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宮室建築與一般建築的距離

2015/12/19 — 14:09

夏商宮室建築中,一般都有「奠基坑」或是「奠基石」。在許多宮室遺址裡都看到類似的現象。扶風出土的「奠基坑」比較人道,裡頭埋有大約四十條狗。鄭州商城有一個奠基坑是最恐怖的 — 許多與商朝有關的現象都很恐怖 — 裡面埋了四個人,年齡大概是從十五歲到二十二歲,據後來的研究推論,這些人絕對不是死後埋下去的。以活人埋進奠基坑,有其特殊的意義與功能。

從宮室建築中的奠基坑,我們了解到在那個時代,夯土的進行應該帶有某種的宗教上的神秘意義。伴隨著夯土的進行有特殊的儀式,而且顯然是需要用到「殉」的儀式,需要以生命為獻。

鄭州商城的 奠基坑就是用了「人殉」。甲骨文有很多關於「人殉」的記錄,數字最大的牽涉到兩千個「人殉」。商人那麼大手筆,可以一次以兩千人為「殉」,我們不敢說商人真的那麼殘酷,但我們確知夯土會用到「人殉」的儀式。

廣告

農業發展、工具精進帶來這個循環:戰爭、掠奪,把別的聚落的人搶回來,有了夠多的人,就可以築牆;築了牆,可以有效保護自己,別人無法來攻擊我,我更可以更無忌憚,去侵奪更多的其他聚落,綁來更豐富的人力,做更多的事。維持這個循環,涉及一個關鍵因素,就是要能從奴隸身上榨取出勞動力,要能有效管理奴隸。

在這個脈絡下,奠基坑的現象就比較容易說明了。奠基坑是對實際執行夯土工程的奴隸,巨大且實質的恐嚇,以死相嚇。顯示了奴隸主取奪奴隸生命的權力:你們的生命控制在我手中,你們乖乖築城才能活下去。

廣告

這也部分就解釋了為什麼要有祭壇,以及為何夯土也運用在祭壇上。因為祭壇 — 如果就商朝的例證來看 — 最重要的是祭自己的祖先,祭自己祖先最重要的就是要展示:我能打贏你,你該聽我的。我們之間誰強誰弱,是由超越的力量決定的,是在另一個領域中,我的祖先比你的祖先強 — 我比你強,已經證明了這一點 — 那你就不要妄想有一天,你有機會可以拿我怎麼樣。

夯土必須運用龐大人力,人力來源和掠奪的奴隸有關,因而夯土也就具備了高度社會區劃的象徵意義。祭壇援引祖先的超越權威,展現給築壇的奴隸人口看,作為讓他們馴服的重要手段。宮室建築也不只是有財有權的人要提高自己的生活水準,而是也有著高度的炫耀、威嚇的意義。宮室建築必然是稀有的,又必然是很難建造的。

出土的宮室建築基址幾乎都是方正的,中國人很早就注重方位,因為方位牽涉到祭壇的一個功能 —「授時」。授時是一種與農業有關的季節觀察推衍,作用在於估計農作物的播種和收成的最佳時間。要能授時,真正依賴的不是祖先降乩,而是透過方位觀念掌握季節變化。

在甲骨文裡有「授位」官名,商朝遲至武丁之後,朝廷裡有專門管方位的人。要測出精確的方位,在上面立起嚴格的幾何形狀建築,難度是很高的。而且宮室建築要有很嚴密的夯土基礎,才能讓柱子立起來,柱洞可以在地底留了幾千年,至今出土時仍然清楚明白,可以想見其工程的嚴謹程度,而且我們可以從出土柱洞還原出當時柱子驚人的承重能力。

這一切都是為了讓宮室建築與一般的建築拉開距離,一段可望而不可及的巨大距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