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不(只)是建築師:Assemble Studio

2016/1/26 — 13:27

Assemble studio 在 MaD 2016 年會開幕禮

Assemble studio 在 MaD 2016 年會開幕禮

Assemble Studio 大部份成員都是劍橋大學建築系出身,連三十歲都不到。組成五年後,即憑其社區建築項目 “Granby Four Streets” 贏得英國藝術獎界最高榮譽 Turner Prize,成為史上第一個獲提名的設計室和最年輕的得獎者。

Assemble Studio 無疑是人生勝利組。

但他們崛起的故事怕是超乎大家預期的。事實上也出乎他們自己之料。「我們從來沒想過要創業。」Assemble 曾說。這本來是一群在劍橋唸建築、音樂、歷史的同學仔,在 2010 年暑假一時興起的念頭。他們在雜誌讀到倫敦有超過 4000 個廢棄油站,於是有意將其中一個改建成名為 Cineroleum 的臨時戲院。他們自己找地點、將廢物和捐贈物資改造、集結過百義工,落手落腳。把整個戲院砌起來。

廣告

Cineroleum 令這群同學仔一炮而紅。不久他們便接到第一件受資助委托,Assemble Studio 亦正式成立。目前 Assemble Studio 有 14 位成員,做過的項目包括遊樂場、社區表演場地、民居翻新等。雖然開設了正規工作室,但最初「油站戲院」的公民參與模式,並未改變。「對合作的渴望和動手做的興趣,一直是我們工作的核心。」Assemble  其中一位始創成員 Mathew Leung 如此說道。

Cineroleum

Cineroleum

廣告

Assemble 的核心 — 對話

協作始於對話,因此「對話」對 Assemble 來說,是不可或缺的過程。他們 14 位成員無分高低,全部平起平坐。「因為我們沒有等級之分,所以要達成共識和做決定通常過程都很漫長。」Mathew 說。「這模式跟由一個 『天才』管理的傳統金字塔式辦公室很不一樣。」

但隨著 Assemble 名聲漸起,工作越來越多,很難每次14個人都坐下來談。因此 Assemble 團隊不得不「進化」,Mathew 叫這做「進化以保持不變」。為了保持他們的熱情,每個人都是自由工作者,可以挑自己有興趣的項目做,其餘時間依然可以當教師或唸博士學位。現時,每個項目都由至少兩個成員負責,他們每個禮拜都會開一次大會,所有成員都可以對不同項目提意見。另外,成員只拿一半酬勞,另一半則用來支付成員作行政工作的人工。

Assemble 的「對話」並不限於成員之間,也是與建築使用者的對話。Assemble 批評,現時建築界流水式的做法,讓大眾與建築過程脫勾。他們決心解決這一點。「這個做法並不是『反傳統』,而是必須的。」Mathew 解釋,要打開對話,關鍵在於找到對的媒介和形式。「有時很難跳出『諮詢』時先入為主的概念。但你要做的是開始一個有建設性的對話,令居民覺得你理解他們。」

Assemble 的目標 — 做好件事

Assemble 每個項目的目標,只有一項——做好件事,怎樣對居民最好。他們的網頁這樣介紹自己:「Assemble 是一個藝術、建築和設計的跨界團體。」Assemble 從未自稱建築師,事實上他們也沒去考建築師牌——他們幹的遠比建築師多。Mathew 坦言:「大部份項目最大的挑戰是怎去解決一系列更深層的問題,這些不是光憑設計能搞定的。」為此,他們也成立了一些獨立於 Assemble 的新組織。「這些才真是項目的成果——管理、人民、基建,他們都和建築實物同樣重要。」

他們得獎的社區項目 “Granby Four Streets” 是 Assemble 的典型作品。利物浦市 Toxteth 區是倫敦一個被遺忘的社區。政府收購了大部份房屋但沒錢重建,剩下不肯搬走的居民,則堅持把社區活化。Assemble 和當地居民,以及公民組織合作,翻新了十座房屋。五座讓基層居民居住,五座租出去,支持社區持續發展。他們更利用 Turner Prize 提名的機會,乘機和居民成立了手作坊社企 Granby Workshop,運用當地拆卸工地撿來的廢料,傳授手藝予居民,製作成充滿當地特色的擺設和傢俱,進而將這些作品當做他們的參賽展示品物,令更多人知道當地的故事。

Granby Four Streets

Granby Four Streets

「使用者才是令項目成功的原因」

Assemble 常強調他們並非為居民充權 (empowerment)。另一位成員 Paloma Strelitz 曾在一個訪問這樣說:「在 Granby 我們和居民是合作伙伴 (collaborators),大家平等參與,而不是我們准許他們參與或為他們充權。Granby 的關鍵正是真正由居民主導,由他們發起和實踐一個有意義、可持續的參與模式。我們以藝術技能跟大家溝通。當地有些事情本來就有價值,卻一直受人忽視,我們就以專業令這些價值曝光。」

這種與社區合作的工作模式成為了Assemble的特色。「我們從來沒坐下來寫過甚麼宣言,但我們都認為那些使用者才是令項目成功的原因。」Mathew 說道。

Assemble的發展 — ???

談到 Assemble 得獎後有甚麼不同,Mathew 笑說:「肯定多了電郵!有一些更大的項目,也有一些不很『傳統』的客戶或尚未有正式委托的項目在洽談中。」

至於 Assemble 將來的發展方向,他表示這是個重大、令人興奮的討論,但「我們這麼多人……(這個討論)未有清晰的答案。」

嗯,根據經驗,他們怕是要討論好一陣子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