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是創作人也是製作人:原子邦妮

2017/1/19 — 13:20

【文:JohnnyWen】

有些歌曲,或許你不會在社交場合與朋友們大肆討論,卻會在某些情緒來襲的瞬間想起,反覆聆聽,讓那些不晴朗的心情隨著音樂流動而淡去;有些歌曲會在你第一次聽見之後,默默佔據記憶的一角,陪伴著你度過更多喧囂與孤寂的時光。

或許你沒有看過原子邦妮現場表演,因為他們的演出確實不算多,但你可能曾在無意間聽過他們的歌。連續兩年在 StreetVoice 年度音樂人氣榜單霸佔冠軍寶座,單曲 YouTube 瀏覽量高達 93 萬人次,在台灣獨立音樂圈能擁有如此亮眼的成績並不容易,而睽違四年,原子邦妮終於在上個月發行了第二張專輯《孤單會消失離開不見》。其實,我私下稱這張作品為「精選輯」,因為他們所創作、製作的歌曲之多,真正被選中並收錄在專輯中的作品,怎能不稱之為「精選」呢?

廣告

《孤單會消失離開不見》專輯封面

《孤單會消失離開不見》專輯封面

廣告

學製作 讓玩音樂的路走更久

提及原子邦妮的報導或文章中,大多數會介紹兩人分屬於櫻桃幫和 ZAYIN 的過往,這段玩團經驗的確對兩人的音樂生涯有著不小的影響,但音樂的種子早在更多年前已種下、萌芽。從小學習古典鋼琴的查查,高中開始接觸熱門音樂,就讀輔大的時期在學吉他的玩家樂器行認識了櫻桃幫團員們,於是組團、發片。「像是樂團錄音技巧、編曲基本概念等都是那時候在錄音室時,跟黃中岳老師和 Randy 老師一步一步慢慢學的。」查查說,後來櫻桃幫面臨解散,正因這段時間累積的製作和創作經驗,讓她得以繼續音樂之路。

15 歲剛隨著家人移民紐西蘭的 Nu,在當時娛樂不多的夜晚,家中剛好有一把父母友人留下的古典吉他可以解悶,於是他自己摸索、從簡單刷奏和弦的過程中對這個樂器產生了興趣;後來跟當地的傳奇吉他老師 Peter Skandra 學了半年,卻面臨是否要跟家人一起搬去奧克蘭的選擇困境。猶豫很久,Nu 還是決定去了奧克蘭,也因此陸續認識 ZAYIN 的 bass 手 Matt 和其他團員,他們組了團、寫了歌、將創作放上滾石可樂,被當時的站長阿凱(1976)聽到,「他問我們想不想回台灣表演?」這句話,造就了後來的 ZAYIN。

「然而我們大學念到一半,家裡也有壓力,發了兩張專輯後,有些團員想回奧克蘭把大學念完,於是就決定休團,大家分頭做自己的事。」Nu 表示,自己當時也站在人生的岔路上,思索著未來的方向,這段時間他大量寫歌放上自己的 StreetVoice,也經由 MV 導演呂來慧牽線,開始寫廣告配樂,累積作品,漸漸從原本幕前的工作退居幕後,致力於編曲與音樂製作。

原子邦妮的組成,起源於多年前 Nu 找了查查幫忙唱自己的作品 demo。

原子邦妮的組成,起源於多年前 Nu 找了查查幫忙唱自己的作品 demo。

從編曲、製作與配唱經驗累積音樂能量

由兩位音樂製作人組成的原子邦妮,同時也是全職詞曲創作者,除了可以從一些線上歌手的作品 credit 發現他們的名字,查查還身兼配唱製作人,而 Nu 則參與了不少電影配樂的製作。

擔任配唱製作人和自己唱歌是兩回事,在與不同歌手的合作過程中,查查逐漸建構出自己對於「歌手」身分的觀念與想望。在大陸配唱電視劇「龍門飛甲」主題曲時,張峻寧(男主角)的刻苦耐勞與不輕言放棄的韌性,讓她印象深刻;而製作女子演唱團體 MISSTER 時,如何同時 handle 每位成員的狀況、個性與長處,也是一件挑戰性極高的任務。

「配唱是一個很特別的工作,要在短時間內觀察一位歌手的個性,並找到適合的方法讓他/她唱出想要的東西。」查查表示:「有些歌手要用鼓勵的、有些要用罵的,就像與人相處,面對不同人要用不同方式。做音樂很多時候卡住都是因為『人』的關係,這時製作人就要試著協調,讓大家把歧見放下,了解彼此都是真心為音樂好。」

與歌手相比,配唱製作人在錄音時必須更全面地思考。(查查,攝於原子邦妮自宅工作室一隅)

與歌手相比,配唱製作人在錄音時必須更全面地思考。(查查,攝於原子邦妮自宅工作室一隅)

「建騏老師曾說『把對的事和對的人放在對的地方。』我覺得這句話很重要,它已經超越了音樂本身。」Nu 補充:「尤其是跟一群很有才華的人合作時,他們都很有自己的想法,要如何讓每個人都可以被滿足?同時又能達到(製作人)自己的要求?很多時候不能輕易生氣,要聆聽。」製作王心凌〈一個人的日子〉時,Nu 並沒有參與配唱工作,但後來聽到錄好的版本十分驚艷,他表示:「通常自己的歌給別人唱,會變得跟原本想的不太一樣,然而他們(心凌的製作團隊)卻很熟悉也知道如何用心凌的特色,去做到原本 demo 想要呈現的感覺。如果我加入或許還會擾亂他們原本的默契。」此經驗也讓他深深體會主流音樂產業的「專業」。

除了主流唱片的製作,電影配樂又是另一門學問,擁有更寬闊的想像空間,以及更多實驗的可能性。半年前 Nu 承接了製作紀錄片「一個人的收藏」的配樂工作,原書作者姚謙與導演希望所有的音樂(約二、三十首)都只使用合成器音色呈現,而這樣的嘗試也是影響原子邦妮創作思維轉變的重要因素之一。

「在原子邦妮中,主要的 lead、pad、bass 等都是電子合成器做出來的,電腦音源大多僅使用鼓的 sample。」為了追求類比音色的品質,並顧及現場演出的穩定性,演出時 Nu 和查查會自己帶 interface,串聯所有器材和主唱的麥克風,並在舞台上 mix 後再送 stereo 給 PA。

「但風險還是很高!」Nu 無奈地笑著說,戶外演出太熱時合成器會當機、太陽太大螢幕上的 LED 燈看不清楚容易操作失誤、不小心把接電腦的 Thunderbolt 碰掉的話整個 set 就毀了……。「多數音樂節或商演的節目安排都很緊迫,因此專場演出對我們來說比較能發揮,沒有換場的壓力,也有比較充裕的時間進行測試、彩排。」(從下方影片中可以看見,原子邦妮在進行現場演出時,器材的配置與串聯相當複雜)

正因為不常演出,於 1/20 舉辦的【孤單會消失離開不見】專場簽唱會(也是首次舉辦專場演出)很快就完售了,原子邦妮表示,最近也開始策畫巡迴簽唱的其他場次,敬請期待。

環境音樂大師 Brian Eno 影響了我們

與製作不同,創作是從無到有、掏空自己只為了擠出一滴靈感的糾結過程,每個人或多或少會有自己習慣的創作方式,無論是先曲後詞、先詞後曲、由一段即興 jam 出的 riff 開始發展、抑或由某件樂器編織出全曲輪廓……等,但原子邦妮保留了各種寫歌的可能性,從歌曲想傳遞的「感覺」出發,用音色展現風格。

「Queens of the Stone Age 和 Wilco 的吉他 tone 和一些錄音方式影響了我們早期的作品,那種比較暴戾的音色、像 fuzz 的破音是我們很喜歡的。」Nu 表示,隨著後期風格轉變,原子邦妮在音色的選擇上受到 Brian Eno 許多影響。身為氛圍音樂(Ambient music)的始祖,Brian Eno 很早就開始用 sampling,取樣環境聲響放入音樂中。「這影響了我們創作上的思維:不一定要用真實的樂器去編曲,如何將『聲音』創造出來?加上效果會變成什麼感覺?不需要特別跟大眾解釋,這些東西都是屬於創作者的、很私人的部分。」

經歷過主流唱片圈的「工廠化」音樂製作過程,查查和 Nu 在創作上反而希望避開所謂的流程,更自由地發揮每一分創意的延伸。查查:「有時候我會先 key 鼓,然後跟著節奏哼哼唱唱,有了旋律後才去找和弦,找完和弦後會再確定一次 melody,然後才會再鋪其他東西上去。弄好後再給 Nu『加工』,讓 demo『升級』。有些歌反而是先寫了歌詞,再從歌詞去發展。」

「假設歌曲是療癒的,就不會用像吉他破音那種太暴戾、太『重』的聲音。」為了呈現原子邦妮的風格與特色,Nu 非常重視音色的選擇:「吉他對我而言(在創作時)是最容易上手的,但如果是寫比較電子的歌的話,通常會先從鼓的音色挑選開始。當你跳脫 acoustic drum 時,電子的音色選擇性非常多,Trance、Techno 和 Dubstep 的鼓組聲音是完全不一樣的。再來是訂速度,其實做 demo 不用花太多時間去編細節,現在很多 sampler 都很厲害,只要決定好鼓的 patten 和速度就可以先進行其他部分,等你要 final 掉這首歌時再處理細節。」

在寫歌時是否會預設哪些歌是寫給別人、哪些歌是留給自己?Nu 笑著說:「以前會,因為版權公司會開收歌需求,但很常遇到和自己預期不同的情況,像是寫給 A 的歌被 B 拿去唱,或寫給男歌手的歌最後反倒是女歌手唱了。」一些原本寫給原子邦妮的歌,後來發現不太適合查查唱而賣給別人;也常常有人主動詢問原子邦妮已釋出卻未發行的作品是否願意出售。

「如果遇到有人想買原子邦妮的歌,我們會蠻嚴肅地開會討論(賣不賣)。原子邦妮沒發行的作品蠻多的,如果一直放著不賣,自己又沒有很想唱,還不如成全別人,讓很棒的作品被更多人聽見也不錯。」查查補充:「我們會從專輯想呈現的曲風類型與概念去看,如果這首歌在概念內就會留著。」

〈孤單會消失離開不見〉是新專輯誕生的關鍵

累積了大量作品,原子邦妮很清楚哪些歌曲預計收錄在專輯中,它們擁有同樣的氛圍以及想要傳達的意念。然而,整張專輯依然缺少明確的主軸,直到查查寫出〈孤單會消失離開不見〉,這首歌讓專輯輪廓變得更加清晰,歌詞蘊藏的情緒與畫面感,更加深了其他曲目之間的連結,賦予專輯核心價值。

「每首歌都有自己的生命,我們幫它們找到出路。」查查說。

早期創作的〈被你遺忘的森林〉與〈天亮之前〉是專輯一開始就決定收錄的歌曲,到了後期跳脫原本思維,不少歌曲僅使用合成器創作,像〈其實你一直是這樣的〉和〈還是會想你〉兩首較新的作品則是兩人近期一直在摸索的風格。

除了 12 首創作,此輯還收錄了兩首來自其他音樂人的 remix 歌曲,其一是由從英國留學回來的 Meteorite Chen 所作的〈再見了麻瓜 Remixed by Meteorite Chen&Brian Elgin〉,Nu 表示,原本與 Meteorite 並不熟識,對方主動來信詢問合作意願,並交出令人驚豔的成品。「他 remix 的版本讓我聽到這首歌的另一種可能性,把我們帶到另外一個地方。」(聆聽原曲

另一首〈天亮之前 Remixed by MW〉則是由 Nu 之前在紐西蘭的高中同學 MW(Michael Wu)所創作。「他是個很妙的人,回台灣後在科技業當上班族,有天忽然想做音樂就辭職了,做一做發現活不下去又回去上班,後來他自己錄了一張專輯放到網路上賣,歌曲〈Pink Corridor〉還有收錄在派樂黛合輯 F2 宇宙之鑰中。」Nu 笑著說:「和舊識一起完成作品的感覺很棒,但他一開始給我的 remix 竟然長達 12 分鐘!一直到mastering的前一天才修改成現在聽到的最終版本。」(聆聽原曲

以時代性的電子聲響包覆著心中每一道聲音、每一段故事,原子邦妮用音樂講述著生命中的不同體驗和經歷,牽引著聽者重新探索自我內心的糾結與孤單。這張專輯只是一個里程碑,也許哪天,你意外在其他人的歌曲中發現查查和 Nu 的名字時,那熟悉的音樂氛圍與意境,依然能讓你的心緩緩降落,找到屬於自己的平靜。

原刊於Blow吹音樂

Blow吹音樂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