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浸大新學士課程教做soundtrack流行曲 系主任潘明倫:學用音樂講故事

2019/1/29 — 16:42

近年,「港產片、廣東歌已死」彷彿已成大家口頭禪,想入行的年輕人大多做好「揸兜」心理準備。然而,為何香港浸會大學會選擇在這香港流行文化寒冬,開設全港首個創意產業音樂學士,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我們本身有這麼強的古典音樂課程,作為後盾,是時候行多步,開多一個有關電影音樂、流行音樂創作的課程,給香港學生多一個選擇。」浸會大學音樂系系主任潘明倫說。

浸會大學音樂系系主任 潘明倫

浸會大學音樂系系主任 潘明倫

廣告

每年錄取 15 人 看重學生潛質 並非工廠式生產

廣告

浸大音樂系成立超過 40 年,一直以古典音樂課程為主,今年 9 月即將開辦四年制的創意產業音樂學士課程。潘明倫表示,系方一直以來都有意開辦這樣的課程,根據過去幾年音樂系學生做學期作業多選擇音樂結合影像的處理手法,以及有關電影音樂、音樂科技的大學通識課程常常爆滿,潘明倫發現有很多學生對電影音樂以及流行音樂有濃厚興趣,也漸漸察覺新生代的涉獵範圍有所不同。「我們發現年輕一輩的興趣好闊,不像舊時那樣,我拉小提琴,就只對小提琴有興趣。」

然而闊還闊,還是要有個重心。潘明倫指,新課程目前會專注於「電影、電視及電子遊戲音樂創作」和「流行音樂表演及創作」兩個專修。收生人數方面,會定在每年 15 人,當中包括本地生與國際生。兩個專修的收生人數未必平均分配。潘明倫認同學生競爭將相當激烈,「我們是想收最有潛質的學生,我們不是要工廠式訓練。」他強調學生本身對相關創意產業是否有興趣、具認識,是收生大前提。「如果只是純粹鍾意音樂,我們會鼓勵他去讀傳統的音樂課程。」

此外,具備一定的古典音樂背景為是次收生基本要求。但沒有基本樂理知識就不能寫出好作品?非也。潘明倫知道行內也有許多知名作曲家不懂看譜,然而潘明倫認為「古典音樂始終是音樂很基本的東西...這樣的根基對創作會有一定幫助,會更加全面,且在掌握不同音樂風格上,可能來得更加自如。」加上香港年輕一代不少人學過樂器,潘明倫不擔心這會構成收生侷限。

擷取自浸會大學音樂系網站

擷取自浸會大學音樂系網站

電影、電視以及電子遊戲音樂 :教佢哋點樣 Story Telling   

一個專修囊括電影、電視以及電子遊戲三種媒體,會否太複雜、「炒埋一碟」?潘明倫說:「其實三個的界線越來越模糊。」現時,不少電視台會推出電視電影,像是台灣電視台公視近年就曾推出《最後的詩句》、《乒乓》、《魚男》等多部劇情長片。此外,市面上亦有不少低成本製作的電影小品,加上網絡串流平台的發展,讓過往在大螢幕上觀看的電影變得「入屋」,最近入圍 10 項奧斯卡獎項、由 Netflix 製作的《羅馬》便是當中的佼佼者。至於電子遊戲,潘明倫留意到遊戲的劇情感越來越強,配樂不再是用電子琴彈幾個音即可。「依家啲電子遊戲唔係淨係打打殺殺,都有好複雜嘅劇情。」

「所以,當界線開始模糊時,我們教學生不是說這個媒體該怎麼做,而是教他們 Story Telling,如何用音樂最有效地講故事。」因此,潘明倫表示新課程反而注重「Story Telling Method」。

但製作電影、電視以及電子遊戲音樂和古典作曲有何不同?潘明倫表示,譬如創作一首古典交響樂,作者家可以「純幻想」寫出來,不受影像限制。然而,電影、電視以及電子遊戲的音樂就必須與動作、流動影像有關係。「譬如故事講緊有個人失戀好傷心,咁你寫嘅音樂係要配合個 mood、影像以及故事,有時只要一個長音,已經可以表達到憂傷的感覺,唔一定要寫成協奏曲,咁反而會喧賓奪主。」潘明倫認為是須要一個獨立課程去教導學生不同表達故事的手法。

除了要懂得用音樂說故事外,新課程亦著重培養學生對行業的全面認識。「我哋課程有樣嘢就係要佢哋成日睇電影、聽電影,唔可以話我咩都未睇過。」在創作前,學生須先學習前人佳作,包括本地製作、荷里活電影、Bollywood,甚至是伊朗電影等,「想畀學生一個完整啲嘅世界觀」。面對國際化的市場,「真係咩都要識」。

同時,系方亦關注香港業界發展。潘明倫指現時較大製作的香港電影以至電子遊戲音樂,都會偏好用大型樂隊編制,有時更會用到西方傳統配器法,故此課程內容亦會包括古典音樂。另一邊廂,考慮到香港大部分電影均為低成本製作,因此新課程會教學生不同類型以及預算的電影,「唔好個個都諗住做荷里活幾千萬大製作」,而是「在有限資源內做出好音樂」。

流行音樂表演及創作:唔係訓練歌星

你地係咪向搞個課程 train 歌星呀?開辦新課程的消息傳出後,這問題潘明倫聽過不少次。潘明倫笑答:「歌星唔洗我哋 Train 啦!」他們最希望培養的是,既能結合演奏或演唱,又懂創作的「唱作人(Singer-Songwriter)」或「彈作人」。

晚上到尖沙咀碼頭走一圈,會發現不少看起來只有十來歲的年輕街頭藝人,許多中學也都會舉辦校內歌唱比賽,YouTube 上的翻唱影片亦不少。潘明倫認為,新生代在中學時期已有一定程度的演出機會與創作經驗,像是自己組樂團、錄音等等。相較之下,若學生只是純粹對流行音樂有興趣,但沒有實際經驗,略顯遜色。因此,潘明倫希望新課程所錄取的學生,是對流行音樂創作及演奏是興趣與經驗兼備。

潘明倫表示,流行音樂表演及創作專修亦會包括理論課程,例如不同國家以及香港的流行音樂發展史以及風格演變等,作為基礎知識,使他們日後的創作可以更全面。「我地叫呢啲做 contextual studies。」 

此外,潘明倫提及浸會大學文學院的創意及專業寫作課程設歌詞創作班,由詞人周耀輝任教。潘明倫希望未來「流行音樂表演及創作」能與歌詞班的學生合作,「詞人可以與一個專業音樂人一齊合作是多麼理想。」

「Learning by Doing」與業界緊密聯繫 

潘明倫指新課程雖然會有理論課程作為學習根基,但會以實踐為重、「Learning by Doing」因此,新課程很多科目會以工作坊、研討會形式進行,邊做邊學。

此外,潘明倫希望課程可以盡量與業界銜接,因此效仿外國類似課程,邀請香港業界人士以客席講師、兼職講師的身分任教部分科目,以求切合行業整體發展方向。至於確實人選,因牽涉合約問題,潘明倫則無可奉告。

就業前景方面,目前系方正與業界緊密聯繫,建立人際網絡,希望日後能提供機會予同學做實習,甚至入行。潘明倫指,業界人士都對此表示歡迎,亦願意提供實戰機會。 但業界雖然渴望新血加入,但非飢不擇食。「行內人話佢哋係好缺人才,但唔係缺大量人才。」業界需要最好的創作人,「佢哋話最 Top 嗰度永遠唔夠人」。

此外,潘明倫表示除香港外,也要「向外看」,希望畢業生有機會到東南亞、歐洲等更大的市場發展。其中一個課程設計方向,便是要與國際大學合作、交流。潘明倫補充道,新課程的評核委員會主席便是來自美國伯克利音樂學院 (Berklee College of Music),該學校以培育創意產業音樂人才聞名。他期盼日後能與對方有更多合作機會。 

要向外看,是因為香港流行文化已死嗎?近年接觸過不少業界人士的潘明倫對此則相當樂觀。「香港依家個行業係萎縮,萎縮到留得低嘅都係有心人、掂嘅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