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容祖兒《J-POP》:擁抱「新貴」,未忘「舊愛」

2016/7/11 — 12:29

唱了那麼多年歌,容祖兒仍是不斷地有自己音樂上的追求,她的《Ten Most Wanted》和《In Motion》是其「肯嘗試」的代表之作,而《Joey & Joey》,卻能將混雜的曲風被處理或「砌」得更好;於追求音樂性要變化多端的階段之後(05年至12年),容祖兒及她的幕後似乎懂得了風格「統一」的重要,新作《J-POP》盡量與歐美POP接軌,捨棄一些陳舊的衣裳,換上較時尚的服裝,是Joey出道以來,最流暢的唱片之一。

一向較為「離地」的容祖兒,這次卻稍為貼近了當今時勢,林若寧填詞的《黃昏點唱機》在提及了佔中(見證這個時代去到金鐘)及"This city is dying"之外,也致敬了不少粵語歌曲(《有心人》、《愛慕》、《下一站天后》、《心急上人》、《夕陽無限好》等),和帶你「重遊」了香港很多的地方;總之《黃昏點唱機》是一首很「香港」的歌曲,但音樂上採用了Nu-Soul來做基底(非傳統Canto-pop),帶給人較放鬆、慵懶或有點倦意的感覺,符合「黃昏」的想象畫面。而這首以諧和的音樂,希望去製造諧和的「美景」,似乎寓意了縱然現在亂糟糟的香港,其實亦都有其值得大家留戀的一面,並通過最後一首的回應,去強調了呢度,依然係我們所愛之地。

容祖兒的《J-POP》,收錄的多數是非容氏典型的流行作品,《Gotta Get High》猶如Pharrell Williams的《Happy》般令人情緒高漲的律動感;《我好得閒》別出心裁的編曲(「衝呀衝」那段用了爽快、緊緻的扭聲effect,到鬆下來、變得「得閒」的那段又加入了自由奔放的琴音彈奏),以及它帶著類似70、80年代,《愛到你發狂》式的搞怪風格(「我今晚聽晚呢晚嗰晚 邊晚都得閒…」);再有是《鴛鴦襪》的Funky節奏(也是很70、80年代,林寶的詞令人想起林敏聰天馬行空的創作),和《閃光彈》四射奔流的舞曲,讓《J-POP》大多數時段都聽得人心花怒放,充滿著正面的能量。馮翰銘繼《小日子》之後,再次執掌容祖兒的大碟,也顯得更放膽地在這位「天后」身上,去做自己想做的音樂;值得一讃是,Alex Fung能將Joey變得更加「陽光」,能將Joey變得更受同志歡迎,他操刀下的《J-POP》,雖然出現了偏沉色的、加入了西塔琴的《玩家》,但與他為王菀之所製作的專輯,恰好成為了一明一暗的對比。

廣告

容祖兒的《J-POP》,在那些注重節奏型、律動感的音樂之外,當然仍未能放得下較為安全的適應市場之歌曲。《無人知道雙子座》再次地講到了Joey的星座,真的如在寫她的歌路一樣——表面對各類型曲風很想試、很「花心」,但實際上對所謂的抒情流行是很專一、不能離棄;《新貴》的前奏弦樂響起,就感覺到它破壞了全碟的氣氛,但這歌的Chorus部分,確實令人回憶起2000年代初,處於高峰狀態時的陳輝陽或伍樂城之作品(此首也符合瓊姐所提出的「五個音」、易上腦的旋律理論)。而寫給前度(有可能是何韻詩)的《新貴》,也印證了Joey的專輯,於「擁抱」著「新貴」的樂風時候,卻不能不去作平衡的考慮,因為「舊歡」對很多很多的樂迷來說,同樣也很是珍貴。

廣告

然而唱了那麼多年歌,容祖兒在音樂上的揣摩能力,仿似沒得到太大的提升,《Gimme A Call》的Chill-Trap,被她「嬌滴滴」式(或直接點說是「作狀」)的演繹口氣,變成了兒歌一樣;《鴛鴦襪》內的她,學會了放鬆來唱,但並未為歌曲添加到更多的「性味」。這張能跟著潮流走的《J-POP》,仍突出了容祖兒音樂性格上不太突出的問題,呢度依然聽到其變化不大的表達方式,縱使她去了歐洲,縱使她的歌曲變得更「國際化」,其實也是未能令這位歌手,發生了脫胎換骨般的改變。

首選:我好得閒、玩家

評分:6.8/1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