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安室,立命:「字立門戶」徵文比賽公開組評審紀錄

2019/7/26 — 11:32

【文:黃柏熹】

近年有國際調查報告指出,香港的樓價冠絕全球,在高樓大廈、國際都會的想像以外,更多的是普羅大眾尋找安身之所的苦悶,諸如劏房、納米樓等住屋環境亦應運而生。居所除了指物質上的環境,亦可以指心靈上的平安,或不能平安。可以說,尋找安身之所的過程,時常在物質與情感之間來回擺盪,小說創作也能從中開展。

第五屆香港文學季「字立門戶」的公開組小說徵文比賽,就以「安室」為主題,徵集不同的居所想像。比賽共徵得五十多篇作品,並邀得羅貴祥教授、作家張婉雯及李維怡擔任比賽評審。結果由黃駿的〈洞〉獲冠軍,呂少龍的〈我和我爸做新居的裝修〉獲亞軍,高令堯的〈未圓湖〉獲季軍,優異獎則由鄺介文的〈雙城記〉、陳鵡的〈山姆與燕紅〉及陳諾霖的〈鯨落〉獲得。

廣告

以下為評審討論過程之紀錄,以供參考。

羅:羅貴祥教授

廣告

張:張婉雯小姐

李:李維怡小姐

評審過程節錄

(一)編排剪裁,不要一次過說完

評審的過程中,三位評審會先各自選出入圍的參賽作品,然後在評審會議上再作討論。經過評審的初審,作品〈洞〉以及〈我和我爸做新居的裝修〉皆獲三位評審入選,〈未圓湖〉及〈雙城記〉則分別獲兩位評審入選。

關於作品〈洞〉,李維怡提到,「洞」的意象雖然有感熟悉,可是小說仍然經營得有趣,亦頗能捕捉城市人居住的情感狀態,唯讀後稍稍令人落空,因為這個意象可以談更多。張婉雯則形容作品為「漫畫式奇想」,結局引人發噱。羅貴祥亦認為「洞」的意象製造了頗為震撼的荒誕感,把單位高低層的結構比喻為漫畫的分格的構思頗妙,亦能呈現出疏離冷酷的黑色喜劇感。

另一篇獲三位評審入選的作品〈我和我爸做新居的裝修〉,羅貴祥肯定作者是真的懂得裝修工夫的,因此可以描寫出具體細緻的裝修過程,且藉此鋪排出兩父子跌宕的關係。李維怡說這篇小說是可愛的,但可惜剪裁不當,可以再處理得更好。張婉雯亦認同小說展示出一段有趣的父子情,而且文字有趣。

至於作品〈未圓湖〉及〈雙城記〉,三位評審就兩者討論了一番。

張:〈雙城記〉的語調比較單一。

羅:〈未圓湖〉有它的好處,但有時過於戲劇化了。最後爺爺說「你嫲嫲並不是自殺」,這裡是當作夢的處理手法嗎?

李:我覺得作者是想交給讀者自己去想。不過應該是夢吧?

羅:另一個令我疑惑的地方,是在處理爺孫關係的時候,一定要弄死父母似的。其實不一定吧?這裡好像下藥過重了,只講述爺孫關係也可以接受。另一篇〈雙城記〉的節奏則較為輕快,但未算深刻。

李:我覺得〈雙城記〉是一口氣把很多事情說了出來,有時一部分還未說完,忽然就轉到下一部分了。

張:我作為讀者,沒有辦法進入這個故事,沒有足夠的空間讓我進入。

羅:它用了視覺而且很快的節奏去敘事,讓你一下子看見很多。

李:感覺是把一篇很長的小說放了進去。

羅:不算細膩,但節奏輕快,一大段歷史很快便交代了。

李:〈未圓湖〉的確有點戲劇化……但相比之下,〈雙城記〉仍然給人一種難以進入的感覺,好像正跟一個非常緊張的人不斷說話,令人疲累。

羅:論題材的話,〈未圓湖〉裡提到的好像較為少見……

李:如老人失智等。但亦很少人會像〈雙城記〉那樣描寫兩個城市,兩篇都有獨特的地方。

(二)居住,可以寫實可以科幻

除了上述四篇參賽作品,三位評審在商議的過程中,亦討論了各自選入的其他參賽作品。以下為討論的節錄。

羅:有兩篇我想大家可以討論一下,分別是〈山姆與燕紅〉及〈沉住了的一句話〉。

〈山姆與燕紅〉的題材比較特別,描述中港關係。故事講述一個來到香港的男人,發現很難找工作,喜歡的女生又跟自己的好朋友結婚,又到了北京做地產工作,認識了一位從鄉下地方來的平庸女生。開始的時候,他對這位女生不算很有好感,但有趣的地方是,我讀到故事裡頭有一個過程。兩人生了孩子又回到香港,居住環境狹窄,但也因此漸漸建立了關係。而且有一些角度是由這位平庸的女生出發,亦算特別。

〈沉住了的一句話〉跟〈我和我爸做新居的裝修〉一樣是寫裝修和父子關係的,但多了一對兄弟關係。故事講述弟弟讀完大學搬回家,父親是偏愛他的,所以藉裝修的緣故,希望哥哥搬到外面住。因此哥哥就委屈地搬到了一個朋友佔有的公屋單位裡,過程中因為怕被發現而提心吊膽。這裡作品寫及一種複雜矛盾的關係,開始的時候哥哥好像被遺棄了,但後來又好像因此而擁有了新的空間。最後,哥哥搬回家了,而弟弟其實是希望跟他同住的,這裡的感情捕捉頗為細膩。

張:〈沉住了的一句話〉的語言特色略有不足,整體的藝術性亦不高,譬如是否可以簡潔一點,作者自己的特色、風格、語言和口吻等。它有把故事清楚交代出來,但語言特色不足。至於〈山姆與燕紅〉,我認為它在6000到8000字的篇幅裡,發揮並不足夠,描述不夠充分。

羅:〈沉住了的一句話〉在寫的層面上的確有問題,但題材以及從中處理的關係都是有趣的,描述到感情的複雜性。然而敘事方面真的較為平庸。〈山姆與燕紅〉的文字比較好,而且題材亦少見,情節近乎人情。我最喜歡裡頭寫到的過程──雖然不太喜歡對方,但最後仍然接受了這段關係。

另外一篇〈鯨落〉,不知算是科幻還是奇幻。

張:〈鯨落〉的整體意念是不錯的,但是,故事裡面的兩條線,我覺得它們無法接連。

羅:至少它的意念設計是不錯的。

張:我認為它可以入圍,畢竟意念真的不錯。

羅:〈鯨落〉關心的議題更大,構思亦不錯,只是在寫的層面上做得不夠好,無法把整個意念表達出來。

李:我認為在小說裡經營人物比較重要,就算用到象徵手法,也需要經營裡面的人物,包括個性等,讓個體性呈現出來。象徵手法不是把人物當成工具,如果只是把意念寫出來,根本不用寫成小說了。

最後,三位評審一致同意由〈洞〉獲冠軍,〈我和我爸做新居的裝修〉獲亞軍,季軍由〈未圓湖〉獲得,〈雙城記〉、〈山姆與燕紅〉以及〈鯨落〉則獲得優異獎。

看過各位評審的意見,大家可會想進一步嘗試創作。今年文學季創作坊由著名作家淮遠與關天林講授,歡迎對創作有興趣的朋友參加:

 

散文創作坊:居遊無定向

現代散文早已踩過新詩和小說的邊界,散文寫作正變得更加自由、愉快。

淮遠嘗試以居住及旅行為主題,引領大家享受無定向式散文書寫的樂趣。

參加者的作品除參與集體詩論,亦可能會編集成書。

導師:淮遠 (詩人、專欄作家。樹仁學院新聞系畢業,當過《70年代雙週刊》、《Playboy》、《Capital》等雜誌編輯,以及兼職講師。著有詩集《跳虱》、散文集《鸚鵡韆鞦》及《獨行莫戴帽》等八冊。)

日期:8 月 3、10、17、24 日(六)

時間:下午 1 時至 3 時

 

創作坊:框框聲——詩與攝影,駕御 IG

IG 有框、寫字有框、拍照有框,居住都有框。跳出框框之前,可以先試試框裡的自由,從方到圓,從寫詩到攝下影像,為平板或混亂的情景安設框架,在無形而有象的框限裡遊走,甚至棲身。

導師:關天林 (詩人,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畢業,上海復旦大學博士,曾任教於專上院校,現職《字花》執行編輯及寫作班導師。詩作曾獲大學文學獎、 青年文學獎,著有詩集《本體夜涼如水》、《空氣辛勞》。)

日期:8 月 3、10、17、24 日(六)

時間:下午 3 時半至 5 時半

 

如有興趣,歡迎報名:https://www.art-mate.net/doc/54244

查詢電話:2333 6967(嚴小姐)

電郵:[email protected]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