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Dog99 是情感的穹蒼? 一首原創歌訴說咖啡杯上的深水埗

2019/10/15 — 18:08

【文:瀧澤勳】

仲夏,傍晚,翳熱,穹蒼釀出雨來,為朦朧的城廓降溫。雨來得正迅,途人不及打傘,身濕透了,遂跑向街盡的咖啡店避雨。然後途人與咖啡師打個照臉,說着話,結了緣。所以自傘邊卸下的水,是緣份的軌跡;地上的水,則是情感的證據。

訪問這天,雨又在下。

廣告

在黃竹街頭,Dog99 咖啡店是個每日營業廿四小時的歸屬。不論你是深夜咖啡癮起者、創作人、心被掏空一塊的人,抑或以上皆非,都可以隨時覓到這個品嘗好時光的聚腳地。

以下是一個咖啡與音樂結緣的故事。

廣告

多年來,「創不同協作 / MaD」發掘社區藝術的可能性,其中的「人人影樂社」計劃,不但教學員窺探舊區的多元化身,亦往往促成參加者與區內街坊的結聚,甚至是音樂作品的聯乘合作。例如在社區導賞團體「街坊帶路」的引領下,計劃中三位參加者鄭俊彥 (Stanley) 、劉冠豪 (Ho) 和吳俊亨 (Alex) 就邂逅了 Dog99,並深受其全天候營運的巧思啟發,最終決定要為它賦下歌曲《深宵》,刻劃這段深宵戀情。

戀上深水埗 做咖啡能醫亦自醫

謂之「戀情」,有根有據,咖啡師 Ray 由 Dog99 與深水埗的關係說起:「我們是一見鍾情的情侶,深水埗街巷平凡,我們也平凡,由互不相識,到經歷磨合期,我們就與這區互生情愫。」在他旁的咖啡師 Johnson 補充了 Dog99 的獨特性:「深宵是靈感爆發時,所以這裏作為區內唯一的咖啡店,就築起了一個供人創作,思考,傾談的時空。」說到這裏,作為 Dog99 的老主顧,「人人影樂社」社區策展人李林風也憶起店東對他說過的話:「咖啡傳統予人高雅之感,好像定必是中上環地帶才與咖啡合襯一般,但老闆說『為何中上環擁有的事物,我們深水埗不能有?』就令人份外深刻。」委實,這段不分晝夜的親密關係,背後提煉至「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氣燄,一方面實現店東個人品味,同時也投射團隊對深水埗的未來情感。

店外雨聲好像大了,當中還混雜咖啡店內播放的流行曲節拍,以及摩托引擎作響,令筆者親耳聽見 Dog99 與這區的聯繫有多緊密。

Johnson 發話,把筆者的思緒帶回店內的情感時空:「很神奇的,每個咖啡師的起步都源自迷惘,但在做咖啡的過程中,你會發現自己的價值,然後開解客人的迷惘,尤其是那些獨個兒來的人。」回想起令他發人深省的一席話,Ray 則形容做咖啡是個人生輔導的歷程,教他珍惜眼前人:「曾有一位患癌的熟客來到,說『飲得幾多杯,就幾多杯!』。所以我喜歡做咖啡,因為咖啡可以讓我與人接觸,聆聽故事,那我們當然要令他們放心與我們溝通啦。」另一方面,Johnson 亦坦言日復日沖泡咖啡,是件疲憊的差事,但反覆訓練泡沖技藝,可以悟到欣賞事物的藝術,「正如一杯齋啡,有人喝到苦,亦有人喝到甜酸」,五味紛陳,精密複雜。

無需 迎合裝束放棄靈魂

如果要快樂過 也沒太多原因

黃昏 沉默的街角有路燈

用咖啡 結聚

聚到夜深 散去淚水

說起齋啡,兩位咖啡師都不約而同以此比喻自己對《深宵》一曲的印象:「此曲描繪了很多畫面,卻又情感細膩,它似齋啡簡單,卻隨時間及溫度轉變而幻化成不同風味,有不同共鳴位。」Johnson 寡言,卻總適時補充着 Ray 的看法,他強調《深宵》應該是泡自深焙的咖啡豆,「第一口,苦,後卻依次喝到甜酸,最後是回甘。」

眾人手執歌詞,不論咖啡師還是老主顧,都認同《深宵》字裏行間的灑脫,與 Dog99 的經營初心遙相呼應,紀錄了咖啡店下無數因緣際會。第三段主歌 (Verse 3) ,就取材至創作人與咖啡師訪談間指涉到的意象,亦是 Johnson 在深水埗街頭所見的第一身角度:

她 推車走過街巷 裝滿著家當

猶如覓到 童年那記憶 心裡走一趟

所以當咖啡師進入錄音室初試啼聲,為《深宵》灌錄「街坊閃耀版」時,他們緊張,但又覺份外親切,「聽到有歌寫着我們的日常,無論對此曲,抑或對這區的歸屬感都會很大」,因為彷彿他們此際哼唱着的歌詞,都源自當天自己的口中,腦中。

容納深水埗情懷 咖啡店是無限大天空

「我們知道深水埗有很多營營役役的腳印,人人忙,正如鴨寮街總是那麼喧囂,黃金商場總是那麼熙攘,但這次令我知道這裏靜態的一面,有手作店,亦有口袋公園裏的休養生息。」鏡頭一轉,另一位社區策展人,《深宵》監製何文曦 (Joseph) 就在錄音室裏談起。

固有認知與新衝擊,往往是重新認識社區的機會,也許《深宵》所抒述的不止是屬於年輕創業家的寫照,亦是每個平凡人的苦中作樂。琴手 Alex 認為深水埗的靈魂,在於它的包羅萬有,平易近人,「初則予人危險雜亂之感,但其實在這裏,外來朋友可以找到可愛的生趣。」

外來客是如何變成街坊的呢?若非當初 Dog99 東主的鴻鵠之志,這裏未必有這樣的一隅,使街坊成為熟客,讓熟客成為街坊。

三人創作班底刻意選晚上來寫,「因為那是讓人肉眼看見人際關係的時刻。」主唱及結他手 Ho 受到東主說「哪裏黑,哪裏便要光」的志向啟蒙而深受感動,便結合整個社區的街巷人情,彈起《深宵》的基調。後來 Alex 的二胡,Stanley 的鋼琴,也就一層一層築起這個情感的穹蒼,「不要輕看微少的力量,Dog99 用咖啡填補人際網的缺口,而我們則憑音樂讓陌生人結聚。」Alex 憑歌寄意。

Stanley 說咖啡藝術,很像搖擺爵士 (Swing Jazz) ,搖擺間杯中物晃動,盛載的是人際關係的故事,溫熱而鮮暖,宛如每顆靈魂上的鎢絲燈,照亮思潮。「夜涼如洗」四字,則是筆者對《深宵》的最直接描述,尤其當憂怨的二胡騰躍在結他與弦樂混和的基礎上,繼而向上探尋,就架起盛載情感的穹蒼,讓人沐浴於夜闌人靜的氛圍。

雨終於停下,情感卻繼續延伸。

長夜中,有個人影沒入長街。你看着人影,人影卻不知後方有這樣的一雙瞳仁。他可能是你熟悉的人,更可能是你不熟悉的,或只是,他似懂非懂地在繁囂裏活過來,又活過去,活得面目模糊。見狀,你追前,轉過街角,你看到他和他們的臉化入光線,光線反射,終於讓你看清他的瞳仁。咖啡店的光很和煦,托起街廓,裱起臉廓,喚起臉部肌肉,張起萬個表情,迸發屬於我們的笑、淚、傷、悲、憂、怒、愁。

溫熱的光,背後是個情感的穹蒼,無垠寬廣。

如今 橫越深水 佈滿情感

逝去的快樂 在百樣小店裏 續寫

此刻,你看到他們,你以為熱鬧是他們的,你甚麼也沒有。他們卻說沒有甚麼,你才能擁有甚麼。進來吧,且讓他們成為素未謀面的我們,讓情懷在這裏寄居,年終無休,日盡不歇。深宵一曲,不聽不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