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對日本的喜歡與無言

2019/5/16 — 10:15

【文:Kok Evelyn、攝影:Wilson Lee】

飛了一班凌晨機到日本,下機前報告說當地氣溫負四度,就算是在接駁橋位短短的路程也冷得我顫抖。今天的成田沒有雪,氣溫卻比下雪冷。早上七時的天空一片晴朗,日本人叫這種天氣「冬晴(ふゆばれ)」,天空因為冷空氣乾燥而萬里無雲,你要是願意承受這種寒冷外出,便能看到香港難見的燦爛風光。

可是因為昨晚通宵工作很累,剛剛在機上又惹了一位商務艙的客人不高興,使我僅餘的腦細胞燃燒殆盡,所以我選擇不吃飯,回到房間便倒頭大睡。

廣告

而現在因為我餓了,又不想吃便利店的微波食物,所以坐巴士跑去Aeon Mall吃飯,結果還是要出去,天卻已經黑了下來。

我想起了以前在東京自己一個的日子,想起了我的宿舍。那是一間包廚房浴室的1DK 單位,很小很小,還離地鐵站十分鐘路程,路上很暗也挺偏僻,但因為不想和其他人共用浴室,又想比較近都心,還是租了下來。

廣告

有一天和朋友吃完飯,自己從池袋一個回去,那時好像是晚上十點多,我一出地鐵站便有一個男人來搭話,憑氣味我便知道他醉了。通常遇到這情況我都不理會向前衝,那次也不例外,可是那個人竟然一直跟著我,嚇得我打電話給朋友,邊走邊哭,還得回頭看有沒有人跟著我回家。大概我哭除了是因為害怕,還是因為覺得委屈。每次獨自在外地咀嚼孤獨時都伴隨著這種委屈,究竟我不好好待在溫暖的家,跑來海的另一邊,是為了什麼?

所以若你問我喜不喜歡日本人,我其實真的說不上喜歡,當然也不是討厭。如果在這裡生活過的人會對日本人又愛又恨,在這裡生活又工作過的人,大概只會剩下無言以對了吧。

我經常對那些把這個國家趨之若鶩的朋友說,在這裡消費你會很開心,但在這裡「被消費」的話,你會感到不公平、麻煩,以及不被諒解—以公司內部來說,當你越過了「外人」的那條線,走入他們的圈子,並不代表你已成為他們的「內人」了,你得到的福利和視線仍然與正式的日本員工有分別,但壓力和上司的要求自然與他人無異。對客人而言,他們對你的期望十分高,他們工作時對客戶卑躬屈膝,因此也要求你對他們如此模樣。大部分人對日本存有好感,大概因為在日本,你當客人的話能擁有無與倫比的尊重,那些最燦爛的笑容和禮貌的對待都讓你感到受寵若驚。但這份尊重,很可惜,是單向的。

作為一個員工,不時能聽到客人的感謝,但來自客人或公司的尊重,份量卻相形見絀了。最可怕但值得留意的是,他們是以文化感染來限制每個人作為員工的自由權利的。

恥感文化的洗腦下,作為被消費的一群,日本員工十分在意旁人的視線,很害怕為別人帶來麻煩。做錯事是為客人和同事帶來麻煩,不做事也是為客人和同事帶來麻煩,生病缺席也會為客人和同事帶來麻煩,所以他們會全力以赴,拼命工作。在本公司,日籍員工幾乎不請假。每年年末,briefing room的門口都會貼一張大字報,寫上出席率100%的員工名字,那長度可說是看不見盡頭。

有一次香港師姐跟我說,她在飛往巴黎的航班上弄傷手指,整片指甲都被刮了出來,好不容易止了血,回程想要請假,Chief Purser看了看那包紮得腫大的手指未有慰問,只問她,你是真的很痛嗎?有多痛?你右手傷了,能不能用左手工作?

師姐表示心很累,並且覺得Chief Purser 根本不相信自己的傷勢,誰又會沒事找碴,故意弄傷自己來偷懶呢?

前面說到,日本人十分在意別人的視線,這點反倒是雙向的。於是客人很少會大吵大鬧,同時客人用完的洗手間都很整潔。但作為公司的員工,有時實在覺得他們把視線重點放錯位置了——比如收餐時空服員不可以戴膠手套,因為客人看起來會覺得不美觀,或是認為你在嫌棄他用過的東西(我可以非常肯定客人根本毫不介意),又或者是手指割傷了,也盡量不要貼創可貼,因為派餐時看起來會讓人感到不衛生(有傷口直接接觸才不衛生吧)。

平常日本人細心、一絲不苟的個性令客人感到驚歎,這種為他人感受考慮過深的個性,使日本人謹慎、安靜、不愛做引人注目的事,順從規則。但當他們把細心的執著放大到吹毛求疪,你便開始質疑,他們是不是把重點放錯到無關痛癢的地方了?

也許日本人是想做到每一個細節都完美無缺,但作為以效率為先的香港人,我們深知人無完人,人不是機器,是沒有可能也不需要做到事事完美的,這樣只是浪費資源的一個烏托邦幻想。

還有一點很有趣的是,日本公司經常打著「創新」的旗號,做法卻仍然維持故步自封的一套,想法更是一成不變。日本的globalization根本就是外國文化的localization ,把外 國提倡的自由討論、男女平等等概念搬到日本公司入面,是很難成事的。一個要先讓男性機長走在前面,女性空服員走在後面的民族,如何做到公平對待?一個看見外國乘客就怯於交流、優先處理日本客戶事宜的日本人,何時才能真正的面向世界?日本人常說改變,但植根在骨子裡的民族性和他人目光的枷鎖使他們安於現狀,走不出真正改變的一步。

我當初喜歡的日本,總是那麼光鮮亮麗,溫柔迤邐。但世上很多事物都是淺嚐輒止即可,帶著距離,你總會朝朝暮暮,求之不得。當你日夜而處,就會被那期望與現實的差距澆熄了心中的烈火。

而你問我為什麼有這麼多埋怨卻仍然和這個國家斷不了關係,大概是因為不甘心吧— 有些事情你擁有過了,便總不捨得放手。回憶如是,初衷如是,那些鑲嵌於青春裡的片刻緣分,也不例外。

蜂鳥五月新書《願你從此 有我以後》分享會,一場文字與光影的交流

出席嘉賓:Kok Evelyn x Wilson Lee
日期:18/5/2019(星期六)
時間:晚上7:00-9:00
地點:艺鵠ACO(灣仔軒尼詩道365-367號富德樓14樓。銅鑼灣港鐵站B出口,步行至天樂里)
場地贊助:艺鵠

報名連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