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人語

立場人語

2018/11/21 - 17:21

【專訪】從港產片悍匪到跨性別翠絲 姜皓文尋回被壓抑的溫柔

姜皓文

姜皓文

52 歲的姜皓文,被觀眾稱為「黑仔」、「黑哥」。

黑黑實實的他入行三十多年,常演黑道、悍匪角色,雄赳赳的形象早已深入民心。這類電影愈拍愈多,不僅說服了大眾,也說服了姜皓文自己:陽光外向、有男子氣概,一切來得如此理所當然。

「做著做著形態便出來了,給觀眾的感覺、給自己的感覺,以為是這樣。」姜皓文說道。

廣告

但他幾乎忘記了,自己小時候曾經是個溫柔、內向的小男生。如今在新片《翠絲》中飾演跨性別女子,他漸漸尋回那份遺忘已久的溫柔。

「其實我壓抑自己很久了……」他不諱言道。

*   *   *

「硬淨」形象嚇怕同行

屈指一算,姜皓文原來已經入行 32 年,參演過電影超過 80 部,近年幾乎是港產警匪片的「鐵膽」。

由電影《奪命金》的黑幫「凸眼龍」、《樹大招風》的「大輝」,到去年《拆彈專家》的重案組總督察……大銀幕前的姜皓文,不是演黑社會反派,就是英勇的陀槍警察,永遠散發濃濃的男性荷爾蒙。

《樹大招風》劇照

《樹大招風》劇照

這類極端男性化的角色愈拍愈多,「英勇」、「硬朗」的標籤不斷往他身上貼。試過曾經與女藝人一同出席活動,對方見他不苟言笑、一臉兇狠的樣子,嚇得哭了起來,還膽怯地指著他的紋身問:「你是否黑社會?」

不僅觀眾將他視為大男人,就連姜皓文也漸漸這樣看待自己,「十幾二十年前所做的角色,全部都是搞笑、嘻嘻哈哈,到中段有導演找我拍反派,做著做著形態便出來了,給觀眾的感覺、給自己的感覺,以為是這樣」。

但原來,這並不是真正的姜皓文……

*   *   *

姜皓文的柔水清澈

回想小時候,黑哥曾經是個極度內向、溫柔的小男生。小學讀寄宿學校的時候,害羞的他只會乖乖待在課室內,完全不會像其他孩子般到處亂走。到中三那年,他才夠膽去小賣部買零食。

又例如到今時今日,52歲的姜皓文仍然很愛哭。早前他接受無綫某娛樂新聞節目專訪時,談到與拍檔惠英紅的合作,一時感觸就在攝錄機前哭了出來。今次接受《立場新聞》專訪,他談到跨性別人士的生活苦況,亦一度顯得熱淚盈眶。

姜皓文

姜皓文

拍攝《翠絲》期間,監製兼編劇舒琪似乎將一切看在眼裡。有一日他語重心長地告訴姜皓文:「你其實是一個溫柔的人。」

演戲不僅是對外的展示,亦是向內的自省。黑哥漸漸意識到,真實的他並不如警匪片中硬朗:「姜皓文原本的形態,應該是很柔水清澈的。」

年少時曾欺凌跨性別同儕

《翠絲》講述的,是主角佟大雄(姜皓文飾)人到中年決定變性的故事。影后惠英紅飾演姜皓文太太,對丈夫變性的決定難以釋懷。

自言對跨性別議題一無所知的黑哥,生命中卻不乏與性小眾交匯的經驗。他坦言身邊不乏同性戀朋友,讀書時更遇過一名跨性別同學。

他如今仍依稀記得在讀寄宿學校的時候,曾經出現過一位陰柔的男同學,與片中的佟大雄幾乎一模一樣,眼神總是帶著一份閃爍,往往等到三更半夜才獨自溜到浴室,穿著衣服洗澡。那時同學們總會嘲笑這位陰柔男生是「女人型、乸型、死基佬」,無聊就拿水袋丟他。黑哥當年也是欺凌者之一:「我想,他的童年生活得非常不開心的。」

然後在幾年後,一位女孩在街頭向黑哥打招呼。

「喂,姜皓文!」

「這是誰?為何有個女生和我打招呼?」姜皓文心想,仔細一看才發現是當年的男同學。

「我現在做了手術了!」她開心地炫耀著,「我現在是個女仔!」

這成為姜皓文人生第一次與跨性別人士的交疊,就成為他演《翠絲》時一個重要的參考。

*   *   *

奪最佳男配後感壓力

2018 年 4 月金像獎頒獎禮,入行逾30年的姜皓文終憑《拆彈專家》獲得最佳男配角獎項。不少人將他形容為「大器晚成」,但他卻認為自己的演藝生藝一直走得很順暢。

2018 年金像獎,姜皓文奪最佳男配角

2018 年金像獎,姜皓文奪最佳男配角

1986 年他參選亞視第一屆「電視先生選舉」入行,順理成章簽約加入亞視。他見證過亞視輝煌的年代,「那個亞視,是百花齊放的亞視,由我 1986 年簽第一張約,邱德根時代的亞視……那時候很開心,不會想後路,那時候爆騷爆到不得了,一年出幾年糧」。

他亦見證過亞視的衰落,「後期的亞視已經不是亞視,到我在亞視尾期的時候,我跟別人說亞視已經死了,我出身的亞視,已經一早不在這個世界存在」。他指雖然昔日戰友都已經各散東西,但猶幸一團火仍存各人心中。

近年他專注於電影發展,在加入古天樂的電影公司「天下一」後,產量愈來愈多。2017 年他憑著電影《樹大招風》獲得獲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提名,是姜皓文從影以來首次獲提名該獎項,可惜與獎項擦身而過。2018 年他終憑《拆彈專家》奪最佳男配角殊榮。

「無可否認這幾年事情是很配合我的,幾利我的,角色都是一些有話題性、有代表性的角色,很中 point。遇到很多錫我的人,很多製作人、導演願意用我」。

金像獎的殊榮令他壓力愈來愈大,「我常擔心交不出好東西給別人,別人對你如此大期望,你一定要做些好東西給別人,所以我經常給自己很大壓力,因為我覺得沒有壓力、不成事,沒有好東西出。」

如今他視古天樂為老闆兼朋友,訪問期間不忘「賣口乖」大讚古仔為電影業仆心仆命,「我不知行甚麼運,可以進入他的公司,我也跟他說『老闆我跟你一世,你唔好唔要我』」。

易服變態殺人狂

回望姜皓文的演藝生涯,今次《翠絲》其實並非他第一次以女裝示人。早在亞視年代,他就在惡搞香港時政的綜藝節目《香港亂噏》中扮過葉麗儀。這種搞笑為主的模仿表演,服飾打扮當然非常粗疏。

「衰到胳肋底毛也沒有剃,一個海膽,想起也核突!」姜皓文笑道。

另一次女裝打扮,出現在 2013 年杜琪峯執導的《盲探》中。姜皓文飾演一個殺人兇手,在劇中他赤裸上身,只穿著一條女裝網球裙,家中掛著女性內衣。他在戲中把無辜少女殺死後,就把她的眼珠挖出來吃掉,屍骨在村屋附近亂葬。這位變態殺人狂,最終被劉德華這位「盲探」一槍射斃。

姜皓文在《盲探》中飾演一位穿網球裙的殺人狂。(圖片來源:寰亞)

姜皓文在《盲探》中飾演一位穿網球裙的殺人狂。(圖片來源:寰亞)

不論是「海膽葉麗儀」抑或是「網球裙殺人狂」,當然都不能與「跨性別」沾上邊。不過以往香港的影視作品,的確不乏抹黑跨性別人士的例子。

2012 年同志組織「女同學社」曾舉辦一次調查,列舉出多部 TVB 恐同劇集。例如2010年《談情說案》,劇中馬國明向一位跨性別角色指罵道:「寧願啃豬扒都好過啃鴛鴦扒!」;又例如 2009 年《仁心解碼》,戲中黃嘉樂因被性侵導致有變性慾望,康復出院後又失控殺人報復。

在多年以來的港產片中,《翠絲》罕有地較為寫實的方式描寫跨性別人士,並獲得不少跨性別朋友的讚賞。相反《盲探》當中的易服殺人狂,是否算是抹黑性小眾的負面教材?

姜皓文承認在過往「扮女人」的演出中,根本不知道何謂跨性別。在今次拍攝《翠絲》期間有賴與跨性別朋友會談,以及團隊的資料搜集,方令他認識跨性別人士的內心世界。但他不認為《盲探》是故意醜化跨性別人士,只是純粹以角色設計及故事骨幹的角度出發,「以我所知道的,也沒有怎樣去惡化他們,不會故意有這種心態」。

帶著翠絲百年歸老

黑哥不只一次在不同的訪問中提到,拍攝完《翠絲》後難以抽離角色,「她(翠絲)已經住在這裡,到我百年歸老都帶著她走」。

早前他和太太到日本宣傳電影,二人原本很快樂地在逛街,過馬路後卻無緣無故哭起來,「是一種不開心、憂慮、炆憎,是人的那種壓抑」。他坦言在拍攝電影期間已有不少朋友擔心其情況,太太亦經常勸他看醫生,「但我挺享受這件事」。

電影《翠絲》劇照

電影《翠絲》劇照

「大雄都是這樣如此沉重,整條線最沉重就是他,所以沒有辦法不是這樣做。我給自己很大壓力,我覺得沒有壓力做不出好東西,所以我寧願過籠,我也覺得沒有所謂。」

「演員就是這樣,總是在挑戰自己的情緒,看你何時拉斷。我覺得這種感覺很好。」

性別是一種習慣

不知是否因為電影角色形象太深刻,與黑哥面對面訪談時,總是隱隱感受到一種女性的媚態。那種女性化不僅來自於他的動作、坐姿、言談,更在於他對性別話題的坦蕩,面對弱勢社群的一份感性,以及對性小眾的同理心……

他亦坦言,在拍完《翠絲》後,自己仍然保留一點女人味,「我愛上剃乾淨自己的毛髮,喜歡上她們的服飾質地、睡袍……現在已少了很多,那時候一坐下就這樣(翹腳狀),現在淡了很多」。

「性別,我覺得是一種習慣,看你喜不喜歡、是否適合,我覺得是中性的。」黑哥道出他如今對「性別」二字的理解。

黑實陽光的皮膚,與修飾得近乎完美的眉毛;厚實有力的握手,與自然翹腳的坐姿;爽朗的大笑,和忽然的感性;官仔骨骨的西裝外套,和貼身牛仔褲內的纖細雙腿……

今日的姜皓文,如此撲朔又迷離,安能辨雄雌?

姜皓文

姜皓文

撰文:廖士鋒
攝影:Nasha Chan
服裝:Polo Ralph Lauren
場地:樂天經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