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一家三口各自獨白的《放逐》 編導方祺端望呈現「溝通唔到嘅屋企」

2019/9/27 — 12:55

「出面打緊,不如出去衝啦,仲寫嚟做乜X啊?」兩、三個月前,《放逐》編劇兼導演方祺端經常這樣詰問自己,陷入迷茫。他坦言,六月初幻想過可以坐在抗爭現場繼續完成劇本,但上街兩天後立刻意識到與在雨傘運動佔領區不同,這次所有事情都來得快而狠,「坐低15分鐘已經要起身,根本唔會有狀態寫嘢」。

《放逐》劇本最早寫於 2016 年,是雨傘運動後無力感最強的時候,當時方祺端給了自己一個問題,也是這次創作的起點——「假設在街頭抗爭有100萬人,那另外600萬人在做什麼?他們又為何會這樣對待這件事?」他感嘆,雨傘運動期間好像活在平行時空,「金鐘、旺角等佔領區係一個世界,但返到我住嘅將軍澳,已經係另一個世界......」但一旁的前進進戲劇工作坊成員連忙笑道:「前幾日,將軍澳都出咗催淚彈啦!」

2019 年的夏天前,誰想過食催淚彈會成為日常?

廣告

方祺端

方祺端

廣告

一家三口的世代差異 「我哋從來無另一個屋企」

《放逐》始於傘後香港,在反送中運動期間排演,純屬偶然。但方祺端認為,它與此刻的社會仍有一定關聯,「因為反送中都係傘運的延伸」,像是藍絲與黃絲、世代矛盾,五年前經已存在,只是現在變得更複雜、極端。他說,一切皆是歷史的累積。

《放逐》以一家三口的故事作為切入點,透過〈父親〉、〈母親〉、〈兒子〉三個段落,書寫三個不同年代的成長與歷史:父親年少時經歷文革,母親兒時居於有「小台灣」之稱的調景嶺,八十後兒子則被扯進街頭抗爭中。名為《放逐》,則因方祺端寫三個角色時均運用了荷馬史詩《奧德賽》的結構「放逐——尋找——回家」。

父親及母親的部份,方祺端兩年前已大致完成,之後主要是刪減不必要的內容,但兒子的部份幾乎是在今年6、7月重寫,8 月 9 日才定稿。方祺端直言兒子的部份最難處理,一切都「好近」,無論是角色設定本身,還是角色所經歷的世界。寫父母,像一個回望過程;寫兒子,卻要將正在發生的種種轉化成劇場,「係一個幾唔穩定嘅狀況」。

方祺端解釋,兩年前的版本和定稿最大分別在於,當初寫的是一個無力感較重的劇本,但現在除了無力外,還多了些更複雜的情緒,尤其是憤怒,讓整個書寫力度與方式變得不一樣。「其實 6 月 9 號之後已經好憤怒,跟住之後無限咁多:7.1、7.21......」那段時間,他不惜拋下一切都要到現場,「望一望都好」。

從父親、母親到最貼近自己的兒子,方祺端斷斷續續花了兩年時間完成他們的故事。他直言,《放逐》就只是站在一個 80 後的角度,去思考上一代與年輕一代的差別;上一代人或視香港為移民城市、中轉站,但對於他這一代而言,這裡是家,是根的所在地,「我哋從來冇另一個屋企」。生於斯,長於斯。

「佢哋嗰個年代想選擇,但被逼留係呢度,但我哋呢一代、再下一代,都想選擇,選擇留低。」

《放逐》劇照 兒子 photo: YC Kwan

《放逐》劇照 兒子 photo: YC Kwan

獨白 無法溝通的家

同一屋簷下,三個角色各自承載著不同的世代經歷。

方祺端從最初只是想寫一個典型的香港家庭,到此刻的「屋企」,已是種社會隱喻。在這個家,父親、母親和兒子,碰面,不碰面,都在講「獨白」,自說自話。他說,選擇獨白,一是個人書寫興趣,二是因為能符合整個社會隱喻的前設——「一個溝通唔到嘅屋企」。

「大家都有嘢想講,但唔會真係溝通到,因為大家企係好唔同嘅位,唔覺得我可以說服到你,或者你可以說服到我。」

所以,對話根本不可能發生?「對我嚟講,其實係㗎。」沒有半點猶豫。方祺端遂解釋,或許是性格使然,「但我真係冇接觸到一個黃嘅,同一個藍嘅係可以真正溝通到。」就像他自己與父母之間,不是刻意避開政治話題,便是吵架收場,不存在所謂的理性溝通。

寫《放逐》,從未想過要達致什麼世代大和解,方祺端僅期望觀眾可以看到一個脈絡,「就算獨白也好,都唔係獨立嘅,佢哋互相係有關聯,係講緊依家成個屋企就係咁樣,唔同時代都係度存在、講緊嘢,同時有一個線性軌跡」。他說,2019年的香港,是上一代人開始種下的果。

排練現場 方祺端及演員(圖片由前進進提供)

排練現場 方祺端及演員(圖片由前進進提供)

劇場無用 但至少努力過

方祺端坦言,遇上大時代,劇場無用,藝術無用,「唔會令呢個世界有本質上的改變」。運動初期,或許還會糾結於藝術有無用、如何在劇場中尋找出路等,但經過這一百多天,他漸漸釐清自己的想法,不再在死胡同打轉。

「劇場係改變唔到任何嘢,劇場可以做嘅嘢,只係講一個故仔,但我可以選擇我講咩故仔,選擇企係咩立場講故仔,畀觀眾或者受眾見到我講呢個故仔嘅立場。」至少,在劇場裏是自由的。方祺端相信,很多事情不是因為知道會成功才開始行動,而是純粹覺得應該做,儘管最後失敗了,至少下一代會知道曾有一群人努力過。

「或者十年後,有人會講返呢個 show,講返曾經有啲人好似曙曦、六四舞台,之後嘅人咪有資源繼續去講、去做。」創作,也許只為了留一束小火苗,傳承下去;在不久的未來,這星星之火,或燎原。

《放逐》

《放逐》

新文本工作室2.0 優秀作品 《放逐》

日期及時間:9-11、16-18 / 10 / 2019 8pm;12、19 / 10 / 2019 3pm

地點:前進進牛棚劇場

購票傳送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