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客家 Rapper:留住遺忘的樂章

2015/5/22 — 15:30

【文:劉振瑛;圖:香港電台】

「當做婦人家 成日做牛又做馬……」這首歌曲內容看似粵語長片的橋段,是劉福嬌年少時創作的客家山歌,也是她當時做妹仔的生活寫照。八十五歲的劉福嬌,雖然識字不多,但隨時可以即興用客家話說唱生活體㑹,可說是港版饒舌歌手。然而,隨着懂說客家話的人買少見少,唱客家山歌的人更加所剩無幾,這些歌謠或許會逐漸失傳。

劉福嬌經常歌不離口,被稱為「客家山歌皇后」。

劉福嬌經常歌不離口,被稱為「客家山歌皇后」。

廣告

走在凹凸不平的石板街,劉福嬌哼着山歌,回想童年時跟姊姊玩泥沙的快樂時光,同時也勾起她與家人失散後的悲痛回憶。她不是客家人,本來在中環出世,直至九歲,由於日軍入侵香港,爸爸帶著她和幾姊妹回家鄉,因路途遙遠,又不夠糧食,途經深圳便丟下劉福嬌,被一戶客家人收養。「那時做妹仔,經常被打罵,我想到別家的女孩生活幸福,自覺很淒涼,不開心便唱山歌。」自此她在深圳長大,講客家話,唱山歌成為她自娛的活動。

廣告

19 歲那年,劉福嬌的悅耳歌聲,吸引鄰村的看牛小子,兩人對唱山歌訂情,結成夫妻。談及六十多年前的邂逅經過,她甜絲絲地唱出當年的訂情山歌:「那時他唱山歌佔我便宜,我便回他一段歌『阿哥哥 你唔好想我想咁多 阿妹好比飛來竹 唔知落在哪條河』﹐對唱了幾首歌,他便有心理準備,找了媒人來我家提親。」

劉福嬌與丈夫因山歌對唱而相識。

劉福嬌與丈夫因山歌對唱而相識。

劉福嬌結婚不久,適逢內地搞人民公社食大鑊飯,由於吃不飽,穿不暖,於是她帶著子女偷渡來香港。本來很少人知道劉福嬌懂唱山歌,直至1989年劉福嬌參與集會反對萬宜水庫興建越南難民營,當眾即興唱山歌諷刺政府,這個港版饒舌歌手頓成傳媒的焦點。時至今日,劉福嬌仍然關心社㑹時事,由九七回歸,以至近期社㑹出現反對自由行及水貨客的聲音,都成為劉福嬌創作的題材。

山歌一直陪伴著劉福嬌成長、結婚生子,成為她的生活一部分。劉福嬌每周風雨不改出席山歌會,致力保存和推廣客家山歌,可惜跟她即興對唱的拍檔愈來愈少,山歌會參加者大部分都是七、八十歲的長者。惟獨有一個年輕人經常來捧場,他叫張國雄,是專門研究客家山歌的學者。

劉福嬌與張國雄在大埔山歌會認識。張國雄計劃出版有關客家山歌的書籍,向這群港版饒舌歌手致敬。

劉福嬌與張國雄在大埔山歌會認識。張國雄計劃出版有關客家山歌的書籍,向這群港版饒舌歌手致敬。

過去十多年,張國雄一直收錄包括劉福嬌等客家山歌手的歌聲,他估計在本港仍能即興說唱的歌手只剩下數名長者。為了保育這些本土文化,張國雄決定自學所有客家歌謠,參加客家話班進修,借機在課堂上推廣客家山歌,希望啟發其他學員透過山歌學客家話。這次課堂體驗,張國雄對承傳有另一番體㑹,「客家話班的學員不一定是客家人,令我很感動。如果他們懂說客家話,客家文化可以延續下去,這樣承傳可以更加闊。」

本地客家山歌僅靠口耳相傳,張國雄寫下曲譜予以記錄。

本地客家山歌僅靠口耳相傳,張國雄寫下曲譜予以記錄。

要保留歷史建築的一磚一瓦,相對容易,但對一些無形的傳統文化很容易會忽略,或許即將失去時才會突然變得可貴。近年社㑹不斷出現保育及活化的聲音﹐希望客家山歌不㑹變成遺失的樂章。

一連十集的香港電台電視節目《香港故事 ── 音樂‧人間》,十個人物以第一身的角度帶觀眾進入不同階層人士的音樂世界,雖不算顯赫的著名音樂人,但看似平凡的人生卻因著音樂而變得不平凡,他們的故事透過音符落入人間,產生的觸碰而引發的共鳴,化解人與人之間的隔膜,建立自己,建立別人。第四集【遺忘的樂章】將於 5 月 23 日(星期六)晚上 8 時至 8 時 30 分在港台電視 31 及亞洲電視本港台播映;港台網站 tv.rthk.hk 及流動應用程式 RTHK Screen 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敬請密切留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