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家族

2015/12/2 — 10:51

我們每天都把吃剩的飯菜餵旺財,但他老是吃不飽,找著機會便從門縫鑽出去。菜園子趙家怕他偷菜偷蘿蔔,便灑上一點希望毒他不死的農藥。
旺財給毒了幾回,真的沒有被毒死,膽子還是跟他的塊頭一樣大。我們日夜把園門關得嚴嚴,還是給他溜了出去。一次他蹭回來時終於倒下來,白沫吐了一地。我們把半瓶生油硬生生灌進他胃裡。見他出氣多,進氣少,節儉慣了的母親橫心一把搶過生油,把它灌得一滴不剩。

旺財終於活轉過來,以後見園門敞開即狺狺哀嚎,腳爪不斷刮磨水泥地面,流血也不知痛。多利是他母親,默默在他身後走出園門,消失在菜園子多荊棘的籬笆背後。
她回來時肚子劇痛,躲在屋角狂吐不止。當她把最後一片蘿蔔連同一把嚼得稀爛的山草吐了出來,她的孫兒阿黑,正好完全進入母親產後進補的瓦煲。柔軟的白肉滾滾化開

來,跟他新起的名字毫不相稱。多利默默走過廚房繞過瓦缽嗅過堆疊的骨頭,臨出門前再給門邊哀嚎的旺財舔傷口。

廣告

 

2004年8月24日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