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杜琪峯接班人 游乃海:創作最大,不過 …

2016/6/30 — 18:24

游乃海

游乃海

銀河映像的辦公室,位於觀塘鴻圖道一幢工廈六樓。步出拉閘式貨?,推門而進,裡面裝潢光鮮而豪氣 — 反光的白色地磚、皮製的座椅與茶几、金碧輝煌的雕像、瑰麗炫目的座枱燈,以及三大盞水晶吊燈……這裡真是銀河映像的辦公室嗎?

我們可沒來錯地方。米白色的牆上,照舊是「銀河映像」四個金色大字 — 雖則下面還有「銀河海潤演藝有限公司」,字體小一點的。

海潤是現時中國其中一家最大的影視製作公司。2011 年,他們開始投資銀河映像,並與杜琪峯合作。今年三月,銀河映像二十周年晚宴上,杜琪峯甚至明言,今後銀河老闆不再是他本人,而是當晚亦在席的海潤影視董事長劉燕銘。銀河和海潤的最新大計是「古裝奇幻大片三部曲」《黃帝大戰蚩尤》,杜琪峯執導,總投資額將高達十億人民幣,預料明年開拍。

廣告

「銀河映像」金色大字前面,放了一個畫架,架上放了一張專為二十周年晚宴而設的海報。上面有三個人的肖像:杜琪峯、韋家輝、游乃海。晚宴當日,杜琪峯在台上宣布,游乃海將會接棒成為銀河映像掌門人。這句話,近年他已說過很多遍了。

銀河映像辦公室一隅

銀河映像辦公室一隅

廣告

「講笑咩!」這是游乃海的反應。他說自己遠不及兩位師父:「在銀河二十年,這裡就像是一間學校、少林寺一樣,我在他們兩位身上學嘢。」

廿年來他學得最多的,是「創作」。游乃海說,銀河映像基本上是「創作大哂」的公司,換言之,甚麼都可以犧牲,唯獨創作不可妥協。

但要在內地市場大展拳腳,不就得面對審查制度?創作真的不會被犧牲?記者追問。

「呃……嗱,呢個……」游乃海馬上扯高嗓子,嘗試回應。「嗯……」卻一時語塞。

 

命運

銀河映像的新作叫《三人行》,杜琪峯執導,游乃海任編劇,兩人共同監製,並由古天樂、趙薇,以及內地當紅男星鍾漢良主演,是繼《毒戰》後,銀河第二齣以警匪為主題的合拍片。電影於 6 月 24 日已於內地上畫,現時票房收近一億人民幣,綜合當地傳媒的報道,這成績只算「不過不失」。

香港觀眾則要等多三個星期。《三人行》於 7 月 13 日才在香港正式上畫。

《三人行》故事講述,分別為警察、醫生與大賊的三大主角,在生老病死輪迴不斷的醫院場景,展開交鋒。一如以往杜琪峯的大作,《三人行》既說故事,亦探討人性 — 三個角色崗位不同,卻一樣執著於自我,越走越偏,以至趨近滅亡。

毫無疑問,以上劇情簡介十分「銀河」。

《三人行》海報(圖片來源:三人行Three facebook)

《三人行》海報(圖片來源:三人行Three facebook)

游乃海微笑同意。「大家覺得銀河的風格一定是犯罪的電影啦,情節意想不到啦,關於命運的東西啦。又或者是雙雄對決、男人戲、警匪之類。」由《一個字頭的產生》、《非常突然》、《鎗火》到《PTU》,風格相當統一。「《三人行》故事好明顯都係咁,只不過加多個女醫生。」亦即趙薇的角色。

於作品中探討命運、宿命,是杜琪峯、韋家輝多年來的拿手好戲。游乃海在兩人身後工作多年,不知不覺也愛上這命題。「佢哋鍾意嘅嘢,我又覺得幾好喎!」因此,《三人行》繼續有大量夾雜「荒謬」與「偶然」的情節。「對我們來說,這些是上帝的東西,是命運的東西。命運是,有時人好自以為是,但係咪所有嘢你都控制到、掌控到,在你手中呢?」所有看過銀河作品的觀眾,都知道答案。

太多事情無法掌握手中,這是人類的命運,也是銀河映像的命運,以至游乃海的命運。

 

創作

《三人行》的創作過程貫徹銀河映像獨有風格。

眾所周知,杜琪峯拍戲向來喜歡「飛紙仔」— 即是:劇本邊拍邊改,甚至邊拍邊寫。《三人行》亦是如此。第一次與杜琪峯合作的趙薇,於電影製作特輯中就透露,臨近開拍,她催了很多遍,仍然沒有劇本。到正式開拍,終於來了一兩頁紙。不是完整的劇本,而是當日要拍的一場戲。「不能事前預備,一切都要靠天份。」她笑言。

因此,游乃海及其餘兩位編劇的工作流程是這樣的:劇組每天早上九時開始拍攝,編劇們前一晚便在酒店房間構思翌日要拍的戲,然後到現場把劇本交給杜琪峯過目。

然後,就由杜琪峯決定游乃海及編劇們的命運。

游乃海與杜琪峯(圖片來源:《杜琪峯的銀河創作製作紀錄:三人行》)

游乃海與杜琪峯(圖片來源:《杜琪峯的銀河創作製作紀錄:三人行》)

好運的話,杜琪峯會大笑,點頭,然後一整天的拍攝工作隨即開始。

不好運的話,杜琪峯會拿著雪茄,一邊搖頭,一邊破口大罵。這意味著編劇要在現場修改,甚至重寫劇本,直至導演滿意,覺得合理了,才拍。

於是《三人行》製作特輯便收錄了無數類似場面:杜琪峯叼著煙斗,或在片場內踱步,或坐在病床上把玩腳踏器;至於游乃海,有時跟編劇圍坐傾劇本,更多時板起臉,獨自坐在昏暗的角落,托頭沉思,目光呆滯,一副生意失敗的模樣。

片場其他工作人員、演員在幹什麼?大多是無所事事。趙薇見編劇們諗到頭都大,試過好心出謀獻計,卻換來游乃海他們一句:「如果大部分人都可以想到(你這條橋)的話,這條路就不可以走了。」她當然識趣彈開。

游乃海最記得其中一次,劇組等了足足半天,他的劇本最終卻被杜琪峯 ban 掉,結果全部人直接收工。「嗰次係想死。」由片場乘車回酒店路上,他沮喪到不得了,但回到酒店,又要回復心情,繼續度。「點都要做架喇,你要對佢哋(戲組)負責嘛。」

游乃海在片場一角沉思(圖片來源:《杜琪峯的銀河創作製作紀錄:三人行》片段截圖)

游乃海在片場一角沉思(圖片來源:《杜琪峯的銀河創作製作紀錄:三人行》片段截圖)

不知有幾多人問過了:既然痛苦至此,何不早早寫好劇本,到杜琪峯滿意了,才開拍?但杜琪峯偏偏喜歡這玩法,覺得「邊拍邊寫」式的創作,更具挑戰性。而游乃海其實也同意。「一路拍,一路寫,一路去入(劇情)囉,慢慢好似一路同佢一齊成長,一齊建立個戲。」每一天他和杜琪峯都會按照前一天的拍攝進度、演員的演繹,去決定劇情的走向。

「幾得意嘅,好似接龍咁。」游乃海在製作特輯如是道。

期間當然充滿火藥味。正確來說,火藥全部出自杜琪峯,中彈的全是游乃海。不過游乃海也見怪不怪,「成日都見杜生鬧人啦,見得太多,廿年喇。」他十九歲已開始跟從杜琪峯,有什麼沒見過?他毫不介懷,甚至認定這才是學習的時候。

因為在他眼中,這個痛苦的創作過程,正是銀河映像的根本。1996 年,杜琪峯與韋家輝創立這間公司,為的就是要撇開商業市場,不顧一切地創作。廿年過去,身為銀河的接班人,游乃海有相同信念:「我們基本上是創作先行,創作大哂,最後一分一秒在現場仲創作緊,呢個係我哋最、最著重嘅嘢。」

「如果要犧牲一啲嘢,點都唔可以犧牲創作。」他說來斬釘截鐵。

杜琪峯左手夾著雪茄,右手修改劇本。(圖片來源:《杜琪峯的銀河創作製作紀錄:三人行》片段截圖)

杜琪峯左手夾著雪茄,右手修改劇本。(圖片來源:《杜琪峯的銀河創作製作紀錄:三人行》片段截圖)

 

犧牲

問題是,時代變了。

銀河映像起初創立的時候,確是創作大過天,因此拍下多部口碑超班,但票房慘淡的出色作品。踏入 2000 年代,杜琪峯、韋家輝開始變陣,在他倆醉心創作的作者電影以外,闢出另一條商業片的路線 — 像《孤男寡女》、《瘦身男女》。

到近年,中國電影市場日益膨脹,銀河映像也只得進軍內地市場,分一杯羹,由最早期的《蝴蝶飛》,到《單身男女》、《華麗上班族》他們與內地合拍的,多是商業片。唯一例外是 2012 年的《毒戰》,既是合拍片,又回歸銀河映像擅長的警匪主題。當年香港文化人對電影評價普遍不錯,更盛讚杜琪峯在內地並未忘本,堅持本土味道,拍出香港故事。

《毒戰》劇照

《毒戰》劇照

但在內地市場發展,多少會損害創作。比如杜琪峯就多番跟內地記者坦承,創作理應沒有框架,但拍合拍片,就意味著要把劇本事先送到相關部門審查。對方批准了,你才可以拍。

這一點,對聲言「創作大哂」的銀河映像來說,難道不是極大的限制?

「呃……嗱,呢個……」游乃海馬上扯高嗓子。「嗯……」卻一時語塞,不知該怎樣回應。

兩秒後,他想到了。「都好正常呀,好遺憾咁講,香港現在的 market 不足以 run 整個電影工業。」他說,香港之所以支撐不起電影人發展,因為這裡只有七百萬觀眾,製作成本也特別貴 — 例如《三人行》要在醫院拍攝,但香港根本拍不了,就算有醫院願借出場地,也要深夜才拍攝,以免影響病人。

結果一行人唯有移師番禺,自行搭建廠景拍攝。銀河映像也獲得海潤投資,現時正在南京鄉郊興建一個拍攝基地,日後的拍攝大多會在當地進行。香港味道恐怕會日漸絕跡。

《三人行》拍攝現場,在番禺。(圖片來源:三人行Three facebook)

《三人行》拍攝現場,在番禺。(圖片來源:三人行Three facebook)

「無可否認,大陸就是最大的 market,你要兼顧這件事,入佢個 market,咁佢有一些規矩,入鄉隨俗,你一定要依從。」游乃海不諱言。「你唔可以做人生意,跟住又唔跟人的法規。」

換句話,就是「吃人家的飯,不能砸人家的鍋。」好似係。

如此,創作仍是最大嗎?我們再追問。「你咪跟住佢做囉,唔等於裡面無空間創作嘛。」游乃海認為,關鍵在於怎樣在框架裡創造空間。

但有些禁區,始終不能碰。比如說,內地的電影每逢談及警察與大賊,結局必定要是「邪不能勝正」。偏偏銀河映像多年來無數作品的結果,都是「好人無好報」。

「咁……無辦法架喇。有啲嘢,佢必然嘅,一定要惡有惡報呀,壞人唔會有好結果呀。」游乃海無奈了幾秒,又嘗試打圓場。「咁創作的世界好大嘅,這只是好小的一 part。唔講呢啲嘢係咪會死呢,又唔係架嘛。」

游乃海與《三人行》其餘兩位編劇劉浩良、麥天樞,在片場。(圖片來源:《杜琪峯的銀河創作製作紀錄:三人行》片段截圖)

游乃海與《三人行》其餘兩位編劇劉浩良、麥天樞,在片場。(圖片來源:《杜琪峯的銀河創作製作紀錄:三人行》片段截圖)

但作為出身於香港的創作人,他始終會沮喪。

「我哋成長咁耐,做咗咁耐(編劇),都係離哂譜、好反斗咁做。你知香港的編劇、電影人啦,咩鬼都敢寫嘅。呢個係咁多年來積聚下來的習慣,任何嘢改變你的習慣,都會有些不自在。」

聽得出,這份因創作受限而生的沮喪,較之游乃海在片場裡被杜琪峯痛罵而起的情緒,還要更深。

 

觀眾

既然如此,繼續拍多一些只談風月的合拍片,不就成了?為何還要碰銀河中人最偏愛的警匪片?

游乃海形容,內地觀眾向來習慣看較直白、黑白分明、「畫公仔畫出腸」的警匪片。而他們拍《三人行》的其中一大目的正是,希望大陸觀眾也能接受銀河映像所創作、劇情較迂迴、要求用腦袋欣賞的電影。「觀眾要有成長嘛,觀眾會進步嘛。」

他舉例說,二十年前,銀河最初拍《一個字頭的誕生》等電影的時候,香港觀眾亦不接受。直至他們繼續堅持,方有人欣賞。游乃海期望,日後內地亦是一樣。

那麼聽起來,《三人行》似乎是專為內地觀眾而設的電影?游乃海當然否認:「基本上我覺得呢個係香港警匪片,我只係改少少嘢,令到佢可以去國內俾觀眾欣賞……」

「佢都係我哋一貫的警匪片。」

(圖片來源:三人行Three facebook)

(圖片來源:三人行Three facebook)

游乃海強調,無論他自己,抑或銀河映像,依然心繫香港。「咁我哋係香港一間電影公司嘛,我哋係香港電影人嘛。我哋係睇香港電影成長嘛。」

隨著近年內地電影市場急劇膨脹,愈來愈多銀河影迷擔心,連杜琪峯也要放棄本土,投身神州了。身為接班人的游乃海卻說:「我又唔覺得我哋嘅片會唔諗香港,因為好難嘅,我本身都係一個香港仔,真係唔係好了解國內。」游乃海出名普通話不靈光,杜琪峯甚至曾向記者笑著抱怨:明知要進軍大陸市場,也不去練練。

「嚴格來說,我都唔知點接大陸個地氣。我寫嘅所有嘢都係香港,呢個(《三人行》)都係香港故事。」

話雖如此,正如銀河映像辦公室的華麗門口,以至他們與海潤的輝煌大計,這間電影公司日後只會恐怕更加愈來愈面向內地。

「有少少國內演員,香港觀眾就唔係好鍾意。我覺得,呢個其實係一個情緒。」游乃海自言能理解大家的憂慮。

「我覺得電影好壞不分任何地方,好睇就好睇,唔好睇就唔好睇,唔係好『本土文化』的電影先一定好睇嘅。」

站在水晶燈下的他,微笑道。

水晶燈下的游乃海,和他身後、馳名的銀河映像辦公室。

水晶燈下的游乃海,和他身後、馳名的銀河映像辦公室。

 

撰文/亞裹

整理/佳美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