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孔明燈

2015/12/1 — 10:34

別人都鬧鬨鬨地圍攏過去,唇舌來回飄割像脅間冷厲的夜風。舊棉布蘸飽了火水在等待誰人掏出火柴,我乘此瞬間窺視那襲兀自沉吟不語的素紙衣。那是夜裡醫院的壁白,只合疏掠竹影的十四月光。火柴屢被風吹滅,有人從柴房拱來一拳火,幢幢影子紛紛跌撞在紙衣上,還是看不透那看似弱不禁風的底蘊。無頭,無手,無足踝,悉悉索索的移動……倏忽場上無一人,房舍四面散退成暝暗的平蕪。紙衣升起,一顆浮動著的半透明的心,顯然照不見光暈以外的世界。暗夜裡有嬰孩啼哭。一拱墓向遠方飄成一點。

 

2010年11月2日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