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孫燕姿的又一次高潮

2017/11/30 — 12:23

「在快樂背後,有烏雲環繞」,平時有作畫習慣的孫燕姿,觀察到「要把陰影都看見,才能更為完整」。她過往的專輯,也會呈現出自己的陰暗或瘋狂的一面,如《是時候》裏頭的《快瘋了》,其強烈的鼓擊仿佛敲破防護之軀殼,把暴走的靈魂都放了出來,那若從不理智中的甦醒。可孫燕姿的第13號作品《跳舞的梵谷》,似乎更進一步,更強調「明」與「暗」之間亦此亦彼、互相聯繫、互相影響的辯證式關係。從首plug的主題歌內,那壓抑的躁動於吸取了Tango般激蕩、熱情之風格,也如梵谷的向日葵金艷如火的Chorus中得到抒發的創作理念,已透視了這張要內爆出自己隱藏的情緒,並希望獲得救贖的音樂方向。

在不斷的作畫過程中,孫燕姿更懂得「先有陰暗處,才會有明亮面」的思考邏輯,她的《我很愉快》,有著墮落、萎靡的病態,猶像梵谷畫作中熄滅的蠟燭;那貌似沒起風暴的音樂內藏著夢饜,而孫燕姿的vocal也嘗試於平靜裏(特別是Verse部分),詮釋著如梵谷的「星夜」流線所呈現出的內心波動。也許有了黑暗才能更襯托出明的「亮」;不把悲傷的「膿瘡」刺破,人也難以復原。《天越亮,夜越黑》的重整振作,又正面迎著仿若萬箭般射過來的黑色暴雨,人在試煉場上行走,卻更無懼嚴寒,「苦難」煉就了人身上更堅固的盔甲;意志堅定的《天越亮,夜越黑》,具較強大之張力,打開了「虎口」(3分02秒處開始),其音樂能讓人拔起陷在了《我很愉快》中的泥足,也於某程度上彌補了歌詞的含糊失焦。

廣告

一生可謂波折跌宕的梵谷,到後期更變得瘋狂,但有時「瘋狂」卻成為了開啟想象和自由之門的鑰匙。孫燕姿的新專輯,也有一些相比起她以前會顯得「瘋狂」的想法,像其音樂上嘗試用了Auto-tune和808鼔機的《漂浮群島》,剪裁較大器又型格,詮釋亦因有人生閱歷作底,具無畏飛高之風險的自信;它音樂裏的冷熱交替,會在前一秒融合了Hip-Hop的「高溫」後,又讓「熱度」馬上退去,產生出一種類似沉澱或是無拘於天空中的感覺,且醞釀了下一波更強大的反撲力道。而《平日快樂》內,那結交World Music的風格不算新鮮(孫燕姿從早期到《》之中,已經試過將此風格融會貫通於她的歌曲內),不過,這首採用了中式樂器的編曲,卻是大膽、合適地表現出從紅塵內看破電光幻影的超脫、歡欣之感,又能與梵谷向日葵的濃艷顏色、燦爛瞬間但被永恆定格之象徵意義,聯繫在一起。

由方文山作詞的《超人類》,宣示了歌者「老娘就是這樣」的瀟灑人生態度;而演繹上有點像周杰倫一樣口齒不清的孫燕姿(可能因方文山的緣故),其特別的咬字方式反能夠散發出她的不羈或痞氣;但這首有想被寫得「天馬行空」的歌詞,卻令人不忍直視,某些句子是有著生硬的拼接之感。至於說出自己站在瓶頸位置的《充氧期》,編曲顯得流暢又加了點異國風味,其屬於孫燕姿駕輕就熟的輕搖滾風格的音樂,就如它名字所說——雖沒有什麼大突破,可比較以前相近類別的作品,又有著進步、「充氧」、質量得到提高的變化。

廣告

孫燕姿的新專輯,選擇了「理智與瘋狂並行」,亦都並存了所謂的突破性作品與受到市場歡迎的作品。將回憶比作風衣的開篇曲,儘管內含遺憾與思念,但也有著「曾在一起 不在一起 都是感情」的釋懷心態;這歌聽似演唱的難度不是太高,可在Chorus部分充分展現了孫燕姿的真假音純熟、自然轉換的演繹技巧,其內藏著有點翻騰的情緒,整體卻是被平靜、偏冷的音樂氛圍所包裹(連MV也選擇了在冰島拍攝),透出了一種事過境遷後的瞭然之感。而同是涉及到「回憶」的《天天年年》,它剛開始時的旋律,真的令人有回到了《天黑黑》年代的感覺(《天黑黑》和《天天年年》的曲子,都是由李偲菘所創作);此首愈聽愈有感觸的《天天年年》,既是歌者對自己過往的回看,亦能讓聽眾產生了回憶的共鳴,李偲菘始終是明白孫燕姿適合唱什麼歌的人,他再搭上易家揚的《天天年年》,確是「煽情」得恰到好處,為變得更「瘋狂」的新專輯,加了些熟悉的「洋蔥」。

曾企圖厭棄掉救贖力量的梵谷,在他的最晚期,又透過畫作《好撒馬利亞人》,表達了自己重返回信仰的救贖之路。而音樂上能使我聯繫到《Que Sera Sera》的《平日快樂》,亦具有特殊的撫慰效果,它將沉溺於無盡慾望漩渦的我們拉了出來,讓所謂的「平凡」也被灑上了金黃色的光輝;「祝我們平日快樂 做平凡的人」,煙花燦爛滿天的一瞬雖美麗,可平淡、卻被珍惜的當下更可貴;孫燕姿的《平日快樂》,很「矛盾」地用了「繁華」的編曲,來傳達著鉛華漸洗的感覺,到清淡的《極美》,更是淡泊平和、格外溫柔,沒有像她以往的一些專輯結尾曲,需要用些煽情的手法來讓聽眾感動(像《Stefanie》的同名歌),整體像收細了的河水,但能夠長流,且首尾呼應了前面的「風衣」,或《天天年年》中的「璀璨的年華」,亦提及了梵谷的「星空」和麥田,散發出了如不需要特意裝扮般的美。

落葉歸根、麥田相聚,孫燕姿的新專輯,在穿過了《風衣》、《天天年年》的回憶,《平日快樂》的當下,與《極美》想象的將來之後,又回到了原點;她點燃起代表著第二次重生的蠟燭(第一次是04年的《Stefanie》),理智擺脫了往時做法的捆綁,在如《跳舞的梵谷》MV內穿起黃色裙子,瘋狂地奔走出自己的Comfort Zone同時(梵谷的畫作中常出現的黃色有時會象徵著瘋狂),她也衝破了黑暗、化解了迷茫,用此張音樂與畫作概念高度契合的唱片,還原出好比會用漩渦型流線來表達星夜的梵谷般,那個未被崇尚「標準化」模式的音樂產業或社會,所定型的自己。

是的,孫燕姿到專輯的最後,還是終於遇到了那個熟悉的,但變得更好的自己。

首選:漂浮群島、平日快樂
評分:8.1/1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