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寂寞就如》《其實寂寞》— 擁抱我們的寂寞感

2019/3/15 — 16:38

麥浚龍《寂寞就如》、謝安琪《其實寂寞》宣傳照

麥浚龍《寂寞就如》、謝安琪《其實寂寞》宣傳照

麥浚龍與謝安琪這對在這些年內合作無間的拍擋最近又推出了新的作品,有趣的是,他們不是推出合唱歌,而是在同一天內各自推出了同樣闡述「寂寞」的單曲。若把焦點放回《The Album One》的這張藝術概念大碟,筆者相信這次的《寂寞就如》《其實寂寞》就是董折與浦銘心各自回復單身後的感受獨白,兩者都對單身的生活感受到一份寂寞感,然而,二人對這份寂寞感的看法也有不同,也許這也反映著二人對自我身份的著眼點是不同的。

訴說男方內心的《寂寞就如》中的副歌是這樣的寫道:「誰替孤單慶幸 問世間 只有我襯」,男方說的就是在世間,除他這個剛失戀的人以外,沒有任何人可以為著孤單的生活而感到感恩。這或許在暗示他理應是為自己期待已久的自由生活感到慶幸,可是,下一句才是重點。「任我多麼無能也沒什麼必需要答允」他要強調的是他為此對自己感到無能,別人也不用走到他面前問他答允與否,意指的就是他是一個不被人重視,「世上多佢一個唔多,少佢一個唔少」的人。然後,他繼續的嘲諷自己,指自己「玩火機玩到起枕也會上癮」,著實是無聊透頂的生活。

相反,女方同樣有著寂寞感,甚至也有對此作出批判,在《其實寂寞》中,這指出「悶也可悶到上癮」,可是她卻選擇從積極的方向出發,認定「能被世界撇下」是為了「證明獨有得沒誰能合襯」,合襯只是相對的事,「沒誰」在身旁或許才是最令人感到舒適、自然。故此,她「開餐一個人 不必等夠人 埋頭狂吃通粉不會淋」,享受著食物的生活;「街都不夠行 潛逃琴行敲一敲鋼琴」,過著調劑自己的生活;「不知等哪人 根本不需要起身」,享受著沒有壓力的生活。甚至,她更把這份沒有壓力推向極致,「要按讚都㩒錯 永遠也得神發現我搞錯」,錯,再也不成為問題,一個人,於女方而言是自得其樂,因為她不用活在人的壓力之下。

廣告

相反,男方要的卻是從女方身上蒸發了的壓力,伴侶是必然的要在旁,當伴侶缺席,世上所有的東西也是與自己作對。面對著「加薪不夠多」,他想的是「不要被人賀」,更有種認定「怎麼有人會故意遺忘了我」的感覺。他對此的心情如歌詞般繼續演化,「好驚俾蟻咬 無人類過問」,蟻大致上也不會咬人,即使咬,也不會太過的痛,但他也渴望有人可以關心自己,這就證明了他生存的價值是為了得到別人的肯定與認同。吊詭的是,這份由他者對自己的肯定與認同的希望是隨著別人的缺席而不斷的上升。

說穿了,他者就是男方建設身份的工具,每每要他者存在,他的身份才可以得到確立與肯定。從另一個角度而言,這就是物化他人的行為,甚至,這是一個要私有化他人為己所用的行為,男方正正因著沒有物化的對象而不斷的要找可被物化的對象,但當情況不如自己想時,那份的失望是更為大的,而寂寞亦由此而生。

廣告

其實男方必然是今天我們的寫照,可是我們對自己有否物化人際間的關係,更甚的是,有否物化及私有化了上帝,又有一份怎麼樣的認識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