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就是因為它們沒用

2018/10/3 — 11:07

後知後覺,最近才首次參觀「大館」。

有人說它與鄰近的 PMQ 看起來差不多。然而後者無論景色、氣勢都難以比擬。也有人說它現在搞的藝術及社區歷史活動,作用不大。

要說的是,就是因為它沒多少用,才是吸引人的地方。為什麼如是說?

廣告

要反問,為何老遠我們也跑到萬里長城看?秦始皇建長城,是要抵擋匈奴。秦之後,不同朝代都有修繕加建,但始終都抵擋不到北方來犯的敵人。歷史上有元、清,都是來自北方。長城擋不了敵人,到現在怎樣說也算是完成了歷史的任務。我們到長城,是欣賞其美、宏偉、氣勢,和憑弔古時建造長城、抵禦外敵的白骨。

近代一些,巴黎鐵塔又有什麼用?1898年完成的鐵塔,由艾菲(Gustave Eiffel 1832-1923) 建造,位於當年巴黎世博正門,目的是紀念法國革命百周年。奇怪的是,鐵塔身上只有鐵柱砌成、顧盼飛揚的曲線,怎也看不到有何法國革命的蛛絲馬跡。它摒棄了城市的歷史和既往文化,當時受到名人如小說家大仲馬、莫泊桑、作曲家古諾、馬斯奈的猛烈評擊。原本的計劃壽命,是二十年,但它至今依然聳立。

廣告

既然與歷史和文化切割,鐵塔的用途就只有:登上、觀賞。(那裡設有餐廳,不過你不會因此為吃而吃,只是為了方便觀賞而已。) 遠看它像一條豎立的橋,但它不是一般的橋,帶你到另一處地方:登上了鐵塔,你還是要回到地面的,委實沒用。然而,它的美,超越了時空,是屬於全世界的。

返回大館,它以前是中區警署、裁判司署和監獄。它這些功能已消失了,現在主要是藝術及社區歷史活動場所。進入大館,會豁然開朗,跟外面商業社會是兩碼事。多了物理空間,多了精神空間,情緒有以舒緩,心境多了平衡。

相反,走進尖沙咀的前水警總部,會發覺參觀那裡的古蹟並非易事。那裡鼓勵的不是歷史文化,而是消費購物。到處碰到是銅臭,你會神經繃緊。香港人白白失去這應是共同擁有的公共空間。

一得一失,你會覺得無用的有用,抑或無用?
 

發表意見