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明知少人買書 仍辦學術出版 譚以諾:應該做,就去做

2019/3/13 — 18:18

圖片素材來源:手民出版社

圖片素材來源:手民出版社

香港學術出版社屈指可數,主要是中聯辦全資持有的三中商(香港三聯書店、中華書局和商務印書館),以及三家大學出版社:香港大學出版社、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和香港城市大學出版社。學術出版在香港好比「市場毒藥」,誰敢做這盤蝕本生意?

「其實唔係有冇讀者嘅問題,而係我覺得應該做、值得做,就去做。」本地獨立學術出版社「手民出版社」負責人譚以諾說。 

廣告

從獨立出版到學術出版 四大 Keywords:香港、性別、民國、左翼

本地評論人、小說作家譚以諾 2015 年與電影評論網站「映畫手民」合作創辦「手民出版社」(下稱:「手民」),出版了第一本書《蜜糖不壞︰華語 80 後導演訪談》。直到 2018 年,譚以諾在為《香港獨立電影圖景:訪問評論集》四處尋找出版社時,發現除三中商或學院出版社外,並沒有其他合適選擇,意識到「香港學術出版空間細」,並萌生將出版電影書為主的「手民」轉型為獨立學術出版社的念頭。

廣告

「我們的獨立就是獨立於學院以外,獨立於三中商以外的學術出版社。」

譚以諾坦言,「手民」轉型前的出版都是較為被動,「一些朋友搵我、有 funding,又合我們路向的就出版」。決定全心投放在學術出版後,很多細節、定位必須更清晰。「我會用四個 keywords 總括成件事:香港、性別、民國、左翼。」

「手民」去年年尾正式轉型,至今共出版三本著作:《香港獨立電影圖景:訪問評論集》、《卡卡女性主義》以及《香港的第三條道路:莫昭如的安那其民眾戲劇》,這些書都與香港息息相關。 

立足香港

「我自己始終是立足香港,雖然我們的市場不只是香港,但我們應該立足香港。」譚以諾說。他表示「手民」最初是想要聚焦香港研究的部分,回應社會現況,為香港留下思考資源,供後人翻查。「不止是出版。」

於是,出版了《香港獨立電影圖景》,還有最新的《香港的第三條第道路:莫昭如的安那其民眾戲劇》,「這本書的定位不只是劇場研究,而是追溯香港的無政府主義,即『安那其』。」

譚以諾直言:「香港是我自己很關心的地方」。他一直從事學術研究,深明學術圈目前很流通的一些討論,其實有助於我們思考當下香港、了解過去,甚至展望未來。他指,以往人們大多是依賴流行文化、散文式評論去思考香港,「比較少在學術上花功夫」。

作為學院中人,譚以諾笑道:「我不懂做其他東西,我只懂做這些(學術)。」

有了「立足香港」這清晰方向後,他發現:「香港當下處境,不只是談香港本身」。因此,整個出版社定位就再延伸到近年香港社會關注的議題。

《香港的第三條道路:莫昭如的安那其民眾戲劇》

《香港的第三條道路:莫昭如的安那其民眾戲劇》

例如性別。

譚以諾表示:「近年香港以及華語地區,有好多關於 Gender 的討論,特別香港同台灣。」

早前,香港政府拒絕讓未完成整套性別重置手術的跨性別者更改身分證的性別,最後該名跨性別男子決定提司法覆核挑戰政府做法,盼助同路人爭取權利;去年上映電影《翠絲》,以跨性別為主題,引起各界關注。當性別不公的問題頻頻發生,大眾文化亦透過作品回應社會,學術界應有其角色,深化討論。而手民今年就出版了有關酷兒理論的翻譯著作《卡卡女性主義(Gaga Feminism)》。

《卡卡女性主義》既是手冊,亦是指南,也是性的說明書。這書認真地檢視異性戀之崩毀,並在廢墟中尋找路標,使我們可以以新的方式去做性、做性別、做卡卡。——《卡卡女性主義》書介

「每年你會見到手民有起碼一本關於性別研究的書,可能是流行文化、理論、電影,但都同性別相關。」

譚以諾還預告今年 4 月以及 6 月陸續推出與晚清民國時期研究以及左翼思潮有關的書籍。前者為譚以諾自己博士論文的研究範疇,做自己感興趣的題材,可理解。左翼呢?

「這個選擇可能好戇居,不做最潮流的東西。但我希望自己站在一定位置,當是堅持自己的信念、我對香港的理解也好,總之(香港)好需要有它(左翼)的理論資源。」譚以諾表示,手民接著會引入並翻譯西方比較重要的左翼理論家著作。至於是哪些著作,現在仍不便透露。

譚以諾說:「左翼代表著,香港不單止是香港,而是全球一部份。左翼運動是一個全球運動,究竟要怎樣將香港嵌入整個全球運動裡面?」

一人出版社

訪問最後,記者問:那現在手民有多少員工呢?這位出版社創辦人大笑,說:「你居然覺得我們有員工,感謝你!我們一個員工也沒有!」

譚以諾解釋現在手民出版事務大部分由他一人主理,因自己曾從事出版,編輯、排版等工作大致都能勝任,但亦會聘請 Freelancers 以及外判給其他專業朋友幫忙。「我都希望件事係可以一齊 growth,不只是自己搞」。

原來,手民除了是獨立於學院、三中商以外的學術出版社外,還是「一人出版社」。

「所以未來十年的規模應該都是得我一個人。如果有本書可以賣到好多錢,我就有資格去請員工,現家哪有可能請到呢!」譚以諾笑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