾,是人性的矛盾。順理成章,沒有半分「劇情需要」,耐得住人細嚼。

廣告

讀者可以考量,《嫲煩家族》本身是套喜劇。角色表情﹑動作設計,諸如此類各方面,都多少帶有笑片應有的誇張,唯獨落到人性表現這個範疇,山田洋次像鳥飛得再高還是得回巢一樣,重歸樸實自然。原因在於,他深深明白,相較一時感動,還是緊貼現實肌理的真情實感更讓人回味。

小津安二郎講:「電影和人生,都是以餘味定輸贏 。」餘味何來?人性之所在也。山田洋次﹑小津安二郎﹑成瀨已喜男等幾個日本大導,部份人認為他們的作品平淡如水,刺激欠奉,一個字:悶。其實看他們的作品,就是要品味人生各種細微的處境。細微者,細膩而微妙,滄海一粟,裡頭卻自有萬千感慨。畢竟,很多人拍的是戲劇,但他們拍的是生活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