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宗教改革五百年:奧地利捷克的一國兩制與捷獨失敗

2017/12/18 — 17:30

1517 年 10 月 31 日, 馬丁路德 (Martin Luther) 發表《九十五條論綱》 (Ninety-five Theses), 標誌著歐洲宗教改革 (Protestant Reformation) 的開端, 今年正好是五百周年。 而且, 宗教改革亦直接導致一百零一年後的宗教戰爭: 三十年戰爭 (Thirty Years' War, 1618–1648) , 明年正好是這場戰爭的四百周年。 筆者想趁此機會, 訴說一下宗教改革在歐洲掀起的重大變革。

宗教改革的起因

在十六世紀之前, 羅馬天主教廷 (Roman Catholic Church) 一直是基督教在西歐的唯一世俗代表。 但是, 當時的教皇絕對不是今日我們所稱的教宗一樣(兩者在歐洲的稱呼一樣, 只是在中譯上有分別), 只住在佔地 0.44 平方公里的梵蒂岡, 只有打嘴炮的能力, 而是手握意大利中部大片土地, 有著自己的兵權, 且收取來自整個天主教西歐的奉獻, 甚至能夠號召整個天主教世界打倒不合意的統治者。 [1]

當然, 「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化」, 再加上, 這世界沒有人嫌錢多。 於是, 教廷逐漸創出很多不同的財路。 最為人熟知的一種就是贖罪券, 讓信徒透過付錢來換取教皇赦免罪行 [2], 免得死後下地獄受罰。

廣告

不過即使是當時的人們, 也不難看出這根本是賺錢的藉口, 甚至教會之內都有很多虔誠之士看不過眼, 馬丁路德就是其中之一。 於是他發表了《九十五條論綱》, 嘗試勸止發出贖罪券的美茵茨大主教 (Archbishop of Mainz) 。 豈料這旋即引起軒然大波, 甚至有教士要求對路德處以火刑, 路德最終在 1521 年被逐出教會 (excommunication) , 從此與天主教廷決裂。

「教隨國立」

馬丁路德的文章很快在德意志地區廣泛流傳, 甚至獲得不少有權勢的貴族的支持。 1546 年, 馬丁路德逝世後, 神聖羅馬皇帝 [3](下稱皇帝)查理五世 (Charles V, Holy Roman Emperor) 開始與路德教派 (Lutheranism) 的統治者交戰, 尋求恢復天主教唯一的地位。 但是, 由於戰事膠著, 最終皇帝只能讓步。 1555 年, 皇帝與路德教派諸侯簽訂奧格斯堡和約 (Peace of Augsburg) , 當中最重要的決議, 就是「教隨國立」 (Cuius regio, eius religio) , 即德意志地區的二二四名統治者可自由選擇天主教或改信路德教派, 而被統治的人民必須跟隨統治者的宗派(或者不喜歡可以移民)。

廣告

但是, 馬丁路德不只建立了路德教派, 同時啟發了很多其他的改革派系的出現, 例如加爾文派 (Calvinism) 。 然而, 奧格斯堡和約卻只允許領主改信路德教派, 這些其他宗派仍然屬於非法。 再者, 路德教派的領主亦深知皇帝只是暫時受挫, 新教聯盟仍然與皇帝持續對峙, 戰爭仍然如箭在弦。

奧地利與捷克的「一國兩制」

至於捷克地區, 在當時稱為波希米亞 (Bohemia) , 早在馬丁路德之前一百年, 已經經過自己的宗教改革: 波希米亞改革 (Bohemian Reformation) 。 但是, 在獨力難支的情況下, 很快被天主教廷打壓下去。 1415 年, 改革的領導者胡司 (Jan Hus) 被天主教廷處以火刑。 胡司的犧牲雖然在捷克激發起大規模起義, 但最終仍然事敗, 只能臣服天主教廷。

時至十六世紀, 捷克成為了皇帝直接統治之下的地區。 但是, 皇帝的大本營位於奧地利, 一直只有派遣欽差大臣(地位有如行政長官)代為管理捷克。 雖然在「教隨國立」的原則之下, 天主教的皇帝有權強迫捷克的胡司教派教徒 (Hussites) 改信天主教。 但是, 多任的皇帝為了國家穩定, 一直沒有予以實行。 於是, 捷克一直保持著「一國兩教」的獨特地位。

1617 年, 年老的皇帝馬蒂亞斯(Mattias, Holy Roman Emperor)把波希米亞的王位讓予兒子費迪南。 費迪南是個狂熱的天主教徒, 於是一心要將天主教帶回捷克。 另一邊廂, 捷克的貴族受到宗教改革的鼓舞, 自然希望讓胡司教派也能成為獲承認的教派, 並且讓捷克脫離天主教皇帝的控制。

捷克獨立戰爭

1618 年, 費迪南下令禁止胡司教會在皇家的私有土地上建設, 受到捷克新教勢力的反對, 費迪南竟然因此把議會解散。 5 月 23 日, 四名欽差大臣(四名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和三位司長? 讀者們自行腦補吧)在捷克首都布拉格 (Prague) 的議會議事堂與新教勢力會面。 一名新教貴族不知從何拿出費迪南的信件, 指費迪南下令處決新教議員, 並懷疑是受到欽差大臣的教唆, 議員們於是要求幾位大臣當面解釋。

其中兩名大臣因為信仰虔誠、 為人正直, 獲議員相信與事件無關, 然後被趕出議事堂。 但餘下兩位大臣和他們的秘書就沒有這種幸運了, 他們被憤怒的捷克人從三樓二十一米高的窗口拋了出去, 這幫捷克人然後宣布捷克獨立, 稱為「布拉格拋窗事件」(Defenestration of Prague) 。 (別誤會, 筆者絕不鼓勵大家對我們的特首作出這種事來。 )

大家不需為被拋出窗外的三人感到擔憂, 他們竟然沒有大礙, 天主教一方指他們是受到「天使的拯教」, 其中一人還獲皇帝封為「高飛男爵」 (Baron of Highfall) ; 新教一方則指是因為他們跌入了屎坑。

捷克人明白只靠捷克一地的力量, 絕對不足以與奧地利的皇帝抗衡。 於是他們選出了新教聯盟的首領, 加爾文派的萊茵河帝國領地伯爵腓特烈五世(Frederick V, Elector Palatine)為波希米亞國王, 期望能拉攏到外國勢力為自己撐腰。 不過他們大概沒有預料到, 這一著最終導致一場席捲全歐洲的世界大戰。

三十年戰爭

獲得王位的腓特烈五世, 對富庶的捷克地區垂涎欲滴, 於是立刻出兵相助。 同為新教的英國和荷蘭, 也派出了數以萬計的「義勇軍」。 1620 年, 統治匈牙利東部, 也是信奉新教的特蘭西瓦尼亞親王 (Prince of Transylvania) , 在鄂圖曼土耳其 (Ottoman Empire) 的援助下, 入侵奧地利所統治的匈牙利。 而土耳其的死對頭波蘭和同屬天主教的西班牙, 見此形勢, 又旋即投向奧地利一方。

法國雖然是天主教國家, 但一直把西班牙和奧地利視為大敵, 所以一直暗中對新教聯盟給予金援, 卻不敢貿然出兵。 新教國家丹麥和瑞典, 分別在 1625 和 1630 年, 在法國援助之下, 乘機入侵覬覦多時的德意志地區北部, 但是兩次入侵皆告失敗。 法國見此狀況, 終於按捺不住, 在 1635 年正式加入戰爭。

1648 年, 在多方俱疲之下, 交戰多國簽訂威斯伐利亞和約 (Peace of Westphalia) 。 宗教方面與百多年前基本無大改變, 仍然是「教隨國立」, 只是加爾文派也獲承認。

戰爭持續三十年, 對德意志地區造成嚴重破壞。 據統計, 德意志地區的男性人口足足減少一半。 單是入侵的瑞典軍隊, 就把一千五百個城鎮和一萬八千條村莊夷為平地。 作為戰爭主要目標的捷克, 受到戰事、 疫症、 飢荒和對新教人口的驅逐, 人口減少了三份之一。

這一切的殺戮, 連為哪個神而戰也不是, 只是同一個宗教之間的教義之爭。 至於當初鬧獨立的捷克呢? 交戰各國由一開始就只顧自己的利益, 早就把這個開戰的藉口忘記得一乾二淨。 捷克依舊處於奧地利的統治之下, 胡司教派繼續被打壓。 歷經整整二百多年後, 奧匈帝國 (Austro-Hungarian Empire)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兵敗, 因而迅速崩潰, 捷克才終於在 1918 年, 拋窗事件發生剛好三百周年之際, 獨立為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國 (Czechoslovak Republic) 。

但好景不常, 捷克斯洛伐克在 1939 年被納粹德國吞併, 作為盟友的英法兩國竟然坐視不理。 到二戰結束, 捷克斯洛伐克又被納入蘇聯的勢力範圍, 成為附庸之一, 直至 1989 年才得以獲得政治上的獨立。

註:
[1] 而且西歐有很多地方, 特別是德意志地區, 教廷的神職人員會兼任該片領地的統治者。 這樣的領地稱為「主教邦」 (Prince-Bishopric) , 統治者稱為「采邑主教」(Prince-bishop) 。
[2] 這裡的「罪行」指天主教教義裡的罪 (sins), 而非法律制度裡的罪。
[3] 神聖羅馬帝國主要領土範圍是德意志地區, 皇帝之下有二百多個封建領主。 神聖羅馬皇帝是天主教世界最高級的世俗統治者, 地位僅在教皇之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