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帥

楊天帥

心地善良是十分重要的。https://www.fb.com/yeungtinshui/

2015/2/4 - 16:03

官恩娜

圖:官恩娜 facebook

圖:官恩娜 facebook

先祝官恩娜新婚快樂,開開心心白頭到老。

官恩娜結婚了,可惜新郎不是我(當然)。據說兩位新人是在 Speed Dating 公司舉辦的一次二人晚餐認識。唔好講笑,我都同官恩娜二人晚餐過,好多年前咯(吐煙)。不過今次先不談這事,談另一件。

有別於周杰倫被批 bad taste(不只是我這樣說),官恩娜的結婚照幾乎沒有一把聲音說不好。當然,老公是法國人,也為她在巴黎影婚紗相提供了合理性。不過官恩娜結婚真正令人感受到那種幸福的,與其說是照片上的浪漫巴黎,莫如說是它呈現的一種親密感。一對夫婦,穿最簡單的禮服婚紗,在河邊牽著雙手,沒有古堡沒有白馬,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 image ,幾乎香港任何一對夫婦都有的婚紗相。這是簡單愛,它反映了結婚不是一個 show,而是他們兩個人的事。正係周杰倫一曲:

廣告

我想就這樣牽著妳的手不放開
愛可不可以永遠單純沒有傷害
妳靠著我的肩膀
妳在我胸口睡著
像這樣的生活 我愛妳 妳愛我

而 Jay 本人,則要唱這一首歌先得:

你當我是浮誇吧 誇張只因我很怕
似木頭 似石頭的話 得到注意嗎
其實怕被忘記 至放大來演吧
很不安 怎去優雅
世上還讚頌沉默嗎
不夠爆炸 怎麼有話題 讓我誇 做大娛樂家

其實除了一張婚紗照外,翻看報道,低調確是官恩娜整場婚禮的方針──事實上這也是香港年輕一代大多數的方針:婚禮簡單就好。酒席愈少愈好,唔擺酒更好,旅行結婚最好。浮誇婚禮在香港市場愈來愈小,就算有,大多只為滿足上一代而做。

上一代仍然有好多人認為結婚應該舖張,只因對他們來說,結婚不是兩個人的事,而是社會的事。美國文化研究學者 Elizabeth Freeman 2002 年有著作 The Wedding Complex 一書,就認為婚禮這東西其實是一種表演與儀式 (ritual) ,真正目的不是結合二人,而是告訴世界,二人結合了,正正就係周杰倫個 case 。而官恩娜呈現的,則剛好是一個反例子。

當結婚是社會的事而非個人的事,結果就是社會自動附加給新人一種制約。這制約強勁過結婚戒指,因為從此相親相愛或者家嘈屋閉,就不再是兩公婆二是大家的事。Everyone is watching you。然而現在的年輕人呢?隨著個人主義日益流行,結婚回到兩個人之間,simple and personal。於是社會附加的制約力量被削弱。也就是說,那種勁過結婚戒指的約束力,不在了。利申:我絕不是在詛咒誰會離婚,but as a matter of fact,世界各地許多城市都有離婚率增加的趨勢,香港也不例外。2013 年以每千名人口計算,粗離婚率 (crude divorce rate) 是 3.1 人,差不多是 1991 年的三倍。箇中原因便是由此而來。

離婚好不好?嘩仲使問,當然我愛你你愛我,白頭到老最好。不過如果兩公婆有日變成世仇,好似≪來生不做香港人≫呀大妹同張總咁,離婚又不失為一件好事。好與不好,睇情況,睇人,難一概而論。不過作為現象,我們的社會就是經歷這樣的轉變。

官恩娜貼出結婚照時 caption 有這一句:L'amour, c'est pour toujours ! 意思是「愛是永恆。」愛是永恆當然最美麗,不過事實是大家都知道,愛大多數時候不是。所以我更喜歡網民 Jean-Claude Techer 在照片底下留言那一句: L'amour est éternel, mais pas longtemps.「愛是不朽,唯非長久。」儘管難聽,卻真實,又仍不失窩心。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