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完整的書評 聰明的寫法 — 香港文學季書評比賽長篇組評審紀錄

2015/8/31 — 18:05

香港文學季的書評比賽長篇組,以1949年以後的香港文學作品為評論目標,限4000-8000字,共收稿十八篇,並不算多,可見長篇書評的寫作,在香港風氣不強,需要長時間耕耘鼓勵。但三位評審,作家何福仁先生、評論人朗天先生、郭詩詠女士,認為普遍水準不錯,值得鼓勵。有數篇值得拿出來討論。

開首各評審先簡單講述一下自己的評審標準。何福仁表示,書評本身的言之成理,比所評的書之價值更為重要;他比較重視文章邏輯,必須一貫;使用學術術語、概念來闡釋的話,須要通達,能夠解釋術語的內涵。他也重視行文的流暢,能否自圓其說。

朗天指出,收到作品可能不乏學院功課,多數面面俱到,而創見不算很多。參賽作品比較著重分析,對於判斷是延擱及保守的,相當客氣,較少劣評——對此他是驚訝的,因為一般來說劣評反而容易突出評論者本身的能力。朗天本身精研西方理論思潮,他自言對於理論有選擇,例如使用女性主義理論他興趣較低;而他比較重視關懷香港、與香港意識有關的評論;不太傾向跨界的評論。

廣告

郭詩詠認為,這次比賽是在徵書評,故希望來稿不太像學術論文;既以書為主,作家通論式的文章也不太適宜;她比較重視立論的新意,不能只整理前人的論點,要能合理地論述新觀點。

接下來的討論流程是,評審先提供自己所挑選的獲獎及推薦作品(三至五篇);再集中討論有被重複選出的作品;再設一輪遺珠之拉票,評審可以就自己很喜歡但未受注意的作品拉票;最後得出獲首奬及推薦獎的作品。過程糊名。以下為突出作品之討論。

廣告

 

〈霧中的以太,從未完成——詩集《關於以太》評論〉

此文得到二位評審的青眼,何福仁則認為此文以前篇超現實主義的定義切入,列出四項定義,但後半篇則轉向分析詩作的用典,溢出了原有理論的範圍,而超現實主義本不講求用典,之間存在矛盾,理論不能貫徹,難以自圓其說。「另外看他引用的詩,似乎評論有點過譽。」他認為此文有趣、值得鼓勵,只是獲獎的話會受挑剔。

郭詩詠讚賞此篇不像功課,似乎是特地寫成,有誠意;她同意評論對作品有點過譽,認為前半篇略為生硬,後半篇比較流暢。

朗天則正是贊賞此文的評論比作品本身「大」,接近一種創作。朗天認為此文行雲流水,十分大膽,才氣橫溢,蓋過行文上的不通,以隨意聯想的筆力蓋過理論的一致性,以超現實的方向貫穿作者對詩作的理解,是個好的嘗試。這比其它一板一眼的書評更為突出。

 

〈自然的試探——韓麗珠《失去洞穴》〉

韓麗珠的《失去洞穴》出版月餘,是次比賽已經收到兩篇長篇書評、三篇極短篇書評,迴響明顯。

此文受兩位評審注意,郭詩詠挑選此文,覺得值得討論,但不甚同意其論點。此文以近年流行的自然書寫的概念去看韓麗珠的《失去洞穴》,作者提出韓氏以命名、寓言和情節,去試探香港式的自然書寫」,有別於一般以生態學知識為重的自然書寫,可以作為「香港式自然書寫」的範例郭詩詠認為,雖然此文並未能說服她韓氏的作品是一種「新的自然書寫」,但作者非常努力地去建立自己的觀點,很有勇氣。

何福仁認為提法有趣,值得鼓勵。但作者沒有界定何謂「香港式的自然書寫」及「自由書寫」。需要填補較多東西,發展下去可以提出一種新文體,可以發展下去。

朗天十分欣賞此文有新的觀點,論點突出,值得發展。朗天甚至說:「讀的時候不斷想像,如果讓我來寫會怎樣!」「一般的自然書寫是外在的,就外物書寫,但一個內在的自然,如道家所說的『內在自然』、『自然而然』,與外在自然的呼應。」此文意欲這樣推論,但語焉未詳,但其中的轉換切中重點:把自然內化,才有自由的可能。但提出的觀點可以一新耳目,又可提出香港的特色。

 

〈評三蘇《經紀日記》〉

何福仁提到此文,認為寫得不錯,有歷史整理,講到了三蘇的好處與不好處,「也只能寫成這樣了。」

 

〈不如試下認真再讀《我城》─ 論西西、潘國靈及謝曉虹《我城》中的城市想像及其主體〉

此篇受到二位評審的注意。朗天一直關注「我城」、「主體」問題;2005年「I-城志」潘國靈與謝曉虹重寫《我城》,曾引來廣泛注意,但缺乏比較全面的回顧和評論。此文立足於十年之後回看該次書寫,有一個時間高度的回溯性,重申城巿想像與城巿主體。雖然不算很新,但有歷史意義,在香港文學和文化討論上很有意義。

何福仁說2005年的重寫《我城》欠缺討論,第一次見到共論三篇連繫身份問題,討論很有意義,稍嫌點水蜻蜓,還可發揮得更好。

郭詩詠覺得組織方面可更好,後面稍嫌零碎,但很有趣。

 

〈廖偉棠詩的社會介入與中國傳統詩學關係初探〉

這篇在遺珠環節被選入討論。何福仁覺得立論太大,舉徐遲為例證很特別,徐遲寫詩,但以報導文學《哥德巴赫猜想》著名;文章以徐遲為例,定義一般中國詩人都基於愛國情懷,「但當時人未必一定如此」,聞一多寫〈死水〉之餘也在研究楚辭和唐詩,九葉派仍在思考文學與現實關係,「九葉派推崇的其實是艾略特、瑞恰慈等的現代主義,又同時面對國家的苦難,嘗試在藝術與現實兩者之間取得平衡,他們面對的挑戰更大。」文章中舉徐遲是為孤例,對比廖偉棠的寫作為解決現實與文學問題的新路,不夠說服力。

朗天喜歡此文超越「波希米亞論」來討論廖偉棠,因為廖本來就有兩層,但朗天不認為這是階段論,只是顯隱有別。但文章有助提升對廖偉棠的認識。能夠回到詩學傳統去討論文學書籍,可以推薦發表。

郭詩詠認為此文寫得不錯,但看來沒書評成份,因為論證後不能幫助認識書籍(《與幽靈一起的城巿漫遊》)本身,屬於作者通論較多。

 

〈「不合時宜」的小說、「不合時宜」的評論——讀韓麗珠《失去洞穴》〉

此篇受到三位評審一致注意。郭詩詠覺得這篇作者的風格較突出,寫得比〈自然的試探〉好,而且能以書作立足點去討論更大的問題,比較自由,不那麼學院式的一板一眼,只是連接可更緊密。

朗天認為這篇較〈自然的試探〉為佳,喜歡文章「不合時宜」這個概念去貫通全文,較為自然,概念也較易掌握,作品與觀念的關聯不錯,最後轉入本土,順理成章,水到渠成。

何福仁認為此篇言之成理,沒什麼可以挑剔之處;這篇寫新書,有「臨即性」,新鮮熱辣,贊成頒予推薦獎,得到其它評審同意。

 

 〈回憶裡的此處、那處、彼處──從本雅明「回憶」概念論《烈佬傳》的歷史書寫〉

評審一致認為此篇十分突出,三位評審一致推薦獲得首獎。

處女座完美主義的何福仁說,此文完整、周全,「我看了很多遍,想挑剔有何不足,都找不到。」文末講到是從個人到群體整全的呼應。本雅明的概念用得圓通。文字亦很不錯,「是一次愉快閱讀,幫我們理解到黃碧雲的作品,放在適當位置。」

郭詩詠同意此文甚完整,讀來明快,不拖沓。將《烈佬傳》與《追憶似水年華》對舉很有趣,文章前面可先建立兩部作品的可比性,或許會更清楚,但現在這樣漸次交代也可算是一種風格。

朗天認為是一次文本分析示範,細緻,照顧到各方面,在文本分析處入,結論出到本雅明的回憶概念,此概念亦是我們所熟悉的概念,附合時代感性,很適合。能夠雅俗共享,追求理論和宏觀的評審會喜歡,比較通俗口味的讀者也能明白。選的概念好,寫法很聰明。分明對獎項志在必得。

 

討論過程順利,朗天為〈霧中的以太,從未完成——詩集《關於以太》評論〉拉票失敗,共識達成順利,以〈回憶裡的此處、那處、彼處──從本雅明「回憶」概念論《烈佬傳》的歷史書寫〉為首獎,以〈「不合時宜」的小說、「不合時宜」的評論——讀韓麗珠《失去洞穴》〉為推薦獎。

附:各篇討論文章作者名表列,香港文學生活館將尋求園地發表各參賽作品中的優秀之作。

[首獎]李薇婷:〈回憶裡的此處、那處、彼處──從本雅明「回憶」概念論《烈佬傳》的歷史書寫〉

[推薦獎]鍾夢婷:〈「不合時宜」的小說、「不合時宜」的評論——讀韓麗珠《失去洞穴》〉

黃宇鵬:〈不如試下認真再讀《我城》─ 論西西、潘國靈及謝曉虹《我城》中的城市想像及其主體〉

李日康:〈自然的試探——韓麗珠《失去洞穴》〉

沐羽:〈霧中的以太,從未完成——詩集《關於以太》評論〉

吳偉明:〈廖偉棠詩的社會介入與中國傳統詩學關係初探〉

鍾美琳:〈評三蘇《經紀日記》〉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