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寶湖道街市 解憂舊書店

2016/9/17 — 17:25

書店 Phyllis說「由細到大都好鍾意書。鍾意書就會想開書店,好似鍾意衫就會想開時裝店。」

書店 Phyllis說「由細到大都好鍾意書。鍾意書就會想開書店,好似鍾意衫就會想開時裝店。」

【文、圖:朝雲】

大埔 寶湖道街市 解憂舊書店

解憂舊書店願意賒數,筆者勢遭網絡批判

***

廣告

慕名而至,走過攘往的廣福道,便是靜謐的街市。吉鋪較多,但未至於頹唐。興許人流永不復以往,走廊如公園般設長櫈,有老伯在乘涼。

筆者驚喜舊書店的藏書水準,遠勝於一般二手書舖濫竽充數。書拿上手,便不忍釋手,但結帳才知散紙不夠。老闆毫不介懷,更極力慫恿:「你留低啲書,下次嚟就冇架啦。」

廣告

結果賒了三十蚊,死喇。

***

問:幾時立下開書店的宏願?

Phyllis:由細到大都好鍾意書。鍾意書就會想開書店,好似鍾意衫就會想開時裝店。

我係讀社工出身,但係寫字樓做左十幾年。而家小朋友大個左,有更多時間之餘,又想同小朋友一起做啲社區嘢。

到上年終於下定決心。那一年台灣好興講書店,好多書都以書店為題材,自己都買左本。愈睇得多,就愈想實踐。

***

問:打造書店時,你心中有沒有理想模型?比如序言、曙光?

Phyllis:只係鍾意書,倒冇咩所謂。我讀書的時候,最興去二樓書店。嗰時仲未有序言,而是洪葉、樂文等等。

***

問:開書店是否要好多錢?擔不擔心入不敷支?

Phyllis:開新書店先要擲好多錢。我也擔心過沒書,駛左少少錢買。點知開店幾日,已經不斷有人送書過來,多都唔知點處理。而且依度租平,五千幾蚊月租,只要 cover 到租金,就付擔得起。

何況我仲有一份工,叫家庭主婦,先生會出糧比我,冇咁擔心囉。持唔持續得到,仲要睇多小小時間。

***

不少二手書舖的問題,就是不辨良莠,濫收閑雜趨時之作,少有收藏意義。但解憂的店主顯然下過苦心,店內都是精選,其他書種則在店外以供漂書。

她誠摯向筆者推薦街坊送贈的攝影雜誌,本本都是經典。其中一本台灣《攝影之聲》,甫入眼簾,便知邂逅有緣。

該期雜誌以抗爭為主旨。開首便是何經泰的《白色檔案》,為二二八以降的繫獄者照像。刑期「最短」十年,最長三十四年,一照滄桑。

另一專題就是訪問日本學運的攝影大師,北井一夫與渡辺眸。筆者從未深研攝影論述,讀來趣味盎然。

北井一夫不屬任何媒體,而是自由人。他不止站在學生那邊,更是抗爭一份子,加入過「中核派」(會揮棍放火,最激進的派系),指導過抗爭。但朝日報系的編輯頂住壓力,起用他的作品,大賣。

『他們只是囑咐我:「無論去哪裡都可以,去幫我們拍些照片來吧。」。。。不論《朝日畫報》和《朝日雜誌》,每次出刊的銷售量總是高達幾十萬本。」』

『最近剛好有機會見到當年《朝日畫報》的編輯長中村豐先生。我問他:「為何當時願意委託我這個無名小卒去拍日大全共鬥的照片呢?』他說:「全共鬥的照片如果不由深入其中的人去拍便毫無價值。因為從外部去拍沒啥意思,不過淪為說明性質的影像罷了,所以我才找了這你們這樣的人去拍。」

結果北井一夫的作品,可以在《朝日雜誌》和中平卓馬、森山大道並列。媒體和抗爭組織都會買北井的相,收入頗豐,在運動中也面對「北井靠動亂維生」的取笑;「拿相機還是拿木頭」的問題。不過他自辯:「不賺些錢我也無法繼續拍照呀。」

最終北井離開學運,轉投三里塚。他感受到壓迫,「參加全共鬥會議時,如果將自己的想法自由地表態,總會引起殺生之禍的氛圍。」。。。「在全共鬥裡發言最激烈的人總是能得到最多支持。因為參加者全員都擁有如「特攻隊」般的士氣,上場去然後壯烈犧牲。」

對於香港傘運,北井有太多謬讚:「這群人裡或許會誕生賢良的政治家也說不定。」

***

後記:

錢已還,請勿批判。

如大家到書店,見到一個牛高馬大的男仔看舖,就是老闆的兒子喇。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