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寫我華麗緣》: 女文豪不平凡的一生

2019/3/4 — 10:17

感覺Keira Knightely從《傲慢與偏見》(Pride and Prejudice) 開始,都是一直穿着束衣演活一部部18至19世紀的英國電影。今次《寫我華麗緣》(Colette) 也不例外。Colette (Keira Knightley飾) 是法國近代最著名的女作家,在嫁給比自己年紀大的出版企業家Willy (Dominic West飾) 之後,他們雙雙搬到巴黎生活。

出生於農莊的她,融不入活色生香的巴黎,她於是開始執筆寫第一部Claudine小說。當時女性地位卑微,其丈夫用「沒有人願意看女性寫的作品為名」為藉口,改用了他自己名字出版了這些作品。

在這方面跟今年提名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的《仁妻》(The Wife) 有點相似,也是說一個妻子作代筆造就丈夫成功的故事。《仁》的故事發生於1960年的美國,而《寫》則發生在1900年間。屈指一算,女權地位在這六十年間,都沒有進步過。

廣告

論戲方面,兩部電影風格則完全不一樣。《仁》用冷色調去呈現妻子在「造王者」與「真王者」之間的角力,比較冰冷主觀。而《寫》採用暖色系說一個有時代氣氛的女權故事,由Niles Nuttgens(曾經擔任《非正常械劫案》<Hell or High Water>攝影)操刀的攝影也令電影感提高。再者,電影?的對白設計甚有玩味,Colette説「I can read you like the top line of an optician’s chart」”,意思是「你就像驗眼圖的第一行那麼容易被看穿」,簡單一句話,既直接又俏皮。

劇情再推進下去,Claudine系列小說的成功令Willy跟Collete名利相收,這也是Colette人生的轉捩點。她越踏足浮華世界,就越認清自己的定位,也認定自己的性取向。她拒絕再做男人的附屬品,也拒絕俗世的眼光,一躍而起闖出自己的世界。電影的這部分比前段的節奏明顯加快了,得以保持觀眾的投入情度。

廣告

整部電影雖然用了輕鬆跳脫的手法處理,但觀眾可以想像Collete這個不理世俗走出來的故事,在那年代並不是一條容易的道路。雖然今天的社會進步了,但還是漫漫長路,可幸是當時已經有Collete這位先鋒。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