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寫文章的心理效果

2018/6/3 — 14:52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那時中學多看小說,但是自己卻總無法寫得像他們一樣好,於是就去找各種各樣的作家心法手冊來看,到最後找到了Chuck Palahniuk。少年時候喜歡看博擊會,而就算現在也一樣覺得它的哲學和黑色幽默很精彩。讀著寫著,發覺寫作對於心理治療有一定的效用。

第一層的含意是,你需要學會從第三者角度寫作。

具體的內容忘了,但大意就是要多從客觀角度去寫,而不是很平鋪直白的把事情直接說出來就算,就像那些爛得要緊沒有看的電戲。一個簡單的例子:

廣告

如果要寫一個男生回家是很不開心,很直接的寫法就是:「他走上了校巴,但是一路回家中他都很不開心」

如果要寫得再好一點,那就是:「走向回家的校巴時他顯得步履躝跚,而坐上了巴士後便到了最後排的右方椅子坐下,手肘撐著窗邊托著腮,略帶沉思地望著窗外飛快後退的風景」當然,這不是字數多少的問題,而是旁人如果像作者一樣以神一般的角度看透一切,根本不會覺得故事有趣,而且這也不是讀者有的角度。就算不能用別人的角度看事,也可以試著用第三者的角度寫作。

廣告

第二層是應該分開看法和情緒。

這個意念是從看書中得到,那本書叫「非暴力溝通」。非暴力的意思並不是在交談之中動手動腳,而是說話的方法和技巧有沒有讓人感到不舒服。進一步說,自己和對方其實是不是都清楚彼此的訴求和需要。我們常常容易把自己的感受和想法混淆,從而忽略自己的真正情緒。

舉一個簡單例子,作者問了一個睡得不好的學生如何感受,他說:「我昨晚睡得不好,都是室友整晚在聽音樂,他應該要關掉音樂」作者說那是想法,不是自己的感受,學生再說:「他不應該這樣做,因為這樣會影響到其他人?」作者說這也不是感受,感受應該是類似:「他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而我剛晚也睡得不好,所以我感到被忽略和生氣。」

看上去雖然簡單直接,但是想法可以是強制,人的感情流靈往往卻不由自主。以感情作為溝通的主體,比較容易讓人接受。

第三層是以主動改變自己的認知。

有時候人們或者感覺不由自主,但只要理清想法和感受,可以有完全不一樣的效果。

教學上遇上了一對兄弟,哥哥五歲而弟弟三歲。媽媽說大哥友善有禮而有時或會忽略自己的需要,不太會表達自己。好像是有花生,弟弟想吃哥哥就把所有花生都全給了弟弟。可是哥哥說弟弟能給一點給我嗎,弟弟一口拒絕。弟弟是那種Second Child每事都要表演和哥哥其他人競爭,而只要不達自己理想便容易放棄。媽媽對我說對大兒子學習下棋想他更勇敢主動一點,對弟弟則是多嘗試不放棄。

看著弟弟,想起自己。過去教學和做義工的動力是「希望他們長大後不要像我一樣」,這無疑不太正面:想法是我否定過去的自己,而感受是始終對過去有太多內疚和悔恨。自卑,對自己過份的殘忍,也會使人對身體的人殘忍。如果弟弟小時候不改變,長大後要吃的苦頭恐怕更多。理解了自己的想法和感受後,覺得要轉一轉。

現在教學,希望能給學生一個機會,而更想再給自己一個機會成為一個更好的人。覺得要這想的要感受和想,才能有正面的影響。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