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憑歌記下舊城不老情 城西再現號:一道屬於香港人的隨意門

2019/2/27 — 15:31

人人影樂社—城西再現號 
2018年12月15日 
第十二課:作品展示會
同學和嘉賓互相探討創作技巧後,亦不忘拍下大合照留念。

人人影樂社—城西再現號
2018年12月15日
第十二課:作品展示會
同學和嘉賓互相探討創作技巧後,亦不忘拍下大合照留念。

【文:瀧澤勳】

鱗次櫛比的唐樓,異常陡峭的橫街,是它的外貌;叮叮的清淨,偶爾伴上碰杯的觥籌交錯,就是它的聲線;街坊的言談,空氣中一份純樸,則是它的氣息。這些感覺,令你想起哪兒?

大家都有聽過《囍帖街》吧。歌曲寄情於舊城發展和保育的掙扎,由老灣仔一帶的興替,抒述要放下多年感情時的欷歔和釋懷,不但成為流行曲經典,更喚起久違的人情。且說這個城市一直不乏探討社區議題的細膩藝術,例如「MaD Asia創不同協作」策劃的人人影樂社,在去年九月驅動「城西再現號」計劃。再現號由西營盤啟航,引領二十位素人參加者走訪社區,與區內老街坊話當年,談未來,尋找靈感,並在專業音樂人的啟發中,譜寫出四首流行歌曲,記錄那段由陌生人變成朋友的微妙歷程,也記錄了再現號的軌跡。

廣告

由身體力行到討論意念,繼而接受基本訓練及走進錄音室,這個西營盤的歷程,就即將到了凱旋之期了:在三月三日的傍晚時分,這群朋友會在正街上搭建舞台,藉藝術作品,向你我訴說自己對城西的肺腑之言。這,其實就是與社區對話的另一種溝通方式,情感更真摰,聲線更有力。

筆者與其中一首歌曲《城西大門》的作曲、填詞及主唱Jim,以及歌曲監製Joseph有過一席話,才知他們還想啟發城西以外的香港人,包括你和我,多關心自己周邊的社區。

廣告

自家西城故事 淡然真摯娓娓道來

說起計劃開始的時候,Jim回眸着他們在城西的足印,「我不是第一次參加這類型的社區計劃,但今次令我最震撼的,想必是一些老店消失的猝不及防。」Jim提到位於第二街的鄺林記,就在參加者落區前一天結業,而這種緣慳一面,殊甚可惜。「所以當自己擁有為社區創作的機會,我就提醒自己,歌曲擁有這樣的份量和意義。」就是生活裏的一些錯過,驅使Jim與一眾同行的夥伴把握良機。

「我們需要為香港做一些事,而我覺得香港需要一些靜靜細味的歌,好比在你身邊說故事,將情感娓娓道來。」Jim直抒胸臆。

Jim坦言最初認為《城西大門》是一首頗傷感的作品,但後來Joseph卻提出苦中作樂的意念,令Jim調整心態:「城市發展,難免將舊事物淘汰,已很老生常談了,所以在我演繹作品時,除了傷感,也希望聽眾如同歌詞所述,記住舊城的人情味。」倘若你我也能銘記如斯,情懷自然不老。

Umm 隨時被代替

多得你記低 這個營盤 在港島以西

Umm 如年月狠狠洗禮

縱關門 敞開心 敬禮

監製Joseph則認為,城西再現號創作而來的四首作品各有千秋,取材和風格都迥然不同,但《城西大門》特別在於它淡淡然的感動,「歌曲情緒不太開心,也不太傷感,編曲時我亦刻意保留純粹的感覺,所以或許令錄音帶來一點困難,哈哈。」Jim也補充道:「第一次正式進入錄音室,委實不太懂拿捏情感,遑論要透過麥高峰傳遞情感吧。幸好Joseph引導我將歌詞以台詞表達出來,好比與人面對面分享感受,希望增加親歷其境的現場感。」有劇場演出經驗的Jim,及快很快洞悉自己要具備的感染力了。或者感動人心,就是出於真情實感:每一段街坊閒談,每一串歌詞,每一句旋律,甚至是背後的社區故事,都沒有一分矯揉造作,沒有一分杜撰堆砌,十分真實,好比生活百感交集,既不太開心,又不太傷感吧。

音樂交流中拾起昔日印象

「即使曲詞唱都是參加者擔當,但我仍視自己為創作一分子。」Joseph強調自己僅從Jim等人的口述中,重新認識這個社區,重溫那段西營盤的求學歲月。投身社會後,Joseph亦別城西而去,印象固然停留昨日,而城西再現號令他發現西營盤已經面目全非,與印象變化甚多:茶記消失,酒吧及高檔食肆林立;老街坊蹤影不見,卻多了很多外國人出沒。

但這些變遷反而令Joseph更珍視這次合作:「這是一個不能歸類的經驗,以往都是第一身的所見所思,但今次從其他朋友口中,得悉這些變化,聆聽他們的感覺,彷彿讓我回顧那段時光,而這種感覺卻非常新鮮。」主辦單位甚至安排西營盤的街坊一同錄音,分享往事,同時藉着他們自身的聲線,為歌曲添上紀念價值,喚起街坊之間的人情。筆者乍聽,那些老店東和街坊的聲音,絕不是對這個發展歲月的吶喊,而是一種真誠的緬懷,不多不少,卻已足夠牽動聽眾心弦。

「最令我感動驚喜的,是我能見證今次參與再現號的朋友,包括城西的街坊們,能突破自己的能力和界限,為社區做一些事;而在社會上擔當不同崗位的我們,又能透過計劃如此branch out自己。」Joseph向筆者吐露。

打開隨意門 走出城西外

問及二人有關城西再現號四首作品的未來,Jim和Joseph都不約而同指,歌曲不應僅限於西營盤的街坊,滲透到聽眾各自的社區中,引起更多人的共鳴。「作品很簡單,但因所有意念都源自於城西的大街小巷,所以當聽眾走過舊城區,看到每一道刻有名字的鐵閘,能夠想起《城西大門》,那就是令我最滿足的事了。」Jim訴說他由衷的願望。

像初開花朵般艷麗

那舊名字 早經高與低

用畢生堅守的願誓

與舊門閘 有過關係

Joseph希望「城西再現號」的作品,都可以進入聽眾的生活。「一首藝術作品能夠記錄一件事,最有趣之處在於它的留白。而歌曲不如一幀照片,一板一眼地攝下當刻,擁有既定的角度和畫面,旋律為我們帶來思考空間,而歌詞則令音樂負荷着紀念價值。」是故藝術作品能令城西在腦際再現,也令人際關係再現,而那種關係之遠或近,不打緊。

「我覺得這些社區參與音樂都很magical。」閱過最近灣仔寶華大廈綠色古閘得以保存的新聞,令Jim更確信《城西大門》不止限於西區:「我們數月來描繪的是城西的老鐵閘,但原來我同時在為香港另一隅記下故事,感動另一批聽眾。」作品透過細膩直白的抒述,向大眾示現舊城區的風貌,同時也為其他老區的居民帶來啟示。音樂作品,或許如叮噹法寶一樣魔幻。

也許《城西大門》是一道隨意門,憑着旋律、歌詞,引導你思索回憶的歸屬。每個人的思緒飄落那兒,那兒就是門後的目的地,我們決不必叮噹幫忙,因為一切,只欠一步,只要你願意推開門,敞開心,你會發現一個一直上演着的實況腳本,近在眼前的腳本,自己一向懶知的腳本。哪怕你不懂探古尋源,為社區尋根,而只懂在窄巷長街中漫溯,漫溯之間也必令你發現一木一石上可愛的青荇。

說到底,那道隨意門,其實也是你的家門。

城西再現號

日期:2019年3月3日(星期日)

時間:下午5時至晚上7時

地點:西營盤正街(近第三街)

活動:音樂演出|短片放映|開放舞台

費用:全免

詳情請見

(本文為立場新聞 x MaD創不同協作的合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