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日本天團 ACIDMAN

2015/4/27 — 13:31

ACIDMAN 「Stay_in_my_hand」

ACIDMAN 「Stay_in_my_hand」

【文:Kit】

4 月 4 日是「ACIDMAN LIVE TOUR 有と無」的香港站(暫釋「有與無」),「有與無」正正是 ACIDMAN 上年的新專輯名字。演出前一日,我們馬上把握機會,與 ACIDMAN 三子進行訪談,嘗試窺探一下他們的音樂世界。

擁有理念,是一隊樂隊可以一路走下來的重要原因。ACIDMAN 由主唱兼結他手大木伸夫、貝斯手佐藤雅俊以及鼓手浦山一悟所組成。訪談開始我們的問題主要圍繞他們的新專輯「有與無」,他們的專輯一向喜歡以純音樂作第一首歌,帶聽者進入他們的世界,問及新專輯內第一首純音樂有と無 (introduction),大木伸夫便解釋了這張專輯的理念,ACIDMAN 的作品一向流露對生命意義的追求,專輯是他們對生命這大課題所投下的問號,人類在宇宙的定位到底是什麼?我們又如何與周遭的環境共存?誕生、死亡,一方面終結同時代表另一端的開始,這生生不息的循環吸引著他們三人不斷尋求,新專輯就是由零開始表達這感覺。

廣告

其實 ACIDMAN 音樂上的理念是如此貫徹始終,由出道第一張專輯「創」,已開宗明義用音樂創造自已宇宙的野心,及後的「and world」、「LIFE」、 「A beautiful greed」、「ALMA」、「新世界」,由專輯的名字你會發現他們一路上也在尋找對宇宙、生命這課題的答案;音樂上他們從不同風格攝取養份,不受限於 J-Rock 的框架,時而 funky、時而 punk、時而 jazz,更會用上 looper 營造 post-rock 的空間感與張力。 訪談中得知原來大木伸夫熱愛文學,更如香港人般酷愛村上春樹,此外他更有藥劑師的資格,筆者相信這便是 ACIDMAN 名字的由來,acid,代表藥物,就如六十年代嬉皮士透過藥物走上的每一程 acid trip,而他們三人就是鐵定要走上這樣一條路,透過音樂尋求那內在的自由。

廣告

喜歡 ACIDMAN 因為他們是一隊非常有理念的樂隊,他們的角色是透過音樂讓哲學與科學交接,供給聽者一點點反思的空間。與 ACIDMAN 訪談讓筆者更感受到音樂這一門 universal 的語言,基於言語不通,縱使有翻譯在場,但始終有一點距離,然而 ACIDMAN 的親和力卻將你吸過來,他們非常有善,談得興起時會彈 air guitar,合照時會裝鬼臉,現場的他們無時無刻都掛著笑容,聽他們的音樂你會感到一股令人快樂的能量。ACIDMAN,音樂,從來都是最好的良藥。

P.S 我們早前編輯所選的 ACIDMAN 十大,訪談中大木伸夫也選了他們最喜愛的作品,是「世界終結的晚上」啊!

 

原文連結

Bitetone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