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小丑》— 深刻剖析人性的警世之作

2019/9/24 — 13:18

電影《Joker 小丑》劇照

電影《Joker 小丑》劇照

【文:Let Me Sing You A Waltz】

「我曾以為我的人生是一場悲劇,現在我發現,其實是一齣喜劇。」
I used to think that my life was a tragedy, but now I realize, it's a comedy.

ㅤㅤㅤ—《Joker 小丑》

多數作品不出有人喜歡必定有人不喜歡,然而每年或許不會,也或許會出現一、兩部,足以讓影評與各類觀眾同時閉上嘴巴、好好坐定,心甘情願多刷個幾輪的電影,也就是俗稱的雅俗共賞,當我們談論此類作品時,今年可能談論的唯獨《小丑》,不只商業片,甚或超級英雄反派的源起故事,而是一部藝術價值極高、人性剖析極為深刻的警世之作。

廣告

預告與片中令人印象深刻的台詞,應是出自卓別林一句名言,人生近看是悲劇,遠看是喜劇,囊括了小丑的存在。想起狄西嘉的《單車失竊記》,只需要諸事不順的一天,人人都可能瀕臨理智斷線,那假使是諸事不順的一生呢?Joaquin Phoenix 與 Todd Phillips 用電影一面明鏡告訴你,這個世界、如此世道,塗之人皆可以為小丑。他手舞足蹈以雲垂海立的氣勢來到眼前,夾雜強烈的黑暗、優雅、恥辱與詩意,那是人性傾頹於世界邊緣的樣貌。一根菸接著一根菸,鏡子裡瘦骨嶙峋的人竭力拉開嘴角,白色的煙霧在密閉狹窄空間裡冉冉上升,和著顏料才發覺無聲流下的是眼淚,凝聚成孤獨的形狀,佛洛伊德說,抽菸是必要的,如果你無人可吻。

「生命中最孤寂的時刻,就是眼看自己的世界分崩離析,卻只能茫然的望著。」

廣告

費茲傑羅映照於筆尖的孤獨,閃爍於 Joaquin Phoenix 的瞳孔之中,凝視著一個自認為完整的亞瑟分崩離析,緩慢的、循序的被世道凌遲,比邪惡更傷人的是道貌岸然的偽善行為,比正能量更媚俗的是拒絕檢視我們文化中的挫折根源,曾經柔軟的性格一步一步逐漸扭曲,曾經真誠的眼神一點一滴陷入瘋狂,在階梯上、在簾布後翩然墜入了深淵,不知不覺,身為觀眾的我們已動彈不得,從靈魂深處被吸入了小丑的黑暗世界,無法不打從心底認同這部電影譜出如此一個極具說服力的反社會人格。

善良為有錢人的權利,好人也是,社會的秩序、法律的運轉、市場的機制保護了一類人,就是遭到謀殺時足以博取新聞版面、政客注意力的一類人,沒有金錢沒有地位便不足以躋身體系之中。在 Todd Phillips 的高譚市裡,你會看見亞瑟佛萊克與布魯斯韋恩踏上的道路幾乎只有一線之隔,那一線之隔卻又是咫尺天涯,像摩西分開的兩大類族群,善與惡之交界重疊著貧與富之差距。

奉俊昊導演表示,《寄生上流》是沒有小丑的喜劇、沒有反派的悲劇,現在終於明瞭,因為人人都有可能成為小丑,小丑不出一種社會框架之外的精神釋放、世界邊緣後方的谷底反撲,而這就是人生,融合了無盡的優雅與絕望,《小丑》無疑為今年最棒的電影之一。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