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改編拉丁美洲抗爭歌籲團結 黃衍仁盼獲更多「自己人」傳唱

2019/8/24 — 15:13

「歷史中某啲運動或時代,可能會有一兩首好有代表性嘅歌。」獨立唱作人黃衍仁說,「但依家呢個時代,大家都比較片碎,有好多方法去呈現自己嘅諗法。」

這兩個月反送中運動以來,黃衍仁與「拆天」鼓隊成員,總是揹著鼓,即興敲打節奏,出現於遊行隊伍之中。8.18 民陣集會前一天公佈了改編歌曲〈自己人!團結唔會被打沉!(full gear version)〉,去表達自己對這場運動的一些感受。

就像〈自己人!團結唔會被打沉!〉原版,來自拉丁美洲的抗爭歌〈El pueblo unido jamás será vencido!〉。

廣告

El pueblo unido jamás será vencido,西班牙語,意指「團結的人民永不被擊潰」,是 1948 年被刺殺的哥倫比亞政治家豪爾赫·埃利澤·蓋坦所說的一句格言。後由智利作曲家 Sergio Ortega 將其改寫成歌曲,再由智利音樂團體 Quilapayún 錄製,並成為當地社會主義政治組織「人民團結陣線」的活動歌曲,。1973年智利政變後,樂團 Inti-Illimani 的演唱使歌曲舉世聞名,之後被各地社運份子傳唱,歌詞亦被改寫成不同語言。而第一個中文版則是出自台灣「賤民解放區」,於太陽花運動中誕生。

廣告

黃衍仁坦言一直很喜歡〈El pueblo unido jamás será vencido!〉,不只是因為它背後的時代故事,而是音樂本身「真係好聽」。他強調其曲式是在當代流行曲以及香港文化中鮮見的。「chorus 好能夠推動情緒,就算唔知佢唱咩,我都會覺得好激動,比佢帶動到情緒」,黃衍仁認為,「這就是音樂的厲害之處」。

從雨傘到反送中 再思何謂團結

雖然如此,黃衍仁認為音樂與這次運動並沒有太多關係,不像視覺創作化作各式文宣般「幾何級數的進化」,音樂只是其中一種媒介或方式,去表達、呈現自己的感受;但在反送中運動期間,一群關心社會的音樂人,其實互相刺激著彼此的創作。

黃衍仁憶述,「意色樓」主唱梁穎禮最先寫出了一個廣東話版的〈El pueblo unido jamás será vencido!〉,兩人互相交換了許多想法,過程中亦激起了黃衍仁的創作靈感。之後黃衍仁看著原版歌詞、「賤民解放區」的歌詞以及梁穎禮的歌詞,用了一晚時間為〈El pueblo unido jamás será vencido!〉寫成句句啱音的廣東話歌詞,「好似撻著咗咁,只能說是『因緣成熟』」。黃衍仁補充,其中兩句歌詞「今天 我地 擺脫呢個毒咒」及「用友愛 與勇氣 守護我哋嘅屋企」是出自朋友之手,後來更一同合唱〈自己人!團結唔會被打沉!〉。

比起五年前的雨傘運動,黃衍仁覺得自己在這次反送中運動的感受更深刻、投入。「因為我哋經歷咗幾年低潮,覺得無出路,然後係呢種情緒底下,我哋去反彈,去衝破呢一種情緒。」大家努力衝破陰霾的決心,足以撼動人心。同時,他也承認對罵與批判依舊存在,但反送中運動不同的是,大家終究會意識到彼此是一個「共同體」,要面對一個很強大的「敵人」,更明白這場運動不光是香港自己的事,而是需要與全世界共同面對。因此,他這次想講的是「團結」。

「『團結』呢個字由細聽到大,咁到呢次運動,我覺得全港都多咗一種思考:咩先係團結?係咪當我哋之間出現唔認同嘅時候,就要有好多對罵、批判?」黃衍仁自我質問,續說「當你的視野開始拉闊時,團結嘅意思都會實淨咗,而唔係好似一種好老生常談的口號。我哋的確係慢慢學習緊咩係真正嘅團結。」

不明言「香港人」 迴避民族主義

從傷悲 中攀起
似巨浪 般翻起
用友愛 與勇氣
守護我哋嘅屋企

新界人 ! 九龍人 ! 團結唔會被打沉 !
離島人 ! 港島人 ! 團結唔會被打沉 !
自己人 ! 自己人 ! 團結唔會被打沉 !
自己人 ! 自己人 ! 團結唔會被打沉 !

—— 黃衍仁《自己人!團結唔會被打沉!》

從歌名到副歌,黃衍行試以團結貫穿整首歌曲,演唱形式亦有別於過往的個人彈唱,首次找來近十位「自己友(音樂同好)」一齊合唱。黃衍仁坦言歌詞相對淺白,需要解釋的地方不多,「首歌好鬼直接」。但有一點他希望多作補充:「我寫呢隻歌嘅時候,特登係 chorus 無寫『香港人』呢三隻字」。

「離島人」、「九龍人」、「新界人」、「港島人」、「自己人」通通放進了副歌,「我本身想再細啲,寫齊十八區」。然而,偏偏沒有「香港人」,這位獨立唱作人有何用意?黃衍仁說,純粹不想陷入或深化排他性過強的「民族主義」論述。

「我覺得民族主義、國族主義,係好無聊嘅事,無論係美國人、中國人,一個咁大嘅地方,但你用呢個(民族主義)框框去代表自己,我覺得係一件好傻嘅一件事.......我係由幾年前好多本土思潮出現時,我已經對於香港人我哋就點點點(民族主義論述)有一種天然嘅抗拒。所以寫呢首歌嘅時候,我特登唔用『香港人』,想再細分啲。」

黃衍仁作為社運常客,明白在這場運動中民族主義難免有其動員或振奮士氣的作用,甚至某程度上是必需的。「但要作為一種文化、一種論述繼續深化落去,我哋就要再認真諗下,點解我哋成日開口埋口就話香港人?香港人係咪真係可以有咁有代表性呢?」

〈自己人!團結唔會被打沉!〉,從7月時只有一把吉他伴奏的demo版,到 8月這逾十名音樂人合奏合唱的「full gear」版,黃衍仁強調其實整個創作過程並沒有太多計畫,但有賴不同音樂人一齊構想、參與,「大家都係做住諗,諗住做」,最終成事。〈自己人!團結唔會被打沉!〉作為一群音樂人集體創作的成果,黃衍仁希望這首歌日後能走得更遠,由更多「自己人」傳唱。

創作團隊名單

Vocal : Akihv Natat, Au kin ming, Wong Kei Ching, Wong Wan Sze, Wong Hin Yan, Tang lok to, Leung Wing Lai, psrbyd, yashae

Guitar : Wong Hin Yan, Wong Yan Kwai, Nam Chan

Double Bass : Wilmer Chan

Melodica : Nelson Hiu

Keyboard : Wilson Tsang

Drums : Wo4

Recorded by chanchan chanchan, Wilmer Chan

Mixed by Wong Hin Yan, chanchan chanchan, Wilmer Chan

Artwork by Wilson Tsang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