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容祖兒仍未找到「如何做回自己」的答案

2018/11/12 — 20:35

容祖兒《答案之書》

容祖兒《答案之書》

將音樂流派比喻為武功門派,容祖兒可謂曾試圖學習或使出少林、武當、峨眉、昆侖、崆峒、華山等派系的劍法、拳法、掌法,來實現稱霸武林的終極目標!可惜容祖兒並不是蕭峰那樣的天生武俠奇才,能一學就懂、一懂就可以精通各種的武功招式,且她在00年代中期、後期的時候,為了表現她的「百變」,顯得有些急進。所以容祖兒於當時耍出來的功夫,很多都有形無神、根基不穩,仿如為光復峨眉而誤入歧途去修煉《九陰真經》的周芷若,漸漸失去自我,甚至是走火入魔!

但經過不斷的探索再探索,容祖兒的專輯還是得到些改進:2011年的《Joey & Joey》,終於在多元曲風的「融合」問題上取得了突破;2013年的《小日子》,更是她令人聽得較為舒服的唱片之一;而2016年《J-POP》所使出的招式,又沒有像她從前唱片般雜亂無章,並體現了專輯策劃、製作上的重要性,和容祖兒音樂sense的有所提高(卻仍未到「開竅」的境界)。

作為要繼續進攻國語市場的新作,《答案之書》一開局就已經重拳出擊、來勢洶洶。你聽聽《優秀》的Intro就知道,是多麼的大器,可這種大器又有點像強國金碧輝煌的裝潢風格,顯得俗氣或土氣;而《優秀》副歌的編曲也是很Skot Suyama (陶山)式的,可以在他為林宥嘉創作的一些作品中嗅到類似的氣味,並沒有多少新鮮感產生。

廣告

復古的又具侵略性的搖滾《亞亞亞》,乘著這進攻攻勢,揮舞了較重型的屠龍刀般,鼓擊生猛、編排上有心思(特別是2分17秒開始的變換),以為能給到樂迷驚喜,誰知馮翰銘炮製的音樂,卻有抄襲Bruno Mars - Runaway Baby的嫌疑;而Intro充滿童趣的《綁夢》,又卸去了前面兩首的「重擔子」,逍遙如走著凌波微步,編曲如馬戲團似的繽紛,具紓壓的功能,跟作詞的魏如萱,其本身天馬行空的音樂風格很是match!

廣告

《答案之書》的開頭三炮,像帶起了氣氛,希望能令人提神,但承接的歌曲,又瞬間沉靜下來,猶如喧嘩過後獨自檢視自己、聆聽內心的聲音。《孤單喧嘩》的旋律雖然容易「入屋」,可那俗套地加上了弦樂的前奏,就已經像提早地告訴大家知道,此首會繼續再用我們聽慣聽熟的陳舊音樂招式,來達至煽情的效果。《容光》延續的抒情歌路線,也是「順耳」得很,可這有好與不好之處:好的地方,是符合到容祖兒的「K后」特質,她駕馭純熟,不用使出些怪異招數就能征服歌迷;然而不好的地方,是歌曲的「樣板化」問題依然存在(尤其是副歌部分),很容易地就使到聽眾,會有種「又是這樣」的認為。

我想製作團隊也意識到,慢歌佔了「大半壁江山」的《答案之書》,會出現不溫不火的毛病;因此不太似常見K歌的《幸福不急》、《單人遊》,起到了調節作用。而前者慵懶的藍調味,一如令人墮進老酒館打烊的午夜時分,且Joey的演繹情緒到位;《單人遊》頗像方大同寫的作品,連填詞的也是周耀輝,歌名亦令人聯想到《四人遊》、《三人遊》、或是《二人遊》;馮翰銘編曲的主題歌《答案之書》,帶來了如同在人生宣紙上畫出成長水墨畫的意象,它的前段空靈,好比玉女素心劍法的「清飲小酌」、「小園藝菊」之劍招,姿態飄飄若仙;後段逐漸加大力度的鼓擊,猶像男子使出的全真劍法參與,雙劍合璧、陰陽結合,證明了所謂的慢歌,也能夠有強大的威力!

由林家謙/鍾舒漫/徐浩作曲的《長大》,仿如回到了紅塵,但卻更能夠貼近聽眾、引起共鳴。而要喚醒過去情緒、尋回初心的《剛好》(還特意找回《獨照》的作曲人賈立怡來創作),是一首較為私密的歌,Joey開始演唱前的呼吸處理,有效地增加了這私密的感覺;可是歌曲後段為了製造完滿的ending效果,所加進的"Lalala"和聲,就有點畫蛇添足。 

在金庸的《天龍八部》中,逍遙派掌門無崖子花了多年時間方擺出「珍瓏棋局」,並命弟子蘇星河當擂主,邀請天下英雄前來破解。但參與挑戰的各路高手卻一一敗陣,每個人的性格弱點,都於棋局內暴露無遺。譬如復國狂人慕容復,會將棋局上的白子黑子都看作了將官士卒,「東一團人馬、西一塊陣營,你圍住我、我圍住你,相互地糾纏不清」。唯有沒太多掛礙的虛竹,能閉目下棋,殺了自己一大塊白棋後,局面頓時開朗。

而過去仍是注重要有變化、突破的容祖兒,也如慕容復一樣,迷困於棋局之內,難以自拔。可是新專輯《答案之書》,並沒太過追求外在形式上的刷新,有能像虛竹跳出局面去下棋般,繼續擺脫了曲風需豐富的定勢製作模式,令音樂似被抹去濃妝的感覺,也更能把焦點放回到自己身上。不過我們都知道,現階段仍糾纏於樂壇獎項爭鬥的容祖兒,又怎會甘心只想做亞軍、或怎能全身「跳出」,去做一張更為純粹的作品?整張唱片依然有不少的計算,但最大問題是仍未塑造到容祖兒的國語音樂形象出來,專屬感不強、性格不突出,「任何人」去唱當中的一些歌曲都有可能「成立」,甚至連Joey要尋找的那個曾經的自己,也都是「模糊」地存在過。

首選:答案之書、剛好
評分:6.9/1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