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博物館學者丁穎茵:西九故宮只算展廳

2017/2/16 — 14:58

博物館學者 丁穎茵

博物館學者 丁穎茵

從前,有個人口不足十萬的漁港小城,期望以旅遊業振興經濟。地方政府考慮興建博物館吸引人流,並收集公眾意見,問市民當地有何趣味故事,值得與外地遊客分享。回溯城市歷史,居民認為漁村沒落的往事最令人回味,叫政府始料不及。

決定建館後,政府再諮詢居民選址。不料,大家反問政府一句:「不是有廢置的燻魚工廠嗎?不如活化它做博物館。」須知道,活化古蹟的成本,不比另建新館為低。

「廢置工廠地面凹凸不平,做展覽場地不理想。」政府回應。

廣告

「凹凸不平,正好反映我們的艱辛歷史。」市民說。

類似的討論來回多時,地方政府最終決定,斥資 450 萬英鎊,將燻魚工廠改建為講述漁港歷史的博物館。這座小城叫做大雅茅斯 (Great Yarmouth),博物館名為「Time and Tide Museum」,2006 年入圍歐洲年度博物館。

廣告

Time and Tide Museum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Time and Tide Museum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故宮館只是一個展覽廳

取得博物館學博士資格、目前在本地大學教授博物館研究課程的丁穎茵,娓娓道來英國小城大雅茅斯的故事,回首香港西九故宮文化博物館,她不禁嘆息問:「為甚麼我們可以隨便就突然加一個故宮館?」

根據西九故宮博物館現有的資料,丁穎茵感嘆,方案與實際的博物館功能有差別。她指出,博物館一般都有自己的藏品。就像西九的 M+ 博物館雖然未開幕,但購買藏品的過程一直進行中。反觀,「故宮館」展品主要從北京故宮借回來,未有提及本館的購藏計劃,「所以香港那個好難叫做『博物館』,只是一個擺放故宮文物的『展覽廳』罷了。」

(圖片由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提供)

(圖片由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提供)

北京故宮擁有 180 萬件藏品,當中 900 件將借予香港作長期展覽。然而,這 900 件怎麼揀,西九方面一直未有進一步資料。「公眾也要理解,文物是需要休息的。」丁穎茵以 2007 年來港展覽哄動一時的《清明上河圖》為例,古畫繪於絹布之上,展覽曝光之後,需要「休息十年」,所以市民也必須有心理準備,「國寶級珍品」無法常常長駐香港展出。

丁穎茵又補充,康文署過往與北京故宮合作的項目,通常北京方面已備有展品清單 (object list),加上策劃時間有限,少有重新詮釋展品。她形容,現行做法「pre-package」成份較重,猶如「罐頭展」;質疑「西九故宮」若然沿用,香港方面的工作傾向執行性,對本地文化人才培訓的作用有限。

博物館是消解矛盾的中介

一個當代視覺文化博物館,配上一個古代宮廷文化的博物館。時任西九文化區管理局主席的林鄭月娥認為,兩者自然會產生「協同效應」,並用來說服市民相信興建「故宮館」是大好事。丁穎茵卻說,兩館分工關係未明,難以推論共同產生何種效果。「今時今日的博物館,好難再由上而下地規劃」。

「一百年前,興建博物館當然沒有公眾諮詢的想法,但公眾諮詢是現在博物館學裡面相當必須的一環。博物館要 being relevant,即是要與你所在的地方有關係。」

諮詢本應在建館之前要做,現在亡羊補牢,要修補信任很不容易。看著那七道諮詢問題,開首竟然不是先問大家想要一個怎樣的博物館,而是預設「故宮館」非建不可,市民只能夠在「既定框架」給予意見。丁穎茵不禁搖頭,問:「建博物館是要講透明度的吧?」

西九故宮文化博物館諮詢展板

西九故宮文化博物館諮詢展板

博物館並非孤立的存在,它與所在的城市和居民相關。同時,文化事業又不同於娛樂事業,並非一盤生意的商業運作。相較於受歡迎程度,建館者更須具備文化視野,能夠評估新館的「教育、文化價值,以及對社會的影響力」。丁穎茵認為,博物館某程度上像是一個中介人,透過建館計劃,邀請市民參與討論,「立於矛盾核心去化解矛盾」。

丁穎茵以北愛爾蘭為例,當地民族主義者(天主教徒)與聯合主義者(基督教徒)的矛盾嚴重。兩教教徒居住區域分隔,亦不會互相入侵對方的社區。當要建一間國立博物館,梳理一個地方的歷史時,政府自然要處理人與人之間的宗教衝突。

北部城市德里(Derry)懷著以博物館化解矛盾的意願,建造一座直視探討天主教徒與基督教徒衝突的博物館。建館者設計圓形的觀展路線。起點一邊是「天主教」版本的歷史,另一邊則是「基督教」視點。無論你從哪一邊進入,最終也會繞一圈再出來,目的是要觀眾嘗試理解另一種想法。

以博物館介入政治風眼,叫這座 Tower Museum 遂先後獲得歐洲年度博物館第二位、愛爾蘭及英國年度最佳博物館的榮譽。

「博物館的存在是要人思考,挑戰約定俗成的想法。」丁穎茵解釋,博物館不免涉及一個地方的歷史文化,總會受到當地政治局勢影響,博物館從來無法與政治分離,「正因如此,博物館更加需要大家一起討論,尋找一個位置去消解對立」。

* * *

小知識

如何定義博物館?

根據國際博物館協會(The 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Museums, ICOM)2001 年制定的定義,博物館的基本功能包括「收藏、研究、展覽和教育」,亦隨著社會變遷現代,博物館「日益重視其教育功能,並積極走入社群,與公眾建立緊密聯繫」。早在 2003 年,文化委員會向行政長官提交的「文化委員會政策建議報告」,亦援引上述定義,並建議「政府應逐步加強民間參與博物館的發展」。

英國博物館協會(Museum Association)在 1998 年達成共識,指出博物館是「收藏、保護、展示的機構」。協會在 2015 年更新《博物館的道德規範》(Code of Ethics for Museums),細明列出博物館的功能。文件提出三項守則,並以「公眾參與及公共利益」為首,稱博物館應該主動邀請公眾參與,並向公眾提供準確的資料,支持言論自由,開放公眾討論。

建館程序有何指引?

美國博物館聯盟(American Alliance of Museum),提出建立博物館的四個層次,依次為:認識博物館的功能;確定建館目的、需要和資源分配;正式建館;朝向可持續發展。其中第二層次,聯盟寫道成功的博物館,不但需要「具體的願景、清楚的目的、足夠的資源」,還需要「社區參與」,從而得以評估倡議的可行及可持續性。

加拿大艾伯塔省亦提出三大方向的「建館指引」,與美國博物館聯盟的建議相類。艾伯塔省認為,建館者了解博物館功能和運作之後,須思考怎樣達成「最有利社區」的文化項目,從而平衡教育、旅遊、保育和社區與博物館的關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