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葉蘊儀:我不是女權主義者 只望爭取人人平等

2015/8/22 — 14:10

不同年代的人,對葉蘊儀的印象大概很不相同。記者生於80年代,印象最深的畫面是長髮少女Gloria擺動著瘦小身軀、唱著「書本中有農場抬頭只得操場/世界哪兒有著農夫在插秧」。如今坐在面前的葉蘊儀已為人母,雖然40出頭,仍然有當年的少女氣質,眉宇間多了一份剛強和硬朗。

瀏覽葉蘊儀的Facebook,不難發現她非常關注女性和本土時政議題,近來最為人所知的,是她就女示威者被指「以胸襲警」而遭判囚,所發起的「全城一人一相」行動,抗議以法理之名胡亂定義女性身體。

葉蘊儀積極在社交媒體發表意見,關注過的議題有藝人欣宜以豐滿身型拍造型照、6歲女童拍寫真集、作家深雪擇偶條件被瘋傳、少女以街頭裸體行為藝術引人關注飲食失調問題等,加上她的藝術作品很多以女性主義為主題,最近又出版關於外國女星如何為人權發聲的新書,所以她被很多媒體冠上「女權主義者」之名。

廣告

對此外界給她的這個身份,葉蘊儀十分抗拒,「女權主義個範疇很大,如果要study,一本書的篇幅都寫不完。但我是個關心女性議題的人,因為自己是女人,亦是個母親。我希望下一代可以有公平的競爭環境,可以有平等。」

作為母親 作為藝術工作者

廣告

葉蘊儀不想輕易被界定為女權份子,但她是如何由80年代紅遍中港台韓的少女明星,演變成今日充滿人文關懷且敢言的女藝人?她是否期望踏上其新書《她們的二三事》中提及的西方女星的相同道路,以自己的影響力令更多人關注人權、女權、動物保護等議題?

近年挾著藝術碩士學位和藝術工作者身份在報章雜誌露面的葉蘊儀,因為參與電視劇的演出,再次加深了大眾對她作為一名藝人的印象。她在社交網站就政治事件稍作評論,就輕易被封「民主女神」;就女性議題多發聲,又被歸類為女權主義者。葉蘊儀在書中寫道「在香港的演藝圈,大多數女藝人習慣默不作聲」,也許因為這樣,只要偶爾有藝人發聲表態,已非常難能可貴,足令網民興奮莫名。

這亦反映出,香港人渴望有知名度、卻普遍不關心時政的藝人明星,在民生或政治議題上為他們發聲。因為罕有,所以難得,藝人發聲,有不一樣的影響力。

香港很少藝人肯為自己的同業爭取權益,更不用說為社會的不公義發聲,葉蘊儀不願意評論香港藝人和女星的取態,只稱外國女星可能由於身處的城市較大,活動空間較大,較容易逃過市民或狗仔隊的目光,因此較有空間投入她們真正關注的事情和議題,「今次(書中)選了這23個女星,在不同範疇中,為世界、為社會、為弱勢社群、為動物爭取權益。在演員以外,她們會用自己的影響力,為社會做一些事,而且是有持續性地做」。

但無論發起一人一相運動、支持學生罷課、佔中等,葉蘊儀想強調的不是自己的藝人身份,她自覺的身份是女性、是母親、是藝術工作者。

生於亂世 不一定要站得很前

傘運至今,選擇站得較前的女藝人,大概只有何韻詩,敢於負上「生於亂世的責任」。亂世中的責任,葉蘊儀輕鬆面對,不會因知名度而有壓力,「我只會圍繞自己關心的範疇去做。」她未敢妄言自己日後能擔當甚麼角色,「我沒有想到太長遠,如何用自己的影響力,去幫助社會。」剛出版的書籍,是她為這個社會做的第一件事,「不一定要站得很前,我希望從另一個途徑去做」。

話雖如此,但有一件事,葉蘊儀站得比很多人或者婦女團體都前,並非出於「能力愈大責任愈大」的使命感,而是源於作為母親的憤怒。

圖片來源:葉蘊儀Facebook

圖片來源:葉蘊儀Facebook

女文員吳麗英早前在元朗參與反水貨示威,被警員推倒在地,跌至血流披面,卻被指以胸部撞警察,控以襲警,最終罪成被判囚,目前正保釋等候上訴。這宗「胸部襲警」案,觸動了葉蘊儀。

胸部襲警?

「我是女性,又是母親,我不希望人類很原始用作哺乳(的器官)、小朋友的食物,被扭曲作『武器』。而且,從(網上片段的)畫面中,我都難以了解,(胸哺)何以會變成武器。」她瞪起雙眼,坦言對裁決有所懷疑,難以接受,「胸部是身體的一部分,不應將之醜化」。

由於其知名度,她發起的「全城一人一相」運動,獲得熱烈迴響,不少明星名人紛紛響應。「沒有想過有沒有impact,或者影響力大不大,只不過我在社會上聽到這件事時所作出的反應。」十分簡單直接。

葉蘊儀的知名度也成為雙刃劍,一人一相運動多人響應,卻也惹來大量反對者洗版式批評,當中不乏以惡意言詞人身攻擊。葉蘊儀知道知名度「有好有不好」,但這不會窒礙她為自己關注的議題發聲,「我講的時候又沒想到有無人會攻擊我...... 我自己有自己的立場,和關心的事情,但我不會特意講一些不是我範疇,或者是我不認識的事情。」

在香港近年的社會運動中,不少女性都受到語言或身體暴力攻擊,葉蘊儀認為這關乎社會怎樣看待女性,同時提醒女孩子參與社會運動時要小心。

「作為母親,我很感動」

去年9月,學生為爭取普選而發起罷課期間,葉蘊儀以母親的身份,除了攜帶糧水到禮賓府探望通宵留守的學生,亦聯同一起唸藝術的師姐,夜裡悄悄在香港街道上綁上黃絲帶,表達對學生的支持,「當時好感動。因為之前很多人覺得小孩子只懂得打遊戲機,不理世界發生甚麼事,但學生為了自己的將來,為了真普選,為了民主,希望可以爭取人人平等(而站出來),作為母親,我很感動,很proud of他們。」

圖片來源:葉蘊儀Facebook

圖片來源:葉蘊儀Facebook

雨傘運動快將一週年,想到這場運動的影響,葉蘊儀指「這件事令到社會有很多分歧,其實沒有需要,也不是太好。香港人要團結一致,為社會作出貢獻。希望大家可以共同努力,不要那麼多分歧。」她不知道如何收窄這種分歧,只期望繼續以文字和藝術創作,延續雨傘精神。

單親媽媽的尊嚴

2001年葉蘊儀離婚不久,接受《壹周刊》訪問時曾經表示,「以前我怕自己除了演戲什麼都不懂,想過若丈夫要離婚,我情願死。但若我真的去死,仔女怎算?」如今,十幾年過去,其間不斷進修,渡過了最艱難的時期,在澳洲墨爾本皇家理工大學純藝術碩士學位,繼而發展自己鍾愛的藝術事業。

需要獨力撫養一子一女,葉蘊儀沒有多談作為單親母親的艱難,她反而把目光放在生活比她更艱難的人,「香港社會其實對很多人都很不公平,貧富懸殊實在太嚴重了!所以在民生上希望爭取人人都平等」。

圖片來源:葉蘊儀提供

圖片來源:葉蘊儀提供

知性●女性 

葉蘊儀在她的書中提到,外形瘦削的英國女星姬拉麗莉早前為《Interview》雜誌拍攝半裸照,以反對主流媒體中女星和女模被過度修圖;她又曾在Facebook對大碼女歌手鄭欣宜充滿自信的美豔造形照,表示欣賞,並稱「女性不只有一種身型,學懂欣賞自己,做自己」。

儘管曾經擔任纖體公司代言人,但葉蘊儀相信女性有權無視社會或傳媒等主流價值的嚴苛要求,選擇自己的身形和自在的生活方式。於女性身型,她認為沒有甚麼對或錯,但過於標榜某件事的好,則未必是好事,因為每個人都有他的看法,「每個女仔都應該有自己的價值觀,自己的看法,不應受到大眾或身邊的人的影響,不應該為別人而改變自己。」

在八、九十年代,Gloria的青春、純真、姣美和窈窕,是主流價值中的黃金,受到主流媒體的瘋狂追捧。她坦言當年太年輕、太忙碌,社會上很多問題都沒有留意到。由息影結婚,到受傷離婚而成為單親媽媽,歷煉為她帶來的是知性的啟蒙。鉛華洗盡,卸下藝人身份,重返校園,看多了讀多了,葉蘊儀學懂為自己關心的事情發聲,使她綻放着當年作為少女藝人沒有的獨特光芒。

圖片來源:葉蘊儀Facebook

圖片來源:葉蘊儀Facebook

 

文/Gillian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