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家家有本秘密恐怖經,卻不保證拍出來令人心驚 —《祖孽》(Hereditary)

2018/9/11 — 19:07

(含劇透)

幾個月前在香港上畫的印尼賣座電影《凶鈴契約》(Satan's Slave,2017),故事其實和《祖孽》如出一轍——母親/外祖母信奉邪教崇拜惡魔,死後禍延(孫)子女,邪靈要附身復活,家人終日惶惶設法自救,兩部戲最大不同只是宗教基礎有異,而且前者是典型恐怖片,五分鐘一小嚇十分鐘一大嚇,終幕時家人團結逃出生天,後者刻意不走 “jump scare"套路,以心理描寫為主,故事神秘曖昧,邪靈謎團到最後才有正式說明,圖以氛圍取勝,而最終更是一片絕望,無人能夠倖免。《祖孽》導演首度拍攝長片(原來僅三十出頭,很年輕),據說參考過的恐怖片傑作包括《魔鬼怪嬰》(Rosemary's Baby,1968)、《血光鬼影奪命刀》(Don't Look Now,1973)等,無疑是向難度挑戰,雖然廣獲盛譽,但其實評價兩極;我則認為影片未能發揮劇本潛在的價值。

《祖孽 (Hereditary) 》劇照

《祖孽 (Hereditary) 》劇照

廣告

撇除嚇人技法與整體氣氛的取捨與精麤,恐怖片最常/最易令人心慌的套路,一是喚起觀眾罪己的內疚感(誰沒做過虧心事?有多少人完全不怕沒有報應?),二是無定向找尋無辜,使人深怕突然如墮宿命避無可避(瘟疫、喪屍片是類型延伸)。家人的牽絆難以割斷,長輩不為人知的秘密竟是噩夢的開端,如果鋪墊得宜,其實可兼得兩者之「怖」,反之就顯得與己無尤(落街撞鬼的機會總比家人拜邪神大得多?),心有所隔,就不易被嚇。《祖孽》的邪教「謎團」在同類影片中不算新鮮,導演在片中暗藏的種種符號縱有一定解讀趣味,其實並無多少深度可言,導演如欲走破格路線,倒不如去得更盡,前半完全摒除恐怖片元素,例如那幾乎沒停過的詭異配樂(低手才這樣用聲音提示吧),又如那一出場已感到不對路的邪教教徒,一記嚇人招式、角色都不出現,直如拍一套迷離版《受影響的女人》(A Woman Under the Influence,1974),更強調這家庭互不信任的疏離感、女主角瀕臨崩潰的抑鬱情緒,最後才突然轉入靈異凶局,或能兼得兩者之怖(疏落至親的愧疚,與及心理生理互相影響的常見都市病態)。

廣告

現在影片予人的感覺,是家庭關係拍得尚可(眾演員表現尤佳),對恐怖片迷來說卻不滿足。女主角是微型立體裝飾藝術家,她按真實見聞造的小屋內景,雖能喚起觀眾被監視、被控制的感覺,始終在影像上想像得不夠(例如真假內景的虛實互動變化,除了開首由模型轉入睡房一幕,就沒有更多發揮,預告片卻令人有更多恐怖想像),未能呈現邪教成員之無處不在,又或邪靈無可與抗的強大法力。至於家人互不溝通的情狀,本來還可衍生更多可怕情節,例如起初我還以為丈夫也是邪教一員,不告訴妻子母墓被盜是暗中有圖謀,豈料到最後才發現他也是待宰羔羊(同理,長子見妹妹慘死,既不敢望屍,回家竟然逕入睡房沒告訴家人,雖然可從創傷心理、不知所措的角度了解,但我初時也有懷疑他是否早知道甚麼),又例如女主角的夢遊症到底是與生俱來還是邪靈影響,這在子女心中留下的陰影到底有多大(除了平時互不理睬,最後在飯桌上爆發互罵外,並無更多描述——他倆對母親難道沒有更深更外顯的疑懼嗎?),這些情節漏洞留下了太大空間,卻沒有擴闊觀眾想像,而是覺得導演語焉不詳不懂脫鹿角,既未能使影片盡可能地陰森駭人,在心理描寫上也未如真正經典般刻骨銘心。

導演自言研究過邪教文化和儀式,卻不知(又或是故意不用)儀式規條是推動恐怖片氣氛的重要元素,例如《午夜凶靈》(Ringu,1998)看完錄影帶後七日身亡這「定律」本身並沒道理可言(因此在後來的續集中就曾改設定為其他日數),但這制約是營造觀眾期待/恐懼的關鍵(如敘事上每過一日,心理上越恐懼,情節上越可怕)。《祖孽》的邪靈要附身復活,要滿足甚麼條件?倘若先死幼女再死長子就成,母親的角色是甚麼?是否不論方法,只要弄死了子女邪靈就可以復活,還是必須誘使他倆自殺,如探頭出車窗和跳樓才能附身?父母假如是必須致死的祭品,不是應早就屢呈異象、晚晚見鬼,逼得兩人早日精神崩潰中咒(就如《凶鈴契約》),而非像父親般,最後才莫名其妙突然自焚而死,毫無邏輯先兆(至少也要說明觸引陰間靈界的機制吧。例如母親被唆使親自唸出禁咒,是否完成儀式的必要條件之一?)。當然可辯說「莫名其妙」更顯「避無可避」可增強恐怖感,而這也是本片要旨(「祖孽」難違,做甚麼也改變不了),但太過莫名其妙,美其名是神秘懸疑,其實是導演舉棋不定,貪多務得,搞不定影片的基調。結果全家人死了,卻幾乎都不知發生過甚麼事,看到最後,無疑是心寒了一陣(母親邪靈上身後的模樣有點像《午夜靈異錄像》(Paranormal Activity,2007)的結局),但看完後不禁想︰哦,對不起,我相信祖上不拜邪教,夜半也不怎麼驚怕;何況派蒙(Paimon)重臨人間,再是可怕,也比不上現實的邪惡政客/政權,殘民虐人,令世間更不安寧呢——這方面《凶兆》(The Omen,1976)的結局可比《祖孽》內涵更深刻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